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與死神戀愛》 第 2 頁


總之,當村井從窗口俯視一下五層下面的瀝青行人道時——他霎時間動彈不得……三人死亡琴聲輕輕地傳出大堂。綾子靠牆而站。但大堂實在靜得很,一個人影也沒有;再加上濃烈的暖氣,使
作者:待考 / 頁數:(2 / 29)

總之,當村井從窗口俯視一下五層下面的瀝青行人道時——他霎時間動彈不得……

三人死亡

琴聲輕輕地傳出大堂。時尚書屋
綾子靠牆而站。但大堂實在靜得很,一個人影也沒有;再加上濃烈的暖氣,使綾子困了起來。時尚書屋
可是,不管佐佐本綾子如何靈巧——實際上相反,大家都知道了——她都無法站着睡覺。時尚書屋
「還有一陣子而已,振作些!」她看看腕錶,對自己喃喃地說。時尚書屋
綾子不能發出太大聲音,因為在旁邊的門扉之內,正在舉行鋼琴獨奏會。裡面的琴聲輕輕地傳了出來,意味着在大堂發出的響聲或談話聲也可能傳送裡面去。時尚書屋
關於這點,到這間大會堂擔任兼職帶位員的第1天,上面就喋喋不休地吩咐過了。時尚書屋
當綾子說要當帶位員時,妹妹夕裏子和珠美就異口同聲地說:
「姐姐要做帶位員?千萬別問客人『出口在哪兒』才好啊!」
「更可能出現『今天的演奏會,由於帶位員的錯誤宣佈中止』的事件。」
——何等溫情的話語啊!兩位體貼姐姐的妹妹說完後就大笑不已。時尚書屋
不過,不管二十歲的綾子怎樣沒出息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沒出息都好,大堂並沒有大得像個城市,還不至于會迷路就是了。時尚書屋
今天已是做兼職的第10日,几乎到了可以在一看到門票的座號碼就能為客人帶位的地步。的確,第1天和第2天的悲慘情況,連自己也佩服自己怎麼會沒被革職。時尚書屋
好大的空間——大堂鋪上亮麗的橙色地毯,從高高的天花板垂下的水晶吊燈發出眩目的光,燦爛奪目。時尚書屋
還有樸素的灰色制服、高雅的環境,綾子實在喜歡這份兼職。時尚書屋
當然,音樂會一旦開始後,几乎就沒事可做這優點,綾子也很喜歡。時尚書屋
有時在一起做兼職的女子大學生們卻發牢騷說「工作期間無聊得要死!既不能中途溜出去,又不能聊天哈哈大笑」。時尚書屋
但對綾子來說,沒有比「什麼都不做只是發獃」之類更拿手的了。時尚書屋
「——綾子。」走過來的是今天的領班內山昌子。時尚書屋
當然,她走路時儘量不發出腳步聲,聲音也小。時尚書屋
「最後一首曲子了,還有十分鐘左右就散場。」
「是。」
「拜託一下,我必須打個電話。」
「好,請隨便去吧。」
內山昌子是個身材苗條的美人兒,問座位的男性聽眾似乎都會向她走去。時尚書屋
綾子一直耐心傾聽裡頭的鋼琴曲,但她完全聽不出那叫什麼曲子,也不知道何時結束。內山昌子本身好像是在音樂學院學鋼琴的,所以聽得出來吧。時尚書屋
大堂裡沒有別的人在,音樂會一旦結束,這裡便馬上擠滿人,而綾子必須說上好幾百次「多謝」。時尚書屋
那個對綾子而言倒不是難事。時尚書屋

「呵——」
在打大呵欠的綾子見到大堂裡好像有人,不得不揉揉眼睛——是個男的。時尚書屋
穿大衣的男人,手扶着牆壁,有點辛苦地走着。時尚書屋
是不是不舒服?這是我出場的時候了!
綾子立刻向那男子走過去,說:
「是不是覺得哪裡不舒服?」
男人慢慢回頭去看綾子。時尚書屋
——頭髮有點花白,應該是五十開外的中年男子。但是,那人的臉色比頭上的白髮更白。時尚書屋
「是不是覺得……」綾子覺得應該尊重當事人的意見,於是沒再問下去。時尚書屋
「嗯……有一點。」
那人很辛苦似地彎起身體。時尚書屋
「呃——那邊有醫務室,請。」
綾子想扶起他。時尚書屋
兼職的第1日,綾子本身就因為閙貧血而送去了醫務室。時尚書屋
「不,休息一下就沒事。」男人搖搖頭。時尚書屋
「可是……」
這時,內山昌子回來了。時尚書屋
「綾子,怎麼啦?」
「呃……這位客人——」
不必說明,昌子馬上接腔道:
「知道了,帶他去醫務室吧。」
「是。」
綾子扶住男人的手臂,男人順從地邁步。這時,音樂大廳裡頭傳出響亮的鼓掌聲。時尚書屋
「完場了。」內山昌子說。「這裡沒問題。綾子,那位先生拜託了。」
「是。」
醫務室在遠處,男人只能慢慢地走。時尚書屋
好些客人出到大堂,快步離去了。時尚書屋
「好匆忙啊。」男人突然開口。「起碼應該聽完安哥曲再走才是。」
「也是。不過,那些人可能從遠地前來,為了趕上班次而匆忙地離去吧——」
「也許是吧……」
男人皺起眉頭。時尚書屋
「——不要緊嗎?」
剛好他們在演奏廳的門外停步。時尚書屋
裡頭的掌聲安靜下來.然後傳來輕微的琴聲。看來是在「安哥」中。時尚書屋
「——對不起。」男人說。「可以讓我聽聽這首曲子嗎?」
「嘎?」綾子瞪圓了眼。「那個……你不要緊嗎?」
「嗯。聽了以後才走——可能永遠沒機會再聽第2次了。」
綾子聽不懂他的意思,不過她覺得好像應該接受男人的要求。時尚書屋
「那……請等等。」
她用力拉開那扇沉甸甸的門——在兼職起初,光是開開關關這扇門就氣喘如牛了。時尚書屋
走進裡面——舞台很亮,觀眾席方面也有微光照着,悠揚的琴韻浸透了寬敞的空間。時尚書屋
綾子讓那男人進入,然後請他坐在門邊為帶位員預備的椅子上。時尚書屋
開場後有些遲到的聽眾,多數坐在這裡。時尚書屋
男人坐下後,抬頭望着氣喘的綾子微笑。時尚書屋
那一瞬間——不曉得什麼原因,綾子覺得這男人快要死了。時尚書屋
那個微笑就這樣轉向正在演奏中的安哥曲。時尚書屋
綾子站在男人旁邊,連自己也入神地聆聽那首熟悉的曲子……驀地望向男人時,發現男人的眼眸發光,眼淚沿著他的臉龐淌下……
曲子結束,過了一會,湧起掌聲。那男人似乎連拍手也感到吃力,只是默默地點了幾下頭。時尚書屋
「——走吧。」綾子再一次把男人帶出走廊。「剛纔那首曲子,你知道叫什麼嗎?」
男人稍微睜一睜眼。時尚書屋
「你不曉得?是舒曼的『幻想』啊。」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