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與死神戀愛》 第 3 頁


「呃……我完全不懂。」綾子搖搖頭。「只是覺得聽過而已——噢,這邊才對。」由於男人想往相反方向走的緣故。「不用了。」男人說。「嘎?」「去出口——我該走了。」「可是
作者:待考 / 頁數:(3 / 29)

「呃……我完全不懂。」綾子搖搖頭。「只是覺得聽過而已——噢,這邊才對。」

由於男人想往相反方向走的緣故。時尚書屋
「不用了。」男人說。時尚書屋
「嘎?」
「去出口——我該走了。」
「可是……」說著,綾子倒抽一口涼氣。時尚書屋
男人按着腹旁,有紅黑色的血滲出。時尚書屋
「你受傷了?」
「當作沒看見好了。」
男人用搖晃的步代獨自往前。時尚書屋
「可是……必須護理一下……」綾子跟着走。時尚書屋
大量聽眾開始離去,原本寧靜的大堂一下子熱閙起來。時尚書屋
「——帶我出去外面,這樣就夠了。」
「可是……」
「沒關係。」
男人在綾子的攙扶下,總算來到正面的出口處。時尚書屋
「謝謝。」他轉身說。「你真是個好人。」
「不……工作而已。」
「不單是工作,我看你的眼神好善良。」男人望望外面。「——風轉涼啦。」
這時,綾子在大堂前面的空地上見到一張熟悉的臉,不禁嚇了一跳。時尚書屋
「國友哥!」
——他等於是佐佐本家三姊妹的家人了。站在那裡的是二小姐夕裏子的「他」,警視廳的刑警國友。時尚書屋
他手裡握住槍。時尚書屋
「綾子!放開他!」國友喊着。時尚書屋
「嘎?」
「離開那個人!」國友厲聲說。時尚書屋
「刑警先生嗎?」受傷的男人點點頭。時尚書屋
「放下武器!」
由於聽完音樂會的客人從旁邊經過,國友把握槍的手藏在大衣下面。時尚書屋
「你跑不掉的,崛江!」
「我不想跑呀。」名叫崛江的男人嘆息。「你說的武器,是不是這個?」
男人掏出手槍,綾子只懂獃着。時尚書屋

「綾子!跑開!」
國友重複叫道。綾子往旁邊退後兩三步。時尚書屋
「沒事的。」崛江對綾子說。「——你明白嗎?所謂的『武器』,不只是槍和刀。最可怕的武器,乃是『愛情』啊!」
「愛……情?」
「嗯——對不起,可能有點老套。」
他舉起槍口。國友喊「拋過來!」並迅速架起開槍的姿勢。時尚書屋
然而,名叫崛江的男人卻把槍口貼在自己的心臟部位,就這樣扣動扳機。時尚書屋
短促的「砰」一聲,崛江的身體彷彿被一隻看不見的拳頭擊倒一樣,「叭噠」一聲往後栽倒在地。時尚書屋
然後,從心臟噴出來的血立刻四溢,在他的身體下面形成一灘血泊。時尚書屋
國友奔上前,探了一下崛江的手腕。時尚書屋
「死了。」他說。「有布之類的東西嗎?」
「是。」綾子慌忙衝進大堂。時尚書屋
大堂的門全部打開,聽眾向四方八面分散。綾子抱著白色桌布跑回來。時尚書屋
「騷動起來就麻煩了。」
時值隆冬,國友卻汗水淋漓。他用布把屍體蓋起來,說:「我去聯絡警局。綾子,請你站在這前面,儘量做到不引人注意,好嗎?」
「嗯——那邊的接待處有電話。」
「謝謝。」
國友穿過從大堂湧出的人潮,往接待處奔去。時尚書屋
綾子一面向走出來的客人重複說「萬分多謝」,一面不時望一望地上被布蓋住的屍體。時尚書屋
他叫……崛江。時尚書屋
可是那是怎麼一回事?時尚書屋
他說,最可怕的武器是「愛情」……
他為什麼說這句話呢?時尚書屋
說那句話時,男人的臉有點悲慼,有點嘲諷,好像又如釋重負的樣子……
「——抱歉。」國友回來說。「你可以回去工作了。是不是做兼職?我不曉得你在這兒。」
「這個人……開槍打你?」
「不,不是。他跟人打鬥受傷的。」
「打鬥?跟誰?」
「跟他所殺的人。他殺了人,我追捕他直到這裡。」國友說。時尚書屋
這個人……殺了人?!
綾子想起那人聽著「幻想」時流淚的臉孔。時尚書屋
「好冷啊。進去裡面吧。」國友說。時尚書屋
綾子這才覺得冷風使她全身抖震。時尚書屋

重逢

安井和美的嘴角浮起笑意。時尚書屋
「抱歉。」和美急急地說。“聽了綾子所說的話,我也覺得有點心痛。只是覺得——佐佐本家的三姊妹,好像去到哪裡都被捲入案件似的。時尚書屋
「不是捲入。」綾子抗議。「那叫崛江的人死了,事件就此終結。」
「但願如此。」妹妹夕裏子說。時尚書屋
「大家都在怪責我呀。」綾子鼓起了腮子。時尚書屋
「誰也不會怪責綾子姐姐的。」三妹珠美說。時尚書屋
「是嗎?」
「對呀。怪責也沒用嘛。」
——以上對話,象徵佐佐本三姊妹的感情和睦。時尚書屋
「好遲啊。」和美看看表。「菜上來了就先吃吧。」
「再等一下吧,不然太可憐了。」綾子說。時尚書屋
「他這樣的人,那樣為他着想,反而使他不自在。」
「時間還早,沒關係啦。」夕裏子說。「說起來,姐姐居然在那種地方跟國友不期而遇,真是巧合。」
傍晚——五點多,外面已暗下來。時尚書屋
這間意大利餐館以「抵食」出名,顧客多是年輕人,是理所當然的現象。時尚書屋
現在几乎滿座了。時尚書屋
「嗨,遲到了,對不起。」
開朗地揮着手向綾子等人的桌子走過來的,是個穿著毛衣的青年。時尚書屋
「已經吃完啦。」和美戲謔。「坐吧——這幾位就是有名的佐佐本家三姊妹了。」
「幸會幸會,我是大出。」
「大出達朗,二十二歲,大學三年級生。因他曾停學一年。」和美註釋。時尚書屋
——好合襯啊。夕裏子想。時尚書屋
男女的組合也可分類——有些是意外的組合,也有的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時尚書屋
有的是以利益為目的而結合的情侶,也有的是單方面強行捉住對方的組合。時尚書屋
夕裏子只是十七歲的高校二年生,對於世間男女的事並不十分清楚。不過,就如安井和美所取笑的一樣,不知何故,這三妹妹經常跟各種案件扯上關係。時尚書屋
所以順理成章地,夕裏子也得以窺探有關「男與女」的世界。時尚書屋
安井和美是綾子的大學朋友,同樣是二十歲。她和比她年長兩歲的大出達朗雖然就讀不同大學,卻是要好的情侶。予人「可愛」感覺的和美,跟出身良好的大出達朗可說是登對的組合。時尚書屋
「今天我請客,放心吃吧。」大出說。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