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與死神戀愛》 第 11 頁


「那麼說來,崛江均和室田春代畢竟有着微妙的關係。」國友說。「不過,崛江死了,春代唆使他殺人的事就無法證實啊。」「那麼,不能拘捕那個女人嗎?」涼子問。「目前很難。」國友說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29)

「那麼說來,崛江均和室田春代畢竟有着微妙的關係。」

國友說。「不過,崛江死了,春代唆使他殺人的事就無法證實啊。」
「那麼,不能拘捕那個女人嗎?」涼子問。時尚書屋
「目前很難。」國友說的是真話。「你嘗試檢查一下你父親的所有物品和房間,若是找到信件之類的證物就有一點幫助。」
「大概不容易吧。」夕裏子說。「——哎。涼子,今晚住在這兒吧,去洗個澡後睡覺好了。」
「對不起。」涼子鞠個躬,又問:「住一晚,不付錢可以嗎?」

死神逼迫

國友踏入明朗的辦公室,很自然地眯起眼睛。時尚書屋
純白的牆壁,對睡眠不足的眼睛似乎太過明亮了。時尚書屋
「久候了。」年輕的女秘書走過來。「社長來了。」
國友被帶往正面的大門,從那裡走進去。時尚書屋
偌大的社長室,背窗面向桌子的是室田春代。時尚書屋
「上次多謝了。」春代親切地說。「請坐吧。」
「嗯。」國友有些不自在地坐在全皮的沙發上。時尚書屋
「勞駕了,對不起。」穿套裝的春代和國友面對而坐。「有件事想拜託你。」
「什麼呢?」
「我遭人恐嚇。」
「恐嚇?」
「好像是有人想對我不利什麼的。」
「那可不尋常了……是誰想對你不利?」
「所以我希望你去調查一下。」春代聳聳肩。「我現在這種處境,難免有人說三道四的。」
「那個我明白……有什麼具體的恐嚇證據?」
春代走向桌子,從抽屜取出幾封信。時尚書屋
國友看了一遍。是用文字處理機打的文字,內容是「用一億圓買你殺害丈夫的證據」。時尚書屋
可是,沒有具體的交換方式之類。時尚書屋
「只是這些?」
「這些就夠了吧?」
「不,若是有什麼頭緒,猜到是誰寄出的——」
「猜到了。」春代說。時尚書屋
「怎麼說?」
春代露出一個神秘的微笑。時尚書屋
「國友先生。咱們找個時間好好吃一頓飯如何?我想,你會慢慢瞭解我的。」
「——我怕沒有時間。」國友說。時尚書屋

「是你分內的工作吧,包括保護我。」
「保護你?」
「因為我被人恐嚇呀。」
必須保護的,應該是「春代的對手」吧?不過,他決定暫時裝作一無所知。時尚書屋
他希望春代自己露出破綻。時尚書屋
「好吧。」國友說。「奉陪。」
「呃,好開心。」春代對端咖啡來的秘書說。「這星期的日程,幾時有空?」
「是。」秘書打開記事簿。「星期四的話……晚上到幾點鐘?」
「一整晚,到天亮。」
聽到春代這樣說,國友心頭一震……
「綾子。」朋友在走廊上喊。「見到了嗎?」
「嗯,謝謝。」綾子回答。「——見誰?」
「我就猜到是這麼回事。」那位朋友笑了。「剛纔不是說了?有個男人在門口等你啊。」
「是嗎?」綾子歪歪頭。「今天的事?」
「昨天的事說來有何作用?」
說的也是——大學的休息時間,光是換教室上課就夠忙了。時尚書屋
「呀!想起了!」綾子突然說。「你是在老師的點名簿掉下時說的!」
綾子的記憶在怪異的事上聯結起來了。時尚書屋
「那個不重要吧,那個人已經等了三十分鐘啦。」
「謝謝。我去看看好了。」
綾子匆匆下樓梯——也許現在才急急走已沒什麼意義。時尚書屋
有個面善的男子,在校舍的玄關大堂門口踱步。時尚書屋
「久等了,抱歉!」綾子氣喘喘地喊他。時尚書屋
「嘎?」那個人轉過身來。「找我——有事?」
「不是你有事找我嗎?」綾子有點不悅。「沒事的話,請別叫我。換教室很麻煩的。」
這時,有人從後面喊:「佐佐本綾子——請人傳話的是我。」
「啊……你是大——大……」
綾子一時想不起他是「大」什麼。時尚書屋
「我是大出,安井和美的朋友。」
「你好!」綾子鞠個大躬。「對了!」
想起來了。剛纔綾子叫住的「叔叔」,是大學事務處的人,難怪覺得他面善。道理上,可能見過的緣故。時尚書屋
「呃——你找和美的話,我去叫她。」
「不,我有話跟你說。」
說的也是,不然他不會叫人來叫綾子。時尚書屋
「休息時間,馬上就結束了吧?」
「不——不要緊。」綾子說。「待會再說」的話她說不出口。時尚書屋
二人在學生食堂旁邊的空板凳上坐下。其他學生几乎都上課去了。時尚書屋
「對不起,明知道你有課。」大山說。「其實是有關和美的事……」
「還是去叫她好嗎?」
「不,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哦……」
「最近,和美的樣子有點古怪——打電話給她,她不是說現在走不開,就說正要出去什麼的,好像在避開我的樣子。」
「是嗎?」
好為難啊,綾子想說,又打住了。因她覺得那樣聽起來好像幸災樂禍似的。時尚書屋
「我說有話跟她說,她說『電話講起來不方便』。我說那麼見面再談吧,時間和地點都決定了,她卻打去我的電話,用錄音留言說『我不舒服,不能去』什麼的。」大出搖搖頭。時尚書屋
「聽起來像傻瓜,不是嗎?」
「為什麼?」
「換句話說,她討厭我——可能是那麼一回事吧。」
「可是,如果真是那樣,和美會說的。」綾子立即說。時尚書屋
「你真的這樣認為?」
「嗯。」
大出似乎鬆了一口氣。「……聽你這樣說,我好開心。」
「大概……和美內心也覺得抱歉吧。所以,她無法從腦子拒絶你,只是答應和你見面,後來想清楚了,覺得還是不去的好……」
綾子對於自己作出的心理分析也吃一驚。時尚書屋
「是的,我也是這樣想。」大出好象很高興。「如果她真的討厭我,一定會立刻說出來,沒有任何顧慮的理由,況且——」
「況且?」
大出假咳一聲。「其實嘛……那天,跟你們吃完飯回家的路上……我們上酒店去了。」
「是嗎?」
綾子也知道那句話的意思。時尚書屋
「並不是喝醉了,是她主動提出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