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與死神戀愛》 第 5 頁


「姐姐,你想在這裡睡嗎?」夕裏子吃了一驚。「至少回去再睡好不好?」吃完飯回家的路上,三人很輕鬆地乘坐電車,時間已經很晚了。「我不是想睡覺……」「但你為何打哈欠?」「
作者:待考 / 頁數:(5 / 29)

「姐姐,你想在這裡睡嗎?」夕裏子吃了一驚。「至少回去再睡好不好?」

吃完飯回家的路上,三人很輕鬆地乘坐電車,時間已經很晚了。時尚書屋
「我不是想睡覺……」
「但你為何打哈欠?」
「嗯……」綾子沉思。時尚書屋
「算了吧,二姐。你讓大姐動腦筋的話,她會真的睡着。」
「好失禮啊!」綾子瞪着珠美。「噢,對了。在S大會堂的兼職不太能打瞌睡,所以我忍着,累積到現在才打呵欠的。」
似乎說服了自己那一關的緣故,綾子如釋重負。時尚書屋
「——對了,剛纔我說著什麼?」
「你說什麼好漂亮的人之類的。」
「對。我說的是那位未亡人啊。」
「她好像當過老師。」夕裏子說。「你的朋友安井小姐,好像和她相識。」
「和美高中的時候是念女校的。不過,那叫大出的也是不錯的男孩哩。」
「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珠美說。「他有點像N藝員。」
「是嗎?哪兒像?」
「鼻子一帶——哎,上次在劇集裡,他不是穿那種衣服嗎?」
「是嗎?」
話題轉移到電視劇方面去了。時尚書屋
由於綾子近來沒怎麼看電視,不知不覺便被夕裏子和珠美的對話甩開了。時尚書屋
把自己交給電車單調的搖擺旋律時,真的快睡着了——明明睡眠很充足的。時尚書屋
的確,任何時候的我都像小孩子一樣……
綾子突然想起來。離開餐館時,安井和美又過去跟那女人——名叫室田春代的——打招呼。時尚書屋
然後正當要離開時,室田春代站起來說:
「和美,好懷念以前啊,找個時間好好聊一聊吧。」
她的手搭在和美的肩上。時尚書屋
「可是……老師很忙吧。」和美有點期期艾艾地說。時尚書屋
「有點啦,一切安頓後再聯絡好了。你還住在原來的地方嗎?」
「是。」
「這是我住的公寓。」她拿出一張卡片。「這算是我的名片吧,因我接了一點翻譯的工作來做。」
和美接了過去。時尚書屋
這時,珠美和大出很投契地交談着往收銀處走去;夕裏子拿着大衣保管的牌子往衣帽間走去;綾子無所事事地一個人離遠而站,似乎在等和美。時尚書屋
當然,目不轉睛地看人家談話也很無禮,綾子於是移開視線,偶爾才看看和美她們。時尚書屋
然後——她見到室田春代把卡片交給和美時的情形……

春代輕輕捉住和美接卡片的手。時尚書屋
那個看起來只是輕輕一碰的動作,但和美並沒有縮回她的手,繼續拿住卡片不動。時尚書屋
春代的手指在和美的手和手脖子之間移動,就像撫摸小孩子的手的樣子……
和美的瞼唰地泛紅。她垂下眼睛,立刻連脖子也紅起來。時尚書屋
——那是幾秒鐘的事,大概還在旁的國友也沒發覺。時尚書屋
「那就在此道別啦。」春代鬆開手。時尚書屋
「對不起。」和美說。她的聲音近乎囁嚅……
然後,和美用平日的語調說「走吧」,但她臉上仍滿帶興奮之情。時尚書屋
——到底是怎麼啦?時尚書屋
不過,與我無關——當然了。時尚書屋
馬上伸出頸項去管別人的事。是佐佐本三妹妹的「壞習慣」——不,不是我,但我總是被牽連過許多怪事。時尚書屋
對。這回我絶對不要陷入那種「困境」,絶不!
不管夕裏子怎樣堅強都好,我是姐姐。萬一妹妹們有什麼不測,那是做姐姐的我的責任。時尚書屋
對。時尚書屋

我必須堅強一點……

「——姐!」
被夕裏子搖呀搖的,綾子嚇一跳。時尚書屋
「怎麼啦?我又沒睡覺!」
「還說沒有!明明呼呼大睡了。」珠美說。「下車啦。」
「哦?」綾子用力甩一甩頭。說:「好快呀!」
「你沒什麼吧?」大出達朗說。時尚書屋
和美搖一搖頭。「對不起。」
「怎麼啦?」大出困惑不已。時尚書屋
和美伸手去按就床邊的燈擎。按了幾下,室內逐漸明亮起來。時尚書屋
「咦,是這樣的房間呀。」和美環視一下出奇地小的房間。「晤,也沒必要太大的。」
「哎。」大出嘆一口氣。「你是第1次?」
「嗯。」和美一直仰視天花板的照明燈。時尚書屋
——跟佐佐本三姊妹分手後,和美突然邀請大出說:
「上酒店去吧。」
大出吃了一驚。當然了,他和和美只不過發展到接吻的階段而已。時尚書屋
儘管如此,他們還是走進了酒店……
「有什麼事嗎?」大出問。時尚書屋
「為什麼這樣問?」
「呃……因你突然提出這種事。」
「突然想這樣做嘛。不行?」
「沒有哇。」大出連忙笑說。時尚書屋
「你不是第1次吧。」和美說。時尚書屋

大出有點遲疑.

「呃……以前有過女朋友。」
「我認識嗎?」
「不……她很快就跟了別的男人了。和美,你可不要這樣對我才好。」
「那麼,你要好好待我啊。」
「嗯。」大出用力把和美抱在懷裡。時尚書屋
「好辛苦。」和美笑了。時尚書屋
「抱歉抱歉。」大出連忙放鬆腕力。時尚書屋
「——以前,我也有過喜歡的人。」和美說。時尚書屋
「是嗎?」
「好痛苦……不過,已經忘記了。」和美對大出露出笑靨。「今晚,完全忘記了。」
二人的唇相碰。時尚書屋
然後,和美突然察覺而問;「幾點了?」
「呃……十一點半吧。」
「糟了!我必須回去了。」
和美坐起身來,用毯子掩胸.並伸手拿起沙發上的浴巾。時尚書屋
「我以為可以過夜啊。」
「過夜可不行。可以遲歸,只要回家就不會挨罵。」和美骨碌地下了床。用浴巾裹住身體。時尚書屋
「抱歉哦。」
「我不敢說奢侈的話。」大出笑說,在床上伸個懶腰。時尚書屋
和美走進浴室。時尚書屋
——她沒後悔跟大出睡覺,因她覺得那是遲早的事。時尚書屋
可是不應該是今晚,那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時尚書屋
不過——這樣也好。大出人品不錯,他並沒有懷疑和美為何突然有這種需要。時尚書屋
淋着熱花灑浴時,埋藏在她心底深處的黑色不安漸漸溶解流去了。時尚書屋
不安?為何到今天還會不安?那是好幾年前的事了,她早已忘得一乾二淨。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