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H莊園的一次午餐 第 3 頁


「勞拉嬸母真行。」羅迪以贊同的口氣說道,「埃莉諾,你要知道,我們倆的生活可能過于闊氣了……工作也是…… 就說現在,譬如說我在『劉易斯和休姆』公司工作。這個地方對我很合適,活兒不累,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3 / 36)

「勞拉嬸母真行。」羅迪以贊同的口氣說道,「埃莉諾,你要知道,我們倆的生活可能過于闊氣了……工作也是…… 就說現在,譬如說我在『劉易斯和休姆』公司工作。這個地方對我很合適,活兒不累,卻又很體面。因為不管怎麼說,我總在做事。時尚書屋

何況,我對未來也不擔憂,因為我把希望寄託在勞拉嬸母身上了。」
埃莉諾嘆息了一聲,「也可以把我們叫做螞蝗了。」
「別說傻話了!我只是說,將來我們會有一筆錢。這自然要影響我們的生活,牽涉日常的言談。」
埃莉諾在思索着什麼。
「可是姑媽從來沒具體談過,她將如何處理自己的錢財。」
「這有什麼關係。我們不是已經準備結婚了嗎,所以,她的財產給我們兩個人平分也好,或是留給我們當中的誰也好,反正都是一樣。」
他溫情地微笑着,又補充道:
「我們相愛,這多麼好啊。你不是很愛我嗎,埃莉諾?」
「是呀。」她冷漠地回答着。
「是呀。」羅迪扮出一副滑稽相,摹仿着她的口吻說道。
「你太迷人了,埃莉諾。你是白雪女王,冰冷得難於靠近。大概,正因為這樣我才愛你。」
埃莉諾突然感到呼吸困難,然而她依然平靜地說道:
「原來是這樣?」
「是的,」羅迪皺起了眉頭說道,「有些女人纏住你就不放,厚顏無恥簡直到了令人作嘔的程度……或者表示出令人難以忍受的愛慕,而且一點兒不講分寸,這種愛讓人喘不過氣兒來,我簡直不能容忍:可和你在一起,相反,我又太不踏實了,你那冷淡孤獨的目光隨時都可能使我感到壓抑,你還會隨時宣佈你改變了主意,並且,你這樣做的時候甚至連眼睛都不眨動一下。你真了不起,埃莉諾,你是這樣超群而絶倫,文雅而高尚,彷彿是一件藝術珍品:……我想我們的結合將是非常幸福的。……我們相愛,但又不過分。我們是好朋友,情同手足。時尚書屋
我們的興趣在很多方面是一致的。你永遠不會使我感到厭倦,因為你是這樣的變幻莫測,這樣的難以捉摸。我倒會使你膩煩,因為,我確實是個平庸無奇的凡夫俗子。」

埃莉諾搖着說道:

「你永遠不會使我膩煩,羅迪,永遠不會的!」
羅迪親吻了她,又接著說道:
「勞拉嬸母不糊塗,她大概已經猜到了我們相處到了什麼程度。雖然自從我們決定了婚事之後再沒到她那兒去過。 看來,這倒是我們上她那兒去的一個蠻好的藉口呢!」
「是的,我正好想過……」

羅迪替她說完了這句話:

「……我們去她那兒的次數太少了,我也想到了這一點。 她初患腦溢血時,我們每週都去,可現在已經有兩個月沒去探望她了……」
「如果她叫我們去,我們會立即去的。」
「那當然了。就因為我們知道,那兒對她照料得很周到。 她又很喜歡奧布賴恩護土。可是不管怎麼說,我們還是有些不夠關心她。時尚書屋
我方纔說的這些與錢財可毫無關係呀。」
埃莉諾點一下頭說,「我知道。」
「這封可惡的信倒有幾分好處。我們到她那兒去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除此之外,還因為我們確實喜歡這位令人敬愛的老太婆!」
他劃了一根火柴,點着了信,思索着說道:
「有意思,這封信出於誰的手呢?……是像我們小時候常說的,有人『向着』我們嗎?沒什麼,世上的事真是無奇不有……就拿吉姆·帕延頓的媽媽來說吧,她到裡維埃拉去了,在那兒愛上了一個年輕的意大利醫生,她對他一片痴情,後來她把自己所有的財產,直到最後一個銅板都送給了這個醫生,吉姆和她的幾個姊妹設法對遺書提出異議,可是毫無用處……」
埃莉諾笑了。
「勞拉姑母很喜歡新來的醫生,他是接替蘭塞姆醫生的,可是也沒到這種程度啊2還有這封討厭的信裡提到的姑娘,指的準是瑪麗。」
「我們到那兒去,就會親眼看個明白。」
羅迪以此結束了他們的談話。
2
奧布賴恩護士從韋爾曼太大的臥室裡出來到洗澡間去,她身着漿洗過的衣服,因此走起路來發出沙沙的響聲。
她邊走邊回過頭來對霍普金斯護士說:
「我馬上燒水。您不會拒絶喝一小杯茶吧?」

霍普金斯護士欣然同意了:

「親愛的,我從來不反對喝茶。要是有好喝的濃茶就更好了!」
奧布賴恩接滿一壺水,放到爐子上說道:
「我所有的東西都在這個櫃櫥裡——沏茶的小壺、茶碗、沙糖。埃德娜每天還給我送兩次鮮牛奶。幹嗎要沒完沒了地按鈴麻煩僕人呢,這兒的爐子又很快,一壺水一會兒就燒開了。」
奧布賴恩護士個子很高,頭髮是金黃色的,有30歲左右,長着一口耀眼的白牙齒,臉上有雀斑,總是笑眯眯的,給人一種親切感。患者因為她爽朗、熱情都喜歡她。霍普金斯護士是個外表溫厚的中年婦女,給人一種手腳利索、辦事機靈的印象。她每天早晨來幫助護理老年體質特徵突出的病婦韋爾曼太太。時尚書屋

霍普金斯稱讚地說道:

「這所樓房蓋得真不錯呀。」
奧布賴恩點頭表示同意地說道:
「有些地方的樣式已經不時興了,沒有暖氣設備,可是壁爐倒完全夠用。女仆都很勤快。管家畢曉普太太對僕人們看管得很嚴厲。」

霍普金斯不滿地說道:

「現在的這些姑娘們連她們自己也不知道想幹些什麼,至于說到幹活兒……」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