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明月台 第 12 頁


奏罷,又命北斗星君將死簿翻閲。查得裴既壽應在十六歲陽命該絶。未敢定罪,仰祈聖鑒施行。玉帝聞奏,怒氣未息,說道:「惡貫滿盈,罪在不赦!命天雷擊死,使其天不容,地不載。天理昭彰,警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16)

奏罷,又命北斗星君將死簿翻閲。查得裴既壽應在十六歲陽命該絶。未敢定罪,仰祈聖鑒施行。時尚書屋

玉帝聞奏,怒氣未息,說道:「惡貫滿盈,罪在不赦!命天雷擊死,使其天不容,地不載。天理昭彰,警勉人間不孝之子可耳。」三位星君又奏道:「此等異類,原非人類所比。且雷部錘忤乃天庭之物,不可褻瀆。時尚書屋
猶恐穢污神器,難返天庭。臣等鄙意,既已石中而生,莫如令其石中而死。與天誅地滅者,有何異哉?」奏罷,玉帝道:「準卿所奏。」命太白金星前去消此孽案。時尚書屋
又發旨意一道:「仰十殿閆君:待裴既壽消滅之時,將其魂魄攝至陰曹,遊遍地獄。百般刑具,俱要全施。令其受盡苦楚,然後下十九層黑暗寒冰地獄,永世不得人身。欽此欽遵。」
玉帝又問道:「裴祿榮為人如何?」大白金星奏道:「仁慈好善,陰騭無虧。」玉帝又向二斗星君道:「查裴祿榮壽限多少。」南鬥星君即將生簿一翻,奏道:「查得裴祿榮今年花甲方周,其妻甘氏今年五十六歲矣。」然後北斗星君又將死薄一看。時尚書屋
奏道:「裴祿榮壽限應在八十八歲而終﹔其妻甘氏應在八十四歲而終。」玉帝聞道:「養子無濟,六十無兒,令其夫婦各增壽一紀。欽此。」龍袍一展,各自退朝。時尚書屋
這太白金星重又駕起雲頭,來至無根山。落下雲頭,就有山神土地五方揭諦,俱來參賀,各相施禮。太白金星備說一番,囑付已罷。頑石亦點頭領會。時尚書屋
只等裴既壽到來,將他消滅無蹤,了此孽案。這且不言。時尚書屋
再說甘氏安人在後堂聽得吵嚷之聲,知道又為這逆種不良,慌忙前來一看。只見員外僵臥榻上,氣息全無。掐定人中,將薑湯灌下,即問既壽道:「爾父並無疾病,為何頃刻而亡?死的不明,所為何事?」既壽道:「他不知好歹,我說了幾句正話,倒把他喜死了。是何言哉並無別事。」

安人道:「爾每每牴觸父母,冒犯爹娘。雖無父母之情,也有養育之恩。養育之恩,勝於親生父母之恩,爾不思飲水思源,知恩報恩,悖道不仁,暴惡無窮。本非父母,竟是冤家,豈非恩將仇報,養虎傷身,竊恐天理難容。」
這安人哭哭啼啼,悲咽不已。話未說了,這既壽言不入耳,久已出去了。良久之間,聽得員外噯唷一聲道:「氣死我也。」甦醒過來。時尚書屋
只見安人坐在身旁,員外就把方纔逆種詆觸的話說了一番。他夫婦二人齊聲罵道:「崔金龍,崔金龍,先抽你的筋,後剝你的皮,也不稱我的心!害人不淺你拾了一個風雨子,死了兩個親生兒,敗了你的家,不該把個敗家子、害人精、白虎星、消耗神、冤逆種、忤逆兒偏偏來害我,白虎照命,白虎臨門。豈不是閉門家裡坐,禍從天上來!」如此不白之冤令人寒心刺骨,血淚交流,良可嘆也。時尚書屋
且說既壽把個裴員外几乎氣死,安人正在深斥之間,既壽不耐聽,早先一溜煙跑了出去,與三朋四友游嬉為事。次日,有人紛紛上門要錢者。嫖錢、賭錢、大煙錢,種種不一。眾人大聲喊叫:「裴既壽!裴既壽!」裴員外聽得外邊有人喊叫,不知何事,來到大門間。時尚書屋
問道:「你們做什麼的?」眾人說道:「問既壽要錢的。」裴員外聽了,又氣又惱。說道:「你們問他要去。那怕抽他的筋,剝他的皮,家中也不問。」
員外雖然如此說,心中還望既壽改過從善。即與安人說道:「此子越大越無知。身大膽大,在家又不能安分,不如叫他習業生意。人有一技,可以養身,乃一生之根本。時尚書屋
遠離家門,省得與這些狐群狗黨做不出好來。」次日與他三哥商議。裴三員外道:「前日有廣東金珠寶貝店的東家,姓廣,名招財,來採辦金剛鑽,店中正要一個學生。明日向他舉薦,一同到廣東,倒是一個好機會。」
二人商議明白。次日三員外一說就成。數日之間,貨物辦齊。這廣招財與裴既壽一同往廣東而去。時尚書屋
二人進店安下。這裴既壽進店之後,人地漸熟,結交風流子弟,游手好閒者,意密情投。皆是虛情假意,專工花街柳巷。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時尚書屋
把個裴既壽引誘上了嫖賭二字,恣意繼橫。數月以來,偷取金珠寶貝,做了風花雪月。東家不願意,裴既壽立腳不住,跑回家來了。把個裴四員外氣阻神傷,惱恨非常,殺不的,剮不的,莫可如何。時尚書屋
這既壽到家之後,仍不安分。夫婦二人甚為憂心,而又冀其一悟,望其一改。再與他三哥商議,取數百千貨物,到江西去做買賣。這裴三員外把貨發明,又把既壽的貨一同上船,望江西去了。時尚書屋
半月之間,船既抵岸。投招商店住下。這江西原是奢華之地。有一個勾魂大字,內有妓女數十,妝飾油頭粉面,引誘風流子弟。時尚書屋
來到院中,莫不意惹情牽,傾家敗產者。既壽來到江西,就有這些慣好幫閒,最能迎奉的,一個叫錦上花,一個田如蜜。二人陪了既壽說了些楚館秦樓,花街柳巷,煙花風月,妓女娼家,把個既壽說的心癢難搔。既壽道:「那一家的好?」二人道:「勾魂院有數十個女娃,內有天然出色、豐彩動人者四個,名叫吟風、弄月、羞花、寒玉﹔吹彈歌舞者四人,名叫念奴、莫愁、香蛾、飛燕﹔琴棋書畫者四人,名叫知音、善奕、好念、丹青。時尚書屋
其餘者粉面油頭,喬妝巧飾之類耳。明日煙花巷有孤老會,眾妓家皆到勾魂院賭賽,熱閙非凡。」既壽聽了說道:「我們明日何不去走走。」他二人道:「既然裴兄高興,小弟二人一同奉陪而去。」
說笑一番,用罷了飯,一宵晚景不題,且到明日再講。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