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與死神戀愛》 第 7 頁


「如果喜歡音樂,就不應該在演奏途中進出,妨礙演奏者的演出才是。」男人一時語塞。然後,當他正想說什麼時,從門內傳來鼓掌聲。「完畢了,我來為你帶位。」夕裏子拉開門扉。「我自
作者:待考 / 頁數:(7 / 29)

「如果喜歡音樂,就不應該在演奏途中進出,妨礙演奏者的演出才是。」

男人一時語塞。然後,當他正想說什麼時,從門內傳來鼓掌聲。時尚書屋
「完畢了,我來為你帶位。」夕裏子拉開門扉。時尚書屋
「我自己去!」男人一臉怒氣,把特肥胖的身體擠了進去……
「休息時間,要留意一下什麼人在什麼地方啊。」綾子說。時尚書屋
「嗯——姐姐,不要緊吧?」
「我做得很好哇。」
「是嗎?真得對你重新估計。」
「那麼,我去攤位那邊看看,拜託了。」
「嗯。姐姐,你可別去買東西啊。」夕裏子喊,但綾子已混入人潮中。時尚書屋
大堂裡站滿了客人。時尚書屋
有的女士穿晚裝,也有的穿牛仔褲。有的男士穿晚禮服,也有的好像在跑步途中趕來。時尚書屋
「——啊,好好睡。」有人打着哈欠說。時尚書屋
「剛纔那首是不是鋼琴奏鳴曲?」可愛的女孩問她的男伴。時尚書屋
連夕裏子也知道,交響樂曲是不會演奏鋼琴奏鳴曲的。時尚書屋
可是,無論怎樣的人都是「客人」。時尚書屋
「對不起!」夕裏子沒察覺是喊自己的。時尚書屋
「呃——是佐佐本小姐嗎?」
「嘎?」
夕裏子嚇一跳。確實,由於她戴著名牌是她用手寫的,客人都知道她的名字。時尚書屋
「——我是佐佐本。」夕裏子仰視那名年約二十,像大學生模樣的男孩。時尚書屋
對小個子的夕裏子來說,那男孩的確高到需要「仰視」的地步。時尚書屋
「有點事想和你談一談。」男孩說。時尚書屋
「噢,我現在工作中。」
「我很明白。我可以等到散場嗎?」
夕裏子突然想到了。時尚書屋
「你是否找我姐姐有事?」
「你姐姐?」
「家姐一直在這兒做兼職的,我今晚是第1次。」
「是嗎?我就覺得你年輕了點。」
「家姐也在的。現在不知跑去哪裡——」
「不,等到散場好了。」那男孩說。「我叫木下,打攪啦。」
恰好有個拿着空酒杯的叔叔走過來。時尚書屋
「這個應該放去什麼地方?」叔叔問。時尚書屋
賣飲品的櫃檯距離很遠、難道這人是邊走邊喝的?時尚書屋

「我替你放回去好了。」夕裏子說。時尚書屋
「是嗎?多謝多謝。」
這人喝了幾杯?抑或不太懂喝酒的關係,早已滿臉通紅,雙眼朦朧了。時尚書屋
這樣一來,後半部的曲子一開始以後,大概馬上會睡着了。時尚書屋
在那期間,先前的男孩走進大音樂廳去了。時尚書屋
他叫……木下嗎?找姐姐有什麼事?時尚書屋
正當夕裏子百思不解時,鈴聲作響,客人開始回座位了。時尚書屋
「木下?」綾子說。「是誰呢?我想不是我的朋友吧。」
「若是你的朋友,他就不會跑來叫我了。」夕裏子說。時尚書屋
「不過,幸好平安結束啦。」
「對呀——夕裏子,你先出去。我要最後才離開的——原則上。」
「對啊,你是領班嘛。」
「你在取笑我嗎?」
「沒有啊。」夕裏子笑了。時尚書屋
在衣帽室,兩人換回便服。時尚書屋
其他做兼職的女孩們,早已離開了。時尚書屋
「那我先出去外面了。」夕裏子把手袋掛在肩上說。時尚書屋
「嗯,記着等我。」
「起碼請我吃晚飯才行。」夕裏子說。時尚書屋
從寫着「後台口」的門出到外面時,冷風迎面吹來。時尚書屋
那叫木下的人,會在哪裡等呢?反正都得從這裡繞到大會堂的旁邊,才能出到正門。時尚書屋
「小姐,小姐。」傳來腳步聲。「剛纔對不起。」
怎麼看都不是木下——他是那個不但遲到,又強說要進場的男人。時尚書屋
「哦……你好。」夕裏子裝着若我其事。「什麼事?」
「我在等你呀,在如此寒風中。」
「辛苦啦。」
「陪我喝杯酒,可以吧?」
夕裏子吃了一驚——這傢伙是來幹什麼的?”
「呃……我很忙。」
「可是現在有空吧?我請你吃好吃的東西吧。」
他強行勾住夕裏子的手臂。時尚書屋
「請放手!我沒興趣。」夕裏子清晰地說。時尚書屋
「但我卻對你有興趣。」
厚顏無恥的傢伙。時尚書屋
「我也有挑選的權利!」
「在這裡打工一晚有多少錢?五千?六千?如果你肯陪我一晚的話,我給你三萬元……不,五萬元才對。」
夕裏子準備給這傢伙狠狠揍一拳。時尚書屋
「喂!」又有一個聲音。時尚書屋
夕裏子瞪大眼——是國友。時尚書屋
「幹什麼?你偷聽人家講話?」那男的說。時尚書屋
「你若想調戲我的女朋友,必須作好心理準備才行。」
國友稍微拉開外套的前面,出示他收在槍套裡的手槍。時尚書屋
男人似乎在顫抖。時尚書屋
「不……開開玩笑罷了……只是開一點點玩笑……」
「趕快消失吧!」國友指了一下。時尚書屋
「是是是!」
男人以想象不到的速度拖着胖胖的身體逃之夭夭。時尚書屋
「——好舒暢。」國友一本正經地說。時尚書屋
夕裏子笑了。時尚書屋
「真是的!這個大會堂從此少掉一位客人啦。」
「那種客人不要也罷。」
「對呀。」
夕裏子和國友快速接了一下吻——可是一旦接上了就難捨難分,接了「一段時候」後……
「啊,你們好。」
聽見綾子的聲音,夕裏子嚇得趕快推開國友。時尚書屋
「我是木下紀夫。」
不知何時,木下和綾子站在夕裏子和國友之間,正在交換致意。夕裏子紅着臉,瞪着姐姐說:「事先說點什麼嘛!」

埋葬了的過去

「怎麼樣?!伸子。你還在呀。」
見到本來早應該去了學校的妹妹還在玄關穿鞋子,木下紀夫上前喊了一聲。時尚書屋
伸子不知何故吃了一驚。時尚書屋
「哥哥……今天,遲上課嗎?」
「我今天有能力測驗。高三了嘛,十點以前到校就行了。」紀夫說。「你不是遲到了嗎?」
「沒關係……我幫老師辦事。」伸子提起書包。「我走啦。」
打開玄關的門時.她推住門回頭說:「哥哥,很對不起。」
紀夫莫名其妙。「什麼意思?」他拿着擦臉毛巾望住妹妹。時尚書屋
「沒有哇——我常常說任性的話嘛。哥哥,你真好。」
「是不是想借錢?」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