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H莊園的一次午餐 第 4 頁


「瑪麗可是個好姑娘。」奧布賴恩辯解地說,「我簡直想象不到,要是沒有她,韋爾曼太大會是什麼樣。你聽見韋爾曼太太今天是怎樣叮囑她的嗎?總之,小姑娘確實是溫順可愛,就連她的名字也是悅耳動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4 / 36)

「瑪麗可是個好姑娘。」奧布賴恩辯解地說,「我簡直想象不到,要是沒有她,韋爾曼太大會是什麼樣。你聽見韋爾曼太太今天是怎樣叮囑她的嗎?總之,小姑娘確實是溫順可愛,就連她的名字也是悅耳動聽的。」

霍普金斯為誇獎瑪麗也盡了一份力:
「我可憐的瑪麗。她爸爸這個討厭的老頭子變着法兒不讓她過好日子。」
「就是嘛,從這個老鬼的嘴裡你聽不到一句好話。」奧布賴恩表示有同感。「你看,水開了。」
不一會兒,濃茶已經沏好。兩位護士在韋爾曼太大臥室隔壁房間裡的一張桌旁坐好了,這是奧布賴恩護士暫用的屋子。
「羅迪先生和埃莉諾小姐今天到。」奧布賴恩告訴對方說道。「早晨來電報了。」
「我就看出來了嘛。」霍普金斯活躍起來,「韋爾曼太大可興奮了。他們好久沒來了,是吧?」
「有兩個多月了。羅迪先生是個可愛的紳士,就是舉止太傲慢了。」

霍普金斯說道:

「我前些時候看到過埃莉諾的一張照片,是和女友在紐城照的。」
「她可是社交界的紅人,對吧?」奧布賴恩感興趣地說道,「她的裝束打扮總是與眾不同,你認為她確實很美嗎?」
「很難說,這些上流社會的小姐太大們服粉搽得太多了,你簡直看不出她們本來的模樣兒了。我個人認為,看外表她遠不如瑪麗。」
奧布賴恩把嘴唇一癟,歪着頭說道:
「你看的也可能對,可是瑪麗缺乏那種風度。」

霍普金斯用教訓的口吻說道:

「要是有穿戴,風度也就有了。」
兩個女人品着芳香的飲料,挨得很近地坐著談天說地。

奧布賴恩講道:

“昨天夜裡出了一件怪事兒。我和往常一樣,兩點鐘走進韋爾曼太太的房間,想幫她躺得舒服一點,可是可憐的老太大還沒睡。一看見我就說:『相片,給我相片。』我回答說:
『好吧,韋爾曼太大,可是能不能最好等到早晨再說?』她堅持說:『不,我現在就要看一眼。』於是我就問:‘相片在哪兒?

您是不是想看一張羅迪的相片?’可是老太婆神態反常地說:『誰的?羅迪的?不,是劉易斯的。』說完,頭就從枕頭上一點點往上抬,抬得那麼費勁……我幫她坐起來,她從床旁小桌子上放著的一個小匣裡取出了鑰匙,讓我打開斜面寫字檯的第2個抽屜。裡面果真有一張鑲着銀框的大相片。您知道,真是一個美男子呀!相片上橫寫着『劉易斯』,當然相片全是舊式的,因為是好多年前照的。時尚書屋
我把相片遞給了她,她左看右看,看了好長時間。然後嘆了口氣,讓我放起來。您信不信,當我放好相片回過頭來一看,她睡着了,睡得像個嬰兒一樣的香甜。”
「您認為這是她的丈夫?」霍普金斯好奇地問道。
「根本不是!今天早晨我隨便問了問畢曉普太太,已故的韋爾曼先生叫什麼名字,她說叫亨利。」
兩個女人交換了一下眼色。霍普金斯的鼻子很長,這會兒她的鼻尖兒由於興奮而痙攣性地輕輕扯動着。她凝神思索着說道:
「劉易斯,劉易斯……我怎麼想不起來這裡有這麼個人呢?」
「這已經是許多年前的事了,親愛的。」奧布賴思提醒她說,「是呀,我來這兒的時間不久。可是總能……」

奧布賴恩沉入幻想似地說道:

「這麼漂亮的男人。您知道,真像一個騎兵軍官。」

霍普金斯呷了一口茶說道:

「這可倒很有意思。」

然後深深嘆一口氣說道:

「可能他在戰場上陣亡了。」
3
香茶和談論愛情的話題使霍普金斯護土精神煥發。當地走出韋爾曼太太的家門時,瑪麗趕上了她。
「護土,我可以和您一起回村子嗎?」
「當然可以啦,親愛的。」

瑪麗氣喘吁吁地說道:

「我需要和您談一談。我很擔心,非常擔心……」
這位年歲稍大的婦女溫和地打量瑪麗一眼。21歲的瑪麗是個迷人的妙齡女郎。她的外貌宛如一朵野瑰玫花:項長而柔韌的脖子,淡黃色的頭髮和閃閃發亮的藍眼睛。
「出什麼事兒了?」霍普金斯深表同情地問道。
「沒什麼特殊的事。我只是覺得時間在不停地流逝,可我卻碌碌無為。韋爾曼太大非常善良,她拿出了一大筆錢讓我接受教育。我想,現在我該自謀生路了。時尚書屋
應當學會點真本領。」
對方點點頭,瑪麗繼續說下去:
「我幾次試着把我的想法講給韋爾曼太大聽,可是太費勁了……她好像一點不理解我,總是說時間還多着呢。」
「別忘了,她的病情很重。」護士插嘴說道。
瑪麗的臉上泛起了紅暈,說道:
「噢,我知道。看來不應當糾纏她。可是我多麼不安啊,又加上父親總是找我的碴兒,沒完沒了地嘮叨,說我硬裝小姐。我實在想做些事情:糟糕的是,要想學會點什麼總是要花好多錢。時尚書屋
我的德語還算不錯,也許這對我還有點兒用。我總想當護士,我喜歡護理病人。」
「幹這個得像匹馬一樣有力氣。」
「可我有勁呀!而且我真正喜歡這一行。我那個沒見過面的姨媽,就是去新西蘭的那個,她是護土,所以我生來就有這個癖好。」
「你要搞按摩嗎?」霍普金斯說道,「這個行當可不少掙錢。」
瑪麗躊躇着。
「可是要學成個按摩師需要花好多錢,是不?我指望……可是我這麼貪求真不好意思……她已經為我付出不少代價啦。」
「您說的是韋爾曼太大嗎?這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她有責任幫助您。她讓您受到了最上等的教育,可是隻靠這一點還做不成什麼事。您真的不想當教師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