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與死神戀愛》 第 6 頁


即使偶然又遇上了,也沒必要覺得不安才是。那個人與我,已經毫無關係了。我是屬於大出達朗的。對!因為他也是屬於我的!可是,和美知道,自己害怕什麼。假如那個人真的打電
作者:待考 / 頁數:(6 / 29)

即使偶然又遇上了,也沒必要覺得不安才是。時尚書屋

那個人與我,已經毫無關係了。時尚書屋
我是屬於大出達朗的。時尚書屋
對!因為他也是屬於我的!
可是,和美知道,自己害怕什麼。時尚書屋
假如那個人真的打電話來的話……
和美覺得這樣胡思亂想也沒有,幸好她的憂慮還未成為事實……
「姐姐,電話。」珠美對剛洗過澡的綾子說。時尚書屋
「我?」
「現在眼前只有大姐呀,二姐還在洗澡。」
「不必用那種迂迴的方式說話吧。」
綾子接過話筒——低血壓的綾子洗過澡,剛剛出來。仍然處于熱得頭昏腦脹的狀態。時尚書屋
現在身體只圍着一條浴巾地接電話。時尚書屋
「喂,我是綾子。」
「噢,對不起,那麼晚打攪。」
似乎在哪兒聽過的聲音。時尚書屋
「呃……」
「幸好你在家,我是內山呀。」
「內山……」
似乎在哪兒聽過的名字。她想。時尚書屋
「記得嗎?S大堂的內山昌子。」
「哦!你這樣說,我就知道啦。」
這樣說都不知道的人大概不會有吧。時尚書屋
「你知道是我,真是開心。」不像調侃的說法。「有事拜託,這才打電話給你的。明天,我有要事。時尚書屋
非請假不可,你能來嗎?」
「明天嗎——嗯,從傍晚開始的話……」
「好極啦!」內山昌子說。「那麼,五點半,請你去大堂吧。你有事的話,隨時可以離開。」
「那……有什麼特別的事嗎?」
「明天應該沒有的。」
「好的,那麼……」
「拜託啦。至于辦事處那邊,我會事先說好的。」隔了一會,內山昌子又說:「上次發生事情時,見到你鎮定的表現,我好佩服呀。真的,遇到那種場面還能鎮定處理的人,並沒幾個啊。」
「嗯……」

「所以我覺得,明天的事可以交給你了。」
「交給我……不是我一個人吧?」
「當然不是。只是明天几乎全是兼職的學生,你會做得很好的。」
「是。」
「那就拜託了。」
「謝謝……」
正要收線時,對方又說:「對了,明天你等於是領班了。晚安。」
「嚇?!」
內山昌子已經掛斷電話。時尚書屋
——領班?我?時尚書屋
綾子用愣愣的腦袋獃獃地想。時尚書屋
「沒有其他人在呀。」
不可能!不管我怎麼能幹,也不可能從剪收門票到帶位一個人擔任,因為兩千名以上的客人會在短短三十分鐘內湧進來。時尚書屋
換句話說……領班?我做領班?時尚書屋
「那太可憐了!」綾子大大聲說出來。時尚書屋
這句「可憐」的形容詞可以用在許多情形上——綾子,當領班帶一班做兼職的學生。明晚,綾子能在S大堂扮演領班的角色嗎?時尚書屋
「我真是世上最可憐的人……」她自言自語。時尚書屋
「你說誰可憐?」
夕裏子很快就洗完澡,穿著睡衣,用毛巾擦着濕漉漉的頭髮走着進來。時尚書屋
「夕裏子——你洗好啦?」
「誰的電話?可別扯上怪事啊。」
「——哎,夕裏子。」綾子說。「明天晚上,你沒事做吧?」
綾子問得若無其事似的,又不像有什麼意圖,完全不讓對方引起戒心。時尚書屋
於是夕裏子也不經意地答:「沒什麼事——幹什麼?」

不速之客

真是的!
幹嘛我非要幹這種事不可?時尚書屋
夕裏子鼓起腮子,環視無人的大堂。時尚書屋
制服稍微闊大了點,用別針別住後面,總算似點樣子了。時尚書屋
——這裡是S音樂廳的大堂。時尚書屋
其他的兼職人員全是大學生,夕裏子的任務是代替綾子,前來當領班。時尚書屋
當然,夕裏子的心情調適得也很快。將錯就錯,輕鬆愉快地幹到底吧!
綾子答應兼職費和她對半分,但她沒期待姐姐會記得那件事。時尚書屋
節目的前半部快要結束了——聽說前半部是五十分鐘,還有五分鐘左右吧?時尚書屋
這時,有個男人從正面入口處慌慌張張地跑進來。時尚書屋
上班族模樣,胖得離譜。看著臉孔,頂多三十左右。時尚書屋
「唉,遲到啦。」那人見到夕裏子的臉就咧嘴一笑。「這是——票吧。」
一看就知道啦。夕裏子攤開那張皺巴巴的票,唰地撕了一半。時尚書屋
「目前正在演奏中,請在大堂等候。」夕裏子說。時尚書屋
「呃?不。沒關係,我悄悄進去好了。」男人掏出手帕忙着擦臉。時尚書屋
他好像很會冒汗的樣子。時尚書屋
「不,前半部分馬上就結束了。這裡規定,演奏途中不能進出的。」
「別那麼絶情嘛。」男人過分親切地拍拍夕裏子的肩。時尚書屋
「不然這段空檔,你肯陪我嗎?」說完,用古怪的聲調笑了起來。時尚書屋
世上就有這種變態的怪人!
夕裏子不由覺得,只要做這種工作,就能知道世上有各種各樣的人。時尚書屋
有人拿着不同日期的票進場。也許純粹是搞錯了,卻也有人若無其事地坐下來聽完全不同的音樂會。時尚書屋
還有,椅子是依照英文字母排列,上面有數字表示,如此簡單的事,居然也有不少人搞不清楚。時尚書屋
票價很貴,位子卻不好,有人因此勃然大怒;或者因為前面一排的傢伙個子太高,看不見舞台什麼的——
總之,帶位員變成埋怨的對象,總會被客人投訴一番。時尚書屋
夕裏子不由對綾子另眼相看。時尚書屋
也許,跟容易生氣的夕裏子一比,反而是「在棉花堆裡打拳」的綾子更適合這份工作。時尚書屋
「不行,請稍等一下吧。」夕裏子重複。時尚書屋
男人露出不愉快的表情。時尚書屋
「喂,我是每個月來兩三次的常客哩。你若採取那種態度,我跟音樂廳的大人物很熟,我可以投訴你啊!」
對夕裏子來說,這是最壞的對應了。時尚書屋
「隨便。」夕裏子說。「我叫佐佐本夕裏子。投訴的時候,別搞錯名字才好。」
男人似乎被她打亂了陣腳。時尚書屋
「你……好頑固啊。你這樣做,不會受人歡迎哦。」
多管閒事!夕裏子在心裡暗罵。時尚書屋
「既然常常來,那你應該很喜歡音樂吧?」
「當然!特別是布魯格納的宗教性、貝里奧斯的狂氣、瑪拉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