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與死神戀愛》 第 4 頁


「好極了!」珠美幹勁十足地看菜牌。免費嘛。夕裏子有點臉紅,捅一捅她:「不是叫了菜了嗎?」「噢,隨便追加好了。」大出笑道。「別擔心,這裡不太貴啊。」「是。那就不客氣了。」
作者:待考 / 頁數:(4 / 29)

「好極了!」珠美幹勁十足地看菜牌。免費嘛。時尚書屋

夕裏子有點臉紅,捅一捅她:「不是叫了菜了嗎?」
「噢,隨便追加好了。」大出笑道。「別擔心,這裡不太貴啊。」
「是。那就不客氣了。」
這是當最小一個孩子的好處,有話可以直說。夕裏子半帶羡慕地感嘆不已。時尚書屋
可是,菜上來以後,夕裏子以不輸珠美的速度不斷地吃着。她沒資格批評別人。時尚書屋
「——嘩!真是大事啊!」
當和美把綾子所遇到的事情說出來時,大出也嚇一大跳。時尚書屋
「更嚇人的是。對於那麼一點點事,這三姊妹可是一點也不害怕似的。」
「但……你說那男的殺了什麼人?」
「我不曉得。綾子,你聽說了嗎?」
「不。那種事,你問夕裏子好了。」
「我也知道得不詳細。」夕裏子說。「我只是聽了姐姐的敘述後,再看了新聞報告,知道受害人好像叫室田克彥吧。六十歲左右,擁有許多房地產……」
「金錢糾紛?好討厭。」綾子搖搖頭。「錢是人創造出來的,卻能使人瘋狂。」
「我感到興趣的是,那個死者——叫崛江什麼的?他在臨死前說的話。什麼最可怕的武器是‘愛情」之類的……”
「可以作出各種解釋哪!」和美點點頭。時尚書屋
——用餐期間,話題東拉西扯的。總不能一直談命案的事。時尚書屋
可是,談呀談的,話題又回到殺人方面去了。時尚書屋
吃完飯好像打完仗的感覺,四個年輕的女生又再看甜品的萊牌時,夕裏子彷彿見到幻象似的瞪大眼睛。時尚書屋
「國友!」
確實,國友刑警走進店裡來了。夕裏子站起來揮手。時尚書屋
「嗨,你們在這兒呀。」
「怎麼來了?」
「唔,有點事找綾子。」國友從外套的內袋掏出一份摺疊的檔案。「這是昨天綾子簽名的供述書。對不起,可以請你再簽一次嗎?」
「可以……但為什麼再簽一次?有什麼不對嗎?」
「不,也不是。」國友似乎有點難以啟齒的樣子。時尚書屋
「我明白了。寫錯日期是不是?」珠美說。時尚書屋
「不——」國友假咳一聲。「其實——是名字弄錯了。」
「名字——自己的名字?」珠美驚訝地說。「大姐……痴獃症,略嫌太早了吧。」

「別這樣說啦。」國友連忙說。時尚書屋
「——真的嗎?!」綾子看到了那個簽名。「真是寫了『佐佐本夕裏子』啊。」
夕裏子聽了,差點噴飯。時尚書屋
「跟國友談話嘛,不知不覺想到夕裏子了。」綾子重新簽過名。時尚書屋
「不過,寫上別的名字也相當考功夫啊。反正都錯了,不如寫『國友夕裏子』好了。」
「珠美!」夕裏子瞪她。時尚書屋
「——謝謝。畢竟不能這樣將錯就錯地提交上去地,想起你說今晚會來這裡吃飯,所以跑來了。」
「辛苦啦。要不要來一客甜品?」
「好哇。正想吃點甜東西。」
「很疲倦嗎?沒事吧?」夕裏子伸手摸摸國友的額頭。「沒發燒啊!」
「發燒的是二姐。」珠美冷嘲熱諷的,又被夕裏子瞪一眼……
「嗯,被殺的人叫室田克彥……」國友邊吃着加大的冰淇淋邊說:「六十歲。做房地產交易,聽說也做過不少壞事。不過,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現在他是正當商人。至于為何被殺害——」
「那叫崛江的是什麼人?」夕裏子問。時尚書屋
「他是在室田的公司做事。幹了將近二十年了,據說是個認真的人。」
「但他有槍啊。」
「現在槍械氾濫了,有些黑幫分子什麼的也賣槍套現嘛。崛江死了,我們也不曉得他怎樣得來……更重要的是——動機不明。」
「崛江之所以受傷……」
「他開槍打室田時,一槍打不死對方,兩人搏鬥了一輪。恰好室田的桌上有水果刀,他就用來刺向崛江。其後崛江連開三槍,打死了室田。」
「幹嘛他會跑去S會場的大堂?」綾子問。時尚書屋
「室田的辦公室就在那會場後面的大廈裡。聽見槍聲的人趕去第1現場,馬上報警。剛好我在那附近,接到指示就急急趕去了。」
國友叫住侍應,要了杯咖啡。時尚書屋
「兇手都死了,無從調查啦。」夕裏子說。時尚書屋
國友看看表,再打量店內。時尚書屋
「——稍微靜下來啦。我都不曉得有這個熱閙的地方。」
「想和夕裏子姐姐『撐台腳』?」
「不是。我已約了人。」
「跟誰?」
「被殺的室田的未亡人。」
這時,侍應走過來。時尚書屋
「是國友先生嗎?有位約好的……」
「謝謝,那我失陪了,我過去那邊的桌了。」
夕裏子等人一同望向那位未亡人,不看反而不自然吧。時尚書屋
「是她?」和美不由發出驚呼。時尚書屋
還不到四十吧?晶瑩雪白的肌膚,以及知性的美貌……
「是第幾位太太呀?」
「噓。聽見的。」
全身裹在黑色套裝裡的女人,跟這間店的氣氛一點也不相稱。時尚書屋
國友也很畏縮的樣子,說:「要不要換個地方?」
「不用了,你也忙吧。」那女人說。時尚書屋
「那麼……」國友就座。時尚書屋
這時,大出問:「和美——怎麼啦?」
「和美!你臉色好白哦。」綾子也嚇一跳。安井和美的臉上失去血色。時尚書屋
夕裏子發現和美的眼睛直盯住那個女人。時尚書屋
「——你認識她?」夕裏子問。時尚書屋
和美點點頭。時尚書屋
「老師……是野添老師啊。」
和美的聲音很小,卻因店內安靜的緣故,聲音好像傳進了那個女人的耳朵裡。時尚書屋
她轉過身來看和美,似乎有數秒鐘的困惑,但立刻就記起來。時尚書屋
那女人站起來,向夕裏子她們的桌子走過來。時尚書屋
「——安井。你是安井和美吧?」她用清亮的聲音說。時尚書屋
「是……」
「好久不見,好嗎?」
「是。」和美抬起眼睛說:「久違了,野添春代老師。」

老師與男朋友

「——好漂亮的人哪。」說著,綾子打起呵久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