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H莊園的一次午餐 第 11 頁


一瞬間,他那平靜的心情忽然消失了。 「啊,埃莉諾,連我自己也不清楚,我是怎麼啦。可能我發瘋了。這事發生在我第1次在樹林裡看到瑪麗的那一天,當時周圍的一切都好像翻了個兒……你不可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11 / 36)

一瞬間,他那平靜的心情忽然消失了。

「啊,埃莉諾,連我自己也不清楚,我是怎麼啦。可能我發瘋了。這事發生在我第1次在樹林裡看到瑪麗的那一天,當時周圍的一切都好像翻了個兒……你不可能理解這個。」
「為什麼呢?我完全能夠理解。你繼續說下去吧……」
「請你相信,我並沒想去愛她,我和你在一起有多麼幸福!親愛的,我多卑鄙,對你說這些……」
「這算不得什麼,你全都對我講了吧。」
「你是不尋常的人,埃莉諾。我全都對你講出來了,現在我感到如釋重負。請相信我,對我來說,你是多麼親切!至于說到我愛上了瑪麗,那只不過是……種魔力。它改變了一切,改變了我的想法和觀點,你看……」

埃莉諾聲音顫抖地問道:

「你對瑪麗說過什麼沒有。」
「說過,今天早晨說的。我這個蠢貨,神魂顛倒了。當然,瑪麗馬上叫我走開,這是由於勞拉嬸母,也由於你。」
姑娘摘下了訂婚的鑽石戒指說道:
「我看,你還是把它拿回去的好。」
羅迪接過戒指,避開埃莉諾的視線,憂愁地說:
「我已經感覺到自己是個很壞的人了,你如果能瞭解到這點就好了。」
埃莉諾的音調仍然異常平靜,她說:
「你以為,瑪麗會嫁給你嗎?」

羅迪搖了搖頭說:

「當然,現在還不可能……她還不愛我,不過,可能以後“很可能你是對的。你給瑪麗一段時間,讓她冷靜下來,暫時不要和她見面,然後,不妨再試試看。」

羅迪極度感動地說道:

「埃莉諾,親愛的!你是我多麼奸的朋友啊!」他感情衝動地拉起埃莉諾的手,吻了一下,「你知道嗎,埃莉諾,我現在對你的愛一點不減當年。有時候我覺得瑪麗像夢中的幻影。有時我又因為遇到她而感到懊悔……假如沒有她…… 我們在一起會多好啊,親愛的。」
姑娘在心裡默默地重複着羅迪的話:
「假如沒有她……」

第5章

1
「真是讓人大開眼界的出殯儀式。」霍普金斯護士無限感慨地評論道。
奧布賴恩護土十分贊同霍普金斯的看法,她說:
「那還用說!花兒也很美。尤其是用白百合花做的豎琴、用月季花做的十字架更好看。真是美得再找不出第2份兒來!」
霍普金斯護士嘆口氣,又揀了一塊蛋糕放在自己的茶碟裡。兩個好朋友坐在咖啡店裡,帶有欣賞性質地議論着剛剛結束的葬禮。霍普金斯護士又接著說道:
「埃莉諾小姐這個人心腸真好。她送了我一件很好的禮物,雖然根本沒有這個必要……當然啦,她繼承了這麼一大筆財產……」
「奇怪,老太太沒留下遺囑。」另一個護士說。

霍普金斯打斷了她的話說道:

「韋爾曼太大不留遺囑是不應該的。生前就應該強迫人們去寫遺囑……不這樣做,就免不了要發生些不愉快的事情。」
「有意思,假如有遺囑,那麼錢財會歸誰呢?」奧布賴恩護士要接下去說出自己的猜測。
「我只知道一件事,一部分會歸瑪麗。」霍普金斯護士蠻有把握地宣佈說。
奧布賴恩護士非常興奮,她憑藉自己豐富的愛爾蘭人的想象力,隨聲附和地說道:
「您說得對,霍普金斯護士:我甚至想,如果韋爾曼太太寫出遺囑,會使所有的人大吃一驚。誰知道,她也許會把所有的財產一文不差地留給瑪麗。」
「未必。」顯然霍普金斯護士不相信會有這種可能,「可是,我認為,把自己所有的財產留給親骨肉才是體面的事。」
「親骨肉也有遠近之分。」愛爾蘭女人含混地說了這一句之後,突然又轉換了話題:「順便問一下,那天您找到嗎啡了嗎?還記得嗎,丟失的那個?」
霍普金斯護土現出慍色,勉強地回答說:
「沒有。我怎麼也弄不明白,嗎啡究竟丟到哪兒去了。很可能,我把裝嗎啡的玻璃管兒放在壁爐台邊上了,當我關櫥櫃門的時候,玻璃管兒滾到紙簍裡去了。」
「很清楚。」奧布賴恩護士說道,「除了莊園的客廳外,您不是再沒往別處放過藥箱嗎?因此……」
「正是這樣。」霍普金斯接過奧布賴恩的話茬兒說,”別的情況是不會有的,對吧?”
埃莉諾身穿黑色孝服,顯得特別年輕。她神色莊重地坐在已故姑媽書房的大寫字檯旁。她剛與女仆及女管家畢曉普太大談完話。此刻,瑪麗正步履遲疑地走進屋來。時尚書屋
「您找我嗎,埃莉諾小姐?」瑪麗問。
埃莉諾把目光從放在寫字檯上的檔案上移開,拾起頭向瑪麗說道:
「是的,瑪麗。請過來坐吧。」
瑪麗坐在埃莉諾指過的沙發上。從窗外射進來的燦爛的陽光,使瑪麗潔白的皮膚和金光閃爍的頭髮顯得更加耀眼。埃莉諾為擋住射來的光線,用手掌輕輕地遮着臉,同時偷覷着瑪麗的臉色。她想:「難道她能像我仇視她一樣再仇視另一個人,而又不表現出這種仇視的感情嗎?」
埃莉諾用她那不大響亮但悅耳動聽的嗓音說道:
「您可能也知道,瑪麗,我姑媽始終對您很關心,並且考慮了您的未來?」
瑪麗的心情十分激動,她感謝地說道:
「韋爾曼太太對我的關懷是無微不至的。」

埃莉諾認真地繼續說下去:

「雖然姑媽臨終前几乎不能說話了,但我還是弄清楚了,她想關照您的未來。為了履行她的遺願,當我正式取得繼承權後,我就立即把兩千英鎊轉到您的帳目上,您可以隨意支配這筆錢。」
瑪麗雙頰變得更加緋紅,她說:
「兩千!噢,埃莉諾小姐,您太好了,我甚至不知說什麼才好……」
埃莉諾的聲音尖利而響亮,她說道: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