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兇器》江戶川亂步 第 4 頁


“先生所說的AB綫,就是美彌子自己將自己的胳膊刺傷,作出一副被害的假象,誰都不會懷疑罪犯就是被害人。“如先生所想,兇器即是玻璃,一條細長的三角形的玻璃片。美彌子用這玻璃片刺破自
作者:江戶川亂步 / 頁數:(4 / 4)

“先生所說的AB綫,就是美彌子自己將自己的胳膊刺傷,作出一副被害的假象,誰都不會懷疑罪犯就是被害人。時尚書屋

“如先生所想,兇器即是玻璃,一條細長的三角形的玻璃片。美彌子用這玻璃片刺破自己的胳膊,將玻璃上的血跡拭淨後投入院中,隨後打落玻璃窗,用窗玻璃碎片掩蓋玻璃兇器。她沒想到警察會收集所有碎片認真複原。時尚書屋
“佐藤人很精明,你十分清楚,美彌子並不真愛他,所以他要尋找兇器。即使他沒想到那是自傷,但已經有所懷疑。時尚書屋
“佐藤也為玻璃兇器所殺。為能迅速插入人體,她準備了一把厚型的短刀似的長三角形玻璃。趁佐藤不注意,突然刺進他的胸膛,拭去血跡後沉入金魚缸底。時間很充分,在她叫喊『快來人』時,已是全部程序完成以後了。時尚書屋
佐藤被刺時可能發出呻吟聲,但因離我坐的地方較遠,門又關着,所以我未曾聽到。時尚書屋
“將玻璃兇器沉入金魚缸底真是個絶妙的主意。若不仔細,誰也不會發現缸底有一片玻璃。搜查當初,誰也不會在意這透明的金魚缸,更沒有人會想到用玻璃代替短刀。先生一開始就注意到了,真讓人欽佩啊!
“院子裡的假腳印系美彌子所做。據她說,在傷口拆綫後的第2天,她說悶在家裡對身體不好,出去散散步就來,走出家門。之後,她立即趕到關根的寓所,把關根鞋子放在包裡帶回家中,在院子裡做下腳印後即送還關根的寓所。美彌子熟悉關根早晨睡懶覺的習慣,所以趁關根熟睡之機,乾淨利索地幹完了這一切。時尚書屋

“美彌子還供認,恐嚇信也是她用左手寫成,自己投入郵筒的。寫恐嚇信的目的,是為了把我叫到現場,親臨其境,我真給她耍了。因為玻璃兇器的詭計,若沒有目擊者在場。它就發揮不了作用。時尚書屋
“之後我們自然傳喚青木,但沒發現同謀關係。美彌子沒告訴戀人青木,這一切均系她一人計劃、一人實施的。的確是個了不起的女人。她詛咒她的貧困,為貧困,她心中不知如何痛苦。時尚書屋
她換了一個又一個男人,也是因為貧困。只要能擺脫貧困,她什麼都想幹。這時出現了佐藤這個大財主,為了錢,她答應與他結婚。因為借了關根的錢,所以只得勉強與其同居,但非常倒霉,關根很凶,時常對她施行暴力。時尚書屋
佐藤替她還了那筆錢,她鬆了口氣,但她決心對關根的虐待予以報復。時尚書屋
「在與佐藤結婚前,美彌子對青木就有好感,婚後還瞞着佐藤,這種好感逐漸加深,最後達到連一天也不願與佐藤在一起的地步。但若離婚,又要失去金錢。貧困已使她受夠苦頭,於是,她打起如意算盤,要把佐藤的財產據為己有,然後再與青木一起過,而且想出了用玻璃殺人這種實在奇妙的方法。女人真是可畏啊!」
「我的想象不幸而言中。雖然這想象離奇古怪,但世間就有人想出並實行這種想象。」
小五郎雙手交叉,面色陰鬱,似乎忘記了他那非常嗜好的香煙。時尚書屋
「所以,您是位不可思議的人。不可思議的犯罪,只有不可思議的偵探才能破獲啊!」
「也許你這樣想。但無論我這個偵探再不可思議,僅憑聽你說說,也不可能得出結論。說穿了,我讓小林調查過美彌子的經歷,並且請來兩個以前與美彌子要好現在關係不利的女人談過話。因此,我瞭解美彌子這個女人的性格。時尚書屋
我注意金魚缸,是因為我事前做了這些工作。但那時已經晚了。用我的力量,是不能事先想到那一步的。後來,我才注意到這不可思議的殺人手段。」
說到這裡,小五郎便沉默不語。在司部長還是第1次見到小五郎這樣神情消沉。夏勇譯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