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與死神戀愛》 第 9 頁


「這一帶就是了。」司機說。「根據地圖,就在這附近。」「對不起。」和美說。「待會我慢慢找好了。」「噢,一定是這間啦。」司機把車子轉到一幢高級公寓前面停下。「謝謝。」和
作者:待考 / 頁數:(9 / 29)

「這一帶就是了。」司機說。「根據地圖,就在這附近。」

「對不起。」和美說。「待會我慢慢找好了。」
「噢,一定是這間啦。」司機把車子轉到一幢高級公寓前面停下。時尚書屋
「謝謝。」
和美向親切的司機道謝一番,站在那幢公寓前面。時尚書屋
「對,是這裡了。」
跟便條上的名稱相同。和美走進大堂。時尚書屋
相當豪華的公寓,大堂也很寬敞。時尚書屋
約好晚上十時,和美望望腕錶。時尚書屋
十時差二分,好像算準了似的。時尚書屋
和美站在對講機前。那是中央保安系統,在樓下傳呼,請住戶打開中門才能進去。時尚書屋
「五O三號……」
她按了房間號碼的按鈕。時尚書屋
「是。」女性的聲音。時尚書屋
「呃,我叫安井和美。野添——不,春代老師……」
「請進來。」無感情的聲音。不是春代。時尚書屋
中門「咯勒」一聲開啟。時尚書屋
和美乘電梯直上五樓。時尚書屋
安靜得不像真的有人居住的感覺,和美覺得忐忑不安。時尚書屋
在五樓的走廊走了一會”立刻來到「五O三」的門前。沒有名牌。時尚書屋
和美按了門鈴,卻沒回音。拉一拉門,門應聲而開。時尚書屋
「打攪啦。」和美走進去。時尚書屋
剛纔明明有人回應的……室內拖鞋整整齊齊地擺在那裡。時尚書屋
燈也亮着。於是和美進到屋裡,從那道開着的門進到客廳。時尚書屋
「——老師。我是安井。」
和美試着叫道,但沒反應。時尚書屋
沒法子。和美惟有坐在沙發上,等候什麼人出來。時尚書屋
——終於來了。她本來不想再見的。時尚書屋
老師……出色的老師。時尚書屋
和美覺得體內火熱地燃燒起來——已經忘了很久的感覺。時尚書屋
跟大出睡覺,老實說,她不覺得有太大的感覺。當然,那不是大出的錯。時尚書屋
和美緩緩打量客廳內部。時尚書屋
好像沒什麼生活味道的房間。時尚書屋
春代是否真的住在這裡?時尚書屋
出其不意地,傳來「歡迎光臨」的聲音。時尚書屋
嚇得和美差點跳起來。時尚書屋
「——老師!啊,嚇死了。」和美放下撫胸的手。時尚書屋
「坐吧。」

春代穿著絲質的美麗睡袍。時尚書屋
「抱歉,嚇你一跳。剛纔我打發傭人回去了。」
春代愜意地盤腿。睡袍的裙襬分開,露出修長的白腿。時尚書屋
和美覺得心頭一下子拉緊。時尚書屋
「今晚——可以過夜嗎?」春代問。時尚書屋
「嗯……我告訴家裡說去朋友處住一晚。」
「好可愛呀,現在還是。」春代伸手輕撫和美的頭髮。時尚書屋
「老師……為什麼?」和美顫聲說。「幹嗎辭去學校的工作?」
「和美……」
「好想你啊!」和美撲向春代的懷抱。時尚書屋
四年來的空白,一轉眼消失無蹤。時尚書屋
和美覺得,自己漸漸融化在春代的擁抱中……

小孩受傷了

「再見。」珠美向朋友們揮揮手,然後走進公寓大堂。時尚書屋
從學校回來,加上是周末,腳步也輕盈起來。時尚書屋
珠美窺望了一下信箱。時尚書屋
「全是郵寄廣告信。」她埋怨。「起碼放包紙巾進來才是。」
珠美是貪心鬼。時尚書屋
將近下午三時。珠美正想乘搭電梯時……
有個女孩,坐在大堂的椅子上。時尚書屋
略瘦,臉色也不好。年約十四五歲,跟珠美差不多。時尚書屋
那少女一直盯着珠美。時尚書屋
「有事嗎?」珠美問。少女慌忙搖搖頭說:「沒什麼。」
「哦。」
她用鎖匙開了中門,走進裡頭。按了電梯的按鈕,飛快地再望大堂一眼,那少女還在看珠美。時尚書屋
珠美嘆息。時尚書屋
「哎,什麼事?快說,電梯來啦。」她隔着中門喊。時尚書屋
這時,少女站起身,向她走過來。時尚書屋
「呃……你是佐佐本小姐嗎?」少女說。「剛纔,你看那個信箱——」
「是呀,那又怎樣?」
「呃……」
說話不明確的人不理會,這是珠美的處事方式。電梯的門打開了。時尚書屋
「有事的話,寫信好了。拜拜!」她說。時尚書屋
少女吞吞吐吐地說:「我——肚子……」
「嘎?」
「肚子……好餓……」
說完,少女軟癱癱地坐倒在地。時尚書屋
珠美大吃一驚。時尚書屋
「喂——振作些!」
珠美連忙打開中門,把少女扶起來。時尚書屋
「我回來啦。」夕裏子講入玄關。「珠美,好早啊——咦?」
飯廳的桌前,有個陌生少女正在以驚人速度吃着杯麵。時尚書屋
然後,珠美一臉驚詫地在旁註視着。時尚書屋
「客人?」夕裏子問。時尚書屋
「一個普通的缺食兒童。」珠美說。「看。冷凍肉包、燒餅、蒸飯,還有杯麵。」
她讓夕裏子看吃空了的容器及包裝紙。時尚書屋
「一個人吃完全部?」夕裏子瞠目。時尚書屋
「肚子……痛。」少女按着肚子呻吟。時尚書屋
「當然啦。」珠美搖搖頭。「躺一下就會好的。」
「抱歉……我……好痛……」
「什麼?你叫‘好痛」嗎?”
「珠美!別取笑她了。你今年十五歲?」
「嗯……讀中一。」
「那就跟珠美同年了。幾天沒吃東西?」
「四天……」
「換作是我,賣身也要吃。」
「珠美!為何會來這兒?」
「我叫……神代……涼子。」
「神代涼子?還有呢?」
「雙親離婚了,神代是家母那邊的姓。我爸爸姓崛江。」
「崛江……崛江均?」
「嗯。」她點頭。「他是殺人犯——你們可以趕我出去。」
「別說傻話。佐佐本家沒有那種人。」夕裏子說。「我們也想知道你的事——肚子痛?你可以在沙發上躺一下。」
神代涼子有點害臊地說:「抱歉。爸爸死去後,我好想見到身邊的親人,但親戚把我從家裡趕了出來。」
「那種傢伙,忘掉好了。」珠美說。「下次見到的話,必定用冷水直澆!」
神代涼子笑了出來。時尚書屋
「啊……好痛……」她皺着眉頭一邊忍痛一邊笑。時尚書屋
「厲害的傢伙。」珠美吃驚。時尚書屋
「珠美,帶她去睡一會吧。我聯絡國友,叫他來一趟。」
「那麼想見愛人的面?」
「有空冷嘲熱諷的話,不如趕快去做!」夕裏子怒吼。時尚書屋
「她是你媽媽?看起來好年輕啊。」涼子問珠美。時尚書屋
夕裏子不由也想對那女孩大吼大叫……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