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與死神戀愛》 第 12 頁


說完,好像怕引起誤會的樣子。大出又連忙補充說明:「她是第1次,所以我也有點意外。不過,我和她都沒有一點後悔。」「然後,反而是和美主動避開和你見面,是嗎?」綾子說。「嗯——不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29)

說完,好像怕引起誤會的樣子。大出又連忙補充說明:「她是第1次,所以我也有點意外。不過,我和她都沒有一點後悔。」

「然後,反而是和美主動避開和你見面,是嗎?」綾子說。時尚書屋
「嗯——不知你有什麼頭緒?」
被人那樣問,綾子也感為難。基本上,自己是自己,別人是別人,這是綾子的想法。時尚書屋
不過,有關最近的和美,她的確有點擔心。時尚書屋
「——下一堂課,我可能見到和美。」綾子說。「我和她談談看——要不要瞞住她,大出先生來過的事?」
「也好……我不想給她額外的心理負擔。對不起,請不要告訴她什麼。」
「知道。」綾子用力點點頭。時尚書屋
然後,跟大出分了手,正想回頭走回校舍……突然傳來快步擦肩而過的腳步聲。時尚書屋
「噢,和美!」綾子訝然止步。「和美!」
恰好擦肩而過的人就是和美。她明明聽見的,卻直直走過去了。可是,畢竟覺得太不近人情吧,她終於回過頭來。時尚書屋
「咦,綾子。」
露出有點曖昧的笑臉。時尚書屋
「哎,怎麼啦?」綾子走上前去。時尚書屋
「什麼呀?」
「你知道的——已經上課啦。」
「嗯……我有點頭痛。」她移開視線。時尚書屋
「哦……那就沒法子了。不過,要小心啊。現代史出席率不夠的話會影響成績哩。」
「我知道。」
「那麼……」綾子也遲到了。「和美,有見到大出先生嗎?」
如此一問,和美的表情似乎僵硬。時尚書屋
「與你無關吧。」她說。時尚書屋
「呃——是的。」
「那就別管好了。」
「抱歉,我多管閒事了。」綾子微笑。「我希望和美得到幸福——拜拜。」
「——綾子。」和美喃喃自語。時尚書屋
綾子急急離去——其實是普通的速度。時尚書屋
和美彷彿變成一尊石像,站在走廊上一動也不動……
然後低喃一句:「抱歉,綾子。」
和美邁步。時尚書屋
開始上課的時間,學生們都加快腳步走進教室了。時尚書屋
可是——和美又止步了。然後,逃也似地奔上樓梯。時尚書屋
上到最高一層時,沒有教室了,只有研究室,十分安靜。時尚書屋

她喘着氣,暫時在窗旁佇立,得悉整幢校舍都安靜下來。時尚書屋
所有的課都開始了吧。時尚書屋
和美抱著教科書,慢吞吞地往前走。時尚書屋
——到底什麼地方搞錯了?時尚書屋
來了大學,一點樂趣也沒有。時尚書屋
和美覺得自己現在像個發熱的病人,發熱的原因是室田春代……
和美的內心也有想過不要再見室田春代,可是另一方面,又想早點見她,因此無法安心讀書。時尚書屋
怎麼回事?我……
和美很害怕。她知道,自己所走的方向,恐怕是沒有出路的……
——驀然止步。回過頭來。時尚書屋
彷彿聽見有什麼人的腳步聲。可是,如果有人,應該看見才對。時尚書屋
是不是心理作用?時尚書屋
和美看看腕錶——該回去了。時尚書屋
儘管跟春代的約會還早。時尚書屋
然後,當和美正要下樓梯時——
這回腳步聲很清晰地趕到她背後,她來不及回頭,就被人不顧一切地猛推她的背面,從樓梯滾跌下去。時尚書屋
老師——野添老師!
在失去知覺之前,浮現在她腦海的,不是大出的臉,而是室田春代的笑靨……
「喂!」夕裏子說。「盡情歡樂去吧。」
「不要這樣說啦。」國友一瞼不舒暢。「我不會離你而去的!」
「我知道哇。」夕裏子促狹地笑着,吻了一下國友。時尚書屋
這裡是佐佐本家的客廳,不成問題。時尚書屋
「不過……好本事的女人啊!」國友說。時尚書屋
「你指室田春代?」
「嗯。叫自己疼愛的學生殺了繼父,這回又叫情夫殺丈夫……」
「晤……」夕裏子和國友並肩坐在沙發上。時尚書屋
「你今天不太開朗哪。」
「不是……她現在做了未亡人,繼承了丈夫的公司吧。」夕裏子搖搖頭。「那樣子會幸福嗎?」
「我一定會揪出她的狐狸尾巴——若是她不被懲罰的話,死去的人未免太可憐了。」
「野添廣吉、木下伸子、室田克彥、崛江均……已經死了四個人。」
「她以為我對她的過去一無所知,那是可以利用的弱點,若是能夠從中套出什麼證據就好了。」
「可是,相信很困難吧。四年前的事了,大概不易找到具體的證據了。而室田和崛江方面,一定什麼也沒有留下。」
「是啊。我們搜查過崛江的房間,什麼也沒找到。」
「單單說崛江是她的情夫,不能入罪吧。」
「嗯……即使她招供了。她又沒有直接下手。」
「不可能判她有罪吧。」
電話響起,夕裏子伸手去接。時尚書屋
「是——啊,姐姐。怎麼啦——嘎?」夕裏子飛快地望望國友。「知道!我馬上去醫院看看!」
「什麼事?」國友起身。時尚書屋
「和美——安井和美,住大學裡被人從樓梯推下去了!」
「被人推下去?然後呢?」
「被救護車送走了……好像相當嚴重。」
「什麼醫院?」
「T大的附屬醫院。以姐姐來說,她能問到那個地步,已算了不起。」
「好,去看看。」
二人急忙準備外出。時尚書屋
「夕裏子,說不定,這是……」國友在電梯裡說。時尚書屋
「室田春代?」
「嗯——不可能是巧合發生的意外。假如這是春代做的話……」
夕裏子曖昧地點點頭——她心裡總有些什麼東西不能釋懷。時尚書屋
「夕裏子!」綾子從醫院的走廊走過來。時尚書屋
「你去了哪裡?我以為你先到,倒處找你啊。」
「抱歉。」綾子嘆息。「我迷路了。」
「我就猜到是那個。」
「和美的情況如何?」
「嗯,有幾個地方骨折,還有內出血。不過醫生說內臟沒問題就沒大礙。」
「唔……最近發生好多怪事。」
二人在走廊的長椅子坐下。時尚書屋
「有沒有人看到?」
「被推跌的時候?大概沒人見到吧。因為那道樓梯沒有什麼人走的,而且是在頂樓。」綾子說。時尚書屋
「哎,要通知大出先生嗎?」
「噢,對呀。但我不知道怎樣聯絡他啊。」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