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與死神戀愛》 第 8 頁


「不是啊!」伸子笑了。「那麼,我走啦!」伸子說完,衝了出去。那不是因為遲到而匆匆出門的樣子,而是從高高的懸崖跳下去的感覺。紀夫在那裡獃立了片刻——然後走進廚房,從母親的
作者:待考 / 頁數:(8 / 29)

「不是啊!」伸子笑了。「那麼,我走啦!」

伸子說完,衝了出去。時尚書屋
那不是因為遲到而匆匆出門的樣子,而是從高高的懸崖跳下去的感覺。時尚書屋
紀夫在那裡獃立了片刻——然後走進廚房,從母親的錢包裡拿了一把零錢,急急走向玄關。然後穿起拖鞋,追趕伸子後面去了……
——有古怪。時尚書屋
伸子的樣子不尋常。時尚書屋
那個說法,簡直就像永遠不能再見似的。時尚書屋
自殺——不會吧,伸子已經十六歲了。但也不是對年長兩歲的哥哥坦白的年齡。時尚書屋
最近他發現伸子悶悶不樂。可是,紀夫高三了,為考大學而忙碌,無法逐一關心妹妹的事。時尚書屋
只是——在同一部電車裡,離遠站着觀望妹妹那雙唇緊抿的側臉時,紀夫感覺到事情並不尋常……
伸子並沒有在學校所在地的車站下車。當然,紀夫也跟着。時尚書屋
伸子走進車站前的大學醫院。時尚書屋
紀夫有點緊張——伸子如此想不開……難道是懷孕了?時尚書屋
首先浮上腦際的畢竟是這個念頭。時尚書屋
可是,走進醫院後,伸子是往食堂和商店之類的方向走去。時尚書屋
然後迅速消失在其中一道門內。時尚書屋
紀夫不能進得太裡頭去,於是躲在走廊的自動販賣機後面,觀望四周。時尚書屋
那道門打開了——出來的是一名護土,快步從紀夫旁邊穿越過去。時尚書屋
紀夫赫然發現了。剛纔那個是——伸子!
肯定沒錯。伸子打扮成護主模樣,她想做些什麼?時尚書屋
紀夫連忙追在後面。時尚書屋
伸子上三樓去了——為了不讓擦身而過的護士見到,故意低下頭去,做成在想東西的樣子。時尚書屋
她想做什麼?伸子——伸手。時尚書屋
伸子停步,彷彿下定決心似的開了門,進去裡面。紀夫看看那間病房號碼——「三O三」,伸子來這裡有什麼事?時尚書屋
紀夫離遠觀望,但沒有等太久。時尚書屋
只不過一兩分鐘,不,也許更短。伸子開門出來時,一臉色蒼白,回到走廊去了。時尚書屋
紀夫本來想跟在妹妹後面。可是,他也在意伸子在那間病房中幹了什麼。時尚書屋
在遲疑期間,伸子消失了蹤影,紀夫走到病房前面去——那是六人房,其中四張床位有病人,在那些名牌中,沒有紀夫認識的名字。時尚書屋

紀夫心情沉重地在走廊上跑來跑去。幾分鐘過去了——突然,走廊騷動起來。時尚書屋
醫生和護上趕到,走進「三O三’」號病房。時尚書屋
「怎麼回事?」
「是誰關掉掣的?」
傳出上述的聲音。時尚書屋
紀夫臉都白了,害怕起來,馬上離開那個地方。時尚書屋
回到家時,感覺上才過了幾分鐘而已……
「那是四年前的事了。」木下紀夫說。「就像昨天才發生的樣子。」
國友和夕裏子交換眼神。時尚書屋
——綾子等人,正在大會堂前面的意大利餐廳吃着稍遲來的晚餐。時尚書屋
這裡吃的是意粉之類的快餐食物,卻因來了許多聽完演奏會的客人而相當熱閙。時尚書屋
「那是表示,你妹妹把什麼人的機械裝置停掉嗎?」夕裏子問。時尚書屋
「嗯。伸子弄死了一個叫野添廣吉的老人。」
野添……在哪兒聽過時名字,夕裏子想。時尚書屋
「可是,那等於是——」國友欲言又止。時尚書屋
「謀殺。」紀夫點點頭。「沒錯。不過,同一天,我妹妹從學校校舍的五樓跳樓死了。」
「啊……」綾子啞然。「她為什麼這樣做?」
「問題就在這裡。」木下紀夫說。「伸子做那種事,得到什麼好處?我只知道在醫院發生的事。何況,總不能叫死去的妹妹償還殺人之罪。」
夕裏子喝着飯後的咖啡,問道:「為何向我們提起那件事?」
「不久前,有人在大會堂死了——」
「嗯,一個叫崛江均的人。」
「他殺了什麼人,對嗎?」
「是不是室田……克彥?」夕裏子看住國友。時尚書屋
「我上大學後,斷斷續續地調查跟妹妹的死有關的事。可是,野添廣吉和伸子之間,沒有任何關連。不過——」
「啊!想起來了!夕裏子說。“那個未亡人——室田春代!姐姐的朋友和美見到她時,不是喊她『野添老師』麼?」
「是嗎?」
問綾子也是白費。時尚書屋
「是的。」木下紀夫說。「野添廣吉的女兒,就是野添春代。當時,她是伸子就讀的女子中學的教師。」
「這麼一來……究竟怎麼回事?」國友一邊記錄一邊說。時尚書屋
「野添春代不是廣吉的親生女,他是她的繼父,好象是很大的資產家。廣吉病倒入院了,雖然保住性命,卻需要那副裝置,否則不能活命。」
「那麼,廣吉死了,春代就繼承財產。」
「夕裏子,不要亂講話……」
「是真的。」木下說。「因他沒有其他家屬,春代一個人繼承了遺產。接着馬上就辭去教職了。」
國友合起記事簿。時尚書屋
「我會調查紀錄的,我們不會泄漏令妹的名字。」
「拜託了。」木下鞠躬致意。時尚書屋
「國友,那個室田克彥,不是也有許多房地產麼?」
「晤……而且,室田六十歲了,未亡人才三十八。」
「若是她為了財產而想到殺人的話……」
「殺他的是掘江。除非——是她叫掘江去殺的。」
「問題是崛江和春代之間有無關連吧。」夕裏子說。「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她真是個豈有此理的人了。」
木下彷彿鬆了一口氣的樣子。時尚書屋
「幸好來見你們——拜託,請再調查一次。為了伸子……」
「那麼說,和美可能認識你妹妹啊。」綾子說。時尚書屋

伸子……

不知何故,突然想起了她——那個叫木下伸子的女孩。時尚書屋
跟她不熟,但她很得野添老師寵愛……
當然,我也是她寵愛的。時尚書屋
而伸子死了。怎會死的?發生了什麼事?和美並不清楚。時尚書屋
不過,當時她們兩個在談的,好像是關於「掣」怎麼了的事……
在哪兒聽到的?很久以前的事了……很久、很久以前——
計程車拐彎的關係,和美覺得身體往橫跌,忽然醒了過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