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H莊園的一次午餐 第 5 頁


「當教師我的才智不夠。」 「才智與才智不同。您聽我的勸告吧,瑪麗:您先別忙。 我覺得韋爾曼太太在您開始生活的最初階段應當幫助您,而且我一點兒不懷疑,她正是準備這樣做的。可是問題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5 / 36)

「當教師我的才智不夠。」

「才智與才智不同。您聽我的勸告吧,瑪麗:您先別忙。 我覺得韋爾曼太太在您開始生活的最初階段應當幫助您,而且我一點兒不懷疑,她正是準備這樣做的。可是問題在於她喜歡您,不想和您分開,半身癱瘓的可憐老太婆,在自己身邊看到一個可愛的年輕姑娘心神會感到愜意,加之您在病人身邊的確善於行事,這點沒說的。」

「如果您真的這樣認為,」瑪麗低聲說道,「我也就不羞於游手好閒了。親愛的韋爾曼太太……我非常非常愛她。她對我總是那樣寬厚,我要為她做到世間的一切。」

霍普金斯護士冷淡地說道:

「那麼您能做到的最好一點就是留在老夫人身邊,不要再閒溜躂了,一切很快就會結束的。她現在還很好,可是……她將要第2次發病,隨後還會有第3次。我算看夠這類事兒了。需要耐心啊,親愛的。時尚書屋
如果您能在老夫人彌留的日子裡減輕她的痛苦,那將是從您這方面為她做了一件好事。 事情過後會有時間去考慮其它一切的。」
他們來到沉重的大鐵門跟前。一個老態龍鍾的駝背男人步履艱難地邁過更房的門檻走了出來。霍普金斯高興地向他打招呼:
「早晨好,傑勒德先生:您看,天氣好得出奇呀。」
「好天氣也不是為我的。」傑勒德老頭說道,不友好地斜眼看著兩個女人。「要是讓你們得上這個腰痛病,你們“我想這是由於上星期太潮濕了。如果現在有太陽而且乾燥,那您的疼痛會一下子無影無蹤的。」

然而這些獻慇勤的話好像更加激怒了老人。
「哈,你們這些護土全都一個樣兒。你們對別人的痛苦就是滿不在乎。你看,瑪麗也老是說這一套:『我要當護土,我要當護士。』這都是去那個法國、德國去的……」

瑪麗態度有些生硬地說道:

「醫院裡的工作對我完全合適!」
「可是什麼也不幹對你更合適,不是嗎?你就知道翹鼻子,趕時髦。還裝小姐呢:你是個懶蛋,再就什麼也不是了。」
瑪麗由於受了委屈而流下了眼淚。
「你說得不對,爸爸!你沒有權力這樣說。」
霍普金斯用招人喜歡的寬容態度勸慰道:
「好了,好了,這些話都是身體不舒服引起的。實際上您不是這樣想的,傑勒德。瑪麗是個好姑娘,是個好女兒。」

老頭兒用近乎凶狠的眼光看了瑪麗一眼說道:
「她現在不是我的女兒了,讓她和她那個法語、還有那個歷史,鬼知道還有什麼,一塊兒去吧。呸!」
他轉過身,又回到更房裡。瑪麗的眼裡哈着淚花。
「您看,和他在一起日子多難過呀。他從來沒有真正愛撫過我,甚至在我小的時候也沒有。只有媽媽袒護我。」
護士忙着要看病人,於是對瑪麗說幾句毫無用處的寬心話就匆匆地和她分手了。剩下瑪麗一個人,她感到心情更加沉重鬱悶。
第2章

1
韋爾曼太大躺在拍松的枕頭上。眼睛——和她的侄女埃莉諾的眼睛一樣,瞳孔很大而且發藍——凝視着天花板。
這是個身材高大、體態豐盈的婦女。她的面容傲然不遜,堅定果敢,面子L的側面輪廓很漂亮,可以說還帶幾分粗獷的美。
病人的目光緩緩地掃視着房間,終於在倚宙而站的姑娘身上停住了,目光也頓時變得溫存柔和了。屋于裡一片沉寂,過了很長時間,病人叫着:
「瑪麗……」
姑娘急忙轉過身來。
「噢,您還沒睡。韋爾曼太大!」
「我早就醒了。我在考慮……好多事情。比方說,關於你的事兒。你對我體貼入微,我喜歡你。」

「哎呀,韋爾曼太大,您為我做了多少事呀!您給了我一切,我真不知道,要是沒有您我會怎麼樣了。」
「不知道,不知道……」
病人不安地微微活動起來。她的右手抽搐着,左手則一動不動,毫無知覺地放著。
「人們總是儘量把所有的事做得如意,可是很難猜想到什麼是如意。我這一輩子太自傳了……」
「不,不。」瑪麗急忙說,「我堅信,您的所作所為總是正確的。」
「你不知道,姑娘……我有個大毛病,瑪麗,我高傲自負。這會變成災難。我們全家人都有這個惡魔般的傲氣,埃莉諾也有。」
瑪麗儘量要使病人擺脫自己的思路,因此趕忙說道:
「您見到埃莉諾小姐和羅迪先生一定會高興的,您的精神一定會更振作。他們好久沒到這兒來了。」
「他們好,是好孩子,兩個人都愛我。我知道,只要我一去信,他們頃刻間就能來到。可是我不願意隨便這麼做。他們年輕而幸福,美好的生活剛剛開始。時尚書屋
沒有必要讓他們過早地看到疾病的折磨和緩慢的死亡……我總是希望他們能結婚,可是一次也沒談起過這個事兒。年輕人就是任性。這只能使他們互相疏遠。還是在他們小的時候,我就看出埃莉諾對羅迪抱有好感。時尚書屋
可是對羅迪我不太相信。他這個人很怪。 亨利也是這樣的人——矜持而靦腆。」
韋爾曼太大不作聲了,她在懷念死去的丈夫。過了一會兒。她又接著說道:
「這是很久遠的事了……到他死,我們共同生活了五年。當然我們是幸福的,可是現在甚至覺得這個幸福是虛幻的……」
「您一定感覺自己非常孤獨吧?以後呢?」瑪麗吞吞吐吐地問道。
「以後?是呀,孤獨極了……那時我才二十六歲,可是現在已經六十多歲了,度過了多麼漫長的光陰啊2唉,現在這個……」
「您指的是您的病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