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兇器》江戶川亂步 第 3 頁


「那麼說,真罪犯偷關根的鞋子做假鞋印的說法不成立了嗎?」小五郎的眼睛裡浮現出異樣的微笑,好一會兒仰望天花板,口中噴着煙霧,卻突然講起別的事情。「美彌子被刺時破碎的玻璃碎片,
作者:江戶川亂步 / 頁數:(3 / 4)

「那麼說,真罪犯偷關根的鞋子做假鞋印的說法不成立了嗎?」

小五郎的眼睛裡浮現出異樣的微笑,好一會兒仰望天花板,口中噴着煙霧,卻突然講起別的事情。時尚書屋
「美彌子被刺時破碎的玻璃碎片,你收集了沒有?」
「全部收集來了。我讓老太太一點不剩地檢了起來,包在報紙裡,放在垃圾箱旁,然後取下玻璃窗上的殘留碎片放在一起複原。我發現一樁怪事,破碎的玻璃有三塊,但碎片拼合後,除三塊完全複原外,還有多餘。我問老太太是不是把以前掉在院子裡的玻璃混在一起了,她說根本沒有此事,院子每天掃。」
「多餘的玻璃是什麼形狀?」
「碎片很碎,拼合後是不規則細長三角形。」
「玻璃的品質呢?」
「肉眼看來,似乎與玻璃窗是同一種玻璃。」
小五郎這時又是一陣沉默,不停地抽菸,緩緩吐出的煙霧在他面前形成了一幅煙幕,然後冉冉上升,漸漸消散。時尚書屋
4
小五郎與莊司部長的談話仍在繼續。時尚書屋
「佐藤的傷口與美彌子的相似,是嗎?」
「是的。都像是鋭利的雙刃短刀所刺。」
「那短刀現在還沒有發現?」
「沒有找到。不知被關根藏到什麼地方了。我們在他的房裡搜查數遍,仍沒查出?」
「你查過殺人的西式房間了吧?」
「搜查過了。但西式房間裡沒有留下兇器。」

「那個西式房間的傢具怎樣擺設的,請逐個說說看!」
「一張大桌子和一把皮椅,兩把扶手椅,一個上面擺有西洋土製木偶的角櫥,一個大書箱,靠窗邊有個台架,上面放著一個大玻璃金魚缸。佐藤喜歡金魚,書房裡一直擺着玻璃金魚缸。」
「魚缸是什麼形狀?」
「邊長約五十公分的正方體,敞口無蓋,是那種常見的大金魚缸。」
「金魚缸裡面你仔細看了嗎?」
「沒有,透明的玻璃金魚缸,不是藏兇器的地方。」
這時,小五郎抬起右手,手指像梳子似地翻弄起濃密的頭髮。莊司非常清楚小五郎這奇特的習慣會在什麼時候出現,所以,他吃了一驚,雙眼注視着小五郎。時尚書屋
「那個金魚缸會有什麼問題嗎?」
「我常常使自己成了幻想家,現在我在考慮一個奇妙的問題……擔並不是毫無根據。」
小五郎向前探出身子,像是要說秘密情況似的。時尚書屋
「其實啊,莊司君,上次我聽了你的談話後,我即讓小林去探聽和盯梢了。佐藤雖然在美彌子之前有個妻子,但生病死了。兩人無子,且佐藤有許多財產。你剛纔說,青木曾經去看望美彌子,是不是?恰好就在這個時候,小林在盯着青木。時尚書屋
他在隱蔽處看到,美彌子送青木到大門口,兩個人在悄悄地說著什麼,嚴然同戀人一般。」
小五郎就此停住話題,莊司還在等待他繼續說下去,心中愈覺驚訝。時尚書屋
「這與魚金缸有關係嗎?」
「莊司君,如果我的想象正確的話,本案可要算非常離奇的案子啦。西方小說家有過此類幻想,但實際上,這種殺人事件是史無前例的。」
「我聽不懂,您能不能再講得具體點?」
「好吧。你想想那個腳印,如果那是偽造的鞋印,那它未必就是事件發生時做的,也有可能是事先做成的。如果這一點成立,那麼青木完全能夠做到。其手段是,瞅準空隙從關根公寓的房中偷出鞋子,偷偷潛入佐藤家院做下腳印,然後再把鞋子還回關根處。時尚書屋
關根的寓所至佐藤家僅隔三百多米,所以,只需極短的時間,就可以做到。而且,假如被人發現,也只能算個小偷小摸,定不了什麼大罪。更深入一步推斷,偽造腳印者,也可能不僅限于青木,還有其他人。」
在司部長仍然沒有領悟小五郎的真意,他迷惑不解地注視着小五郎。時尚書屋
「你忽略了事件的盲點。」
小五郎微笑着說。這僅有眼睛在笑的意味深長的笑容,擴展到整個面部。他將右手的半截香煙放入煙灰缸,順手拿起旁邊的鉛筆,在紙上寫起來。時尚書屋
「我給你出一個有趣的題目,喏,是這樣,」小五郎說,“好了,O是圓心,OA為半徑,從OA線上的B點向下引一條垂綫,交于圓周的C點。然後,從O點向下引一條垂綫,形成OBCD直角四邊形。圖中只有兩條線段已知長度,AB綫為三時,斜線BD為七時。問圓的直徑為幾時?請在三十秒中回答。時尚書屋
莊司部長不知所措。以前,雖在學校學過幾何,但早已忘得精光。直徑是半徑的兩倍,所以,只要求出半徑OA的長度即可。OA中,AB為三時,問題在於OB是幾時?另一條已知線段BD為七時,這樣形成以BD為底邊的三角形,底邊七時的直角三角形的一邊……
“不行不行,三十秒已經過了。你把題目想得太複雜了。你大概被AB綫三時迷惑住了吧?如果思路糾纏在這裡,那就得不出答案了。無論你怎麼考慮,都不可能得出答案。時尚書屋
「實際上,解決這個問題很簡單。這樣,從圖中O點至C點連一條直線。怎麼樣?明白了嗎?直角四邊形對角綫相等……哈哈哈哈。半徑為七時,所以直徑為十四時。」
莊司心悅誠服地望着圖形。「莊司君,在這次案中,你的思路就侷限在AB線上。狡猾的罪犯總是預設AB綫的,並且他會引誘偵查人員向這條線上懷疑。什麼是這次案件的AB綫呢?你好好想想!」
5
莊司警察部長第3次訪問小五郎是在三天以後。時尚書屋
「先生,事情正如您預測的那樣,美彌子招供了。她的目的在於佐藤的財產,而且準備在繼承財產以後與青木一起過。美彌子心中實際上迷戀着青木,她表面上作出被青木恐嚇的樣子,以使佐藤對她放心。」
小五郎開始變得心情沉重,往日的笑容消失了,眼中充滿憂鬱的神色。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