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H莊園的一次午餐 第 2 頁


羅迪:埃莉諾像往常見到羅迪時一樣百感交集:她感到意外的快樂,同時又想到不應當喜形于色,因為她清楚,羅迪雖然愛她,但遠不及她愛他那樣強烈。一看見他,埃莉諾的心就急促地跳動起來,整個身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2 / 36)

羅迪:埃莉諾像往常見到羅迪時一樣百感交集:她感到意外的快樂,同時又想到不應當喜形于色,因為她清楚,羅迪雖然愛她,但遠不及她愛他那樣強烈。一看見他,埃莉諾的心就急促地跳動起來,整個身子都沉浸在一種柔情蜜意的漩渦之中。真是荒唐:一個毫不出眾的青年男子竟有這麼大的使人降伏的魅力,看他一眼你就會頭暈目眩,產生一種奇怪的不自覺的願望……甚至想哭……然而愛情帶來的畢竟是歡樂,而不是痛苦……但如果愛戀之情過于強烈的話……有一點她是清楚的:她應當謹慎從事,同時又要做得自然得體,顯得落落大方。男人是不喜歡別人過分讚賞和崇拜他的,這反而會使人陷入苦悶,至少羅迪不喜歡這個。時尚書屋

埃莉諾溫柔而快活地向羅迪打着招呼:
「你好,羅迪!」
「親愛的,你好!你臉色很難看。這是什麼?沒付款的帳單?」

埃莉諾搖着頭說道:

「不是。你看,這是一封匿名信。」
羅迪的眉毛向上一揚。他那表情豐富的面容一瞬間變得木然了。
埃莉諾向寫字檯走去,然後說道:
「看來,最好是撕掉……」
她完全可以這樣做,羅迪也不會阻止她,因為羅迪對此類事情厭惡之感勝過好奇心。可是埃莉諾卻改變了主意,她說道:
「或許,你最好還是先看看,然後我們再燒掉它。這上面寫的事與勞拉姑母有關。」
羅迪的眉毛揚得更高了,他問道:
「與我的勞拉嬸母有關?」
他拿過信,看了一遍,全身抽搐了一下,又把信還給了埃莉諾。
「是呀,」他說,「燒掉就算完事了:世上競有這樣的怪人!」
「你認為這會不會是哪個僕人寫的?」埃莉諾問道。
「可能是。」他沒有把握地說道。「有意思,這裡提到的姑娘指的是誰呢?」

埃莉諾不加思索地脫口而出:

「一定是指瑪麗。」
羅迪皺起眉頭,極力想記憶起瑪麗是誰。他打聽道:

「瑪麗?她是誰?」
「更房裡的那個小姑娘。你不記得了?勞拉姑母一向喜歡這個孩子,對她十分優待,甚至替她付學費……付音樂課和法語課的學費。」
「哦,記起來了,就是那個長着一頭淡色亂髮的瘦弱的小姑娘吧?」
埃莉諾點點頭。
「自從媽媽爸爸到國外去的那個夏天以後,你大概再沒見過她。是呀,你到H莊園去的次數比我少,又加上最近一個時期她在德國做事,好像干女伴一類的差事。小時候我們經常在一塊兒玩。」
「她現在長成什麼樣子啦?」羅迪頗感興趣的地問道。
‘‘面龐和悅可親,身腰窈窕裊娜,不知道的話,誰也不會認為她是更夫老傑勒德的女兒。”
「這麼說,像一位大家閨秀嘍?」
「是的。正因為這樣,我看她現在再住在打更人的房子裡,伯有些難為情了。她母親傑勒德太大死去不幾年,她就和父親合不來了。老頭兒抱怨說女兒唸完書看不起人了。」

羅迪氣憤地說道,「人們從來不考慮,他們使人受到所謂教育的同時,也會使人受到折磨:這往往不是仁慈,相反,是殘酷。」
此時,埃莉諾想的是另外的事情,「據瞭解,她確實經常獃在姑媽家裡。我知道,在姑媽得了腦溢血以後,她經常給姑媽朗讀書報。」
「怎麼,護土不能給她讀嗎?」
「奧布賴恩護土?」埃莉諾微笑着說道,「一口愛爾蘭腔,聽了會使人發瘋!難怪姑媽喜歡瑪麗的聲調。」
羅迪神經質地在屋裡來回走了有兩分鐘,然後說道:
「埃莉諾,我認為我們有必要到H莊園走一趟。」

埃莉諾不悅地反問道:

「就因為這件事嗎?」
「不,不,完全不是。可是……見鬼,還是讓我們說老實話吧:是因為這個:這是一封卑鄙的短信,然而其中說的可能是真事,我指的是老太大病人膏盲,而……」羅迪承認人的本性有陰暗的一面,他臉上帶著令人迷醉的微笑看了一眼埃莉諾,然後結束了自己的話:「……而金錢無論對你還是對我都是有意義的,埃莉諾。」
「噢,是的。」埃莉諾急忙答話表示同意。

羅迪又認真地說下去:

「請不要認為我小氣愛財,嬸母自己不是經常說,我們是她惟一的親屬嘛。你是她弟弟的女兒,是她的侄女,我是她丈夫的侄兒。她經常暗示我們,說她死後一切財產不是歸你就是歸我,很可能歸我們兩個。這可是一筆巨款哪,埃莉諾。」

「是呀。」埃莉諾沉思地附和着。
「H莊園的開銷相當大,亨利叔父與勞拉嬸母相處的時候,是個有萬貫傢俬的財主。勞拉嬸母本人也是富有的繼承人。她和你的父親在他們的父母雙亡之後,都得了一筆數目可觀的遺產。可惜,你父親迷上了交易所的投機買賣。」

埃莉諾嘆口氣說道:

「可憐的爸爸,他從來沒有管理錢財的能力,也不會看行情。一直到死,錢財上的事兒還使他不得安寧。」
「是呀。勞拉嬸母倒是個有能力的人。她嫁給我叔父亨利之後,他們買下了H莊園。有一次她對我說,她搞投資總是財運亨通。」

「亨利姑父把所有的家產都遺留給她了,是這樣吧?」

羅迪點頭說道:

「是的。真遺憾,他故世太早了,而她始終沒改嫁。沒什麼說的,是個守貞節的人。她對我們情深義厚。時尚書屋
對我就像對她親侄兒一樣看待。我手頭緊的時候,她總是幫助我擺脫困境。可是我不經常讓她這樣做。」
「她對我也是慷慨好施的。」埃莉諾很感動地插了一句。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