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明月台 第 4 頁


嘔罷之後,濁氣下降,放其無量虛屁不成人者即如此類,暢然爽快,猶覺酒病上升,臥于瑁昧涼良牀上。睡至良久,耳邊忽聽鼓樂之聲,問小麼洞外何事。小麼說道:「今日史屎殻郎迎接紡織娘成親,轎從
作者:待考 / 頁數:(4 / 16)

嘔罷之後,濁氣下降,放其無量虛屁不成人者即如此類,暢然爽快,猶覺酒病上升,臥于瑁牀上。睡至良久,耳邊忽聽鼓樂之聲,問小麼洞外何事。小麼說道:「今日史殻郎迎接紡織娘成親,轎從此過。」蝙蝠聽說紡織娘三字,心中忽然想起春間我托老鼠仁兄求親于紡織娘,幾次三番,堅執不允,何得反與史殻郎為妻,是何意也?令人可惱?作書者借蝙蝠一派胡言為引但無計策,如何是好?事不宜遲,即請老鼠仁兄,商議大事。時尚書屋

請不多時,老鼠來到洞中,與蝙蝠分賓坐下。蝙蝠說道:「春間托仁兄與紡織娘求親,堅執不從,我求親在先,何得今日屎殻郎反去迎娶?豈非有奪妻之恨,令人可惱。請仁兄想一妙計。」老鼠眉頭一皺,計上心來,說道:「你我齊集兩洞小麼,各執器械,待其喜轎到來,打退來人,將新人搶進洞房,同拜花燭,不怕不從。」
蝙蝠聽得,手舞腳蹈,說:「好計!好計!」
老鼠與蝙蝠商議明白,即聚小麼,埋伏述性洞山坡之間等候。只聽鼓樂之聲漸近,小麼吶喊而出。嚇得護從人眾抱頭鼠竄,各相逃命,將新人彩轎丟在曠野,急急跑回土穴洞,一一報與屎殻郎知道去了。這裡眾小麼蜂擁前來,將新人抬至迷性洞內。時尚書屋
有打靛婆、花蝴蝶二人將新人扶入洞房,只等蝙蝠拜堂。這新人進得洞房,哭哭啼啼,尋死覓活,打靛婆與花蝴蝶二人相勸不住,報與蝙蝠知道,蝙蝠來至洞房,深深一揖,說道:「久慕小娘子,今日得睹花容,實為萬幸。竊思小娘子乃貧家女子,夏則棲于草莽荒郊,冬則居于山岩土窟,終朝紡織,身無一縷。到我豪門,終身富貴。時尚書屋
論相貌,品格非凡,人才出眾,你也妙齡,我也青春,未嘗辱沒於你。況武彞山之威武,迷性洞之華麗,房廊屋舍般般有,洞房金驚屋貯多姣。與我做個押寨夫人,未嘗虧負於你,享榮華,受富貴,豈不樂哉?自春間求親,執意不從,何得反許屎殻郎為婦耶?我想屎殻郎,黑炭頭,推車漢,寒酸子,賤骨頭,居則路旁土穴,食則驢屎馬糞,竊為娘子不取也。若比較之,誰高誰低,豈非自輕自賤?偏叫你夫婦不成,我先要洞房花燭。時尚書屋
今日來此,有何話說?」紡織娘聽了一番議論,柳眉倒豎,杏眼圓睜,說道:「富貴不能奪其志,貧賤不能易其心。女子適一而終,既許史郎為婦,海枯石爛不移。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大膽狂徒,專敢強搶良家婦女,強占霸留,肆行不法,神人共怒,天理不容。恨不能將爾碎屍萬段,難雪我心頭之恨!我頭可斷,我志不移。」

節烈女子,金玉其聲蝙蝠聽罷,不由的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大怒道:「如此賤人,不識抬舉。」吩咐羅網蜘蛛,將紡織娘捆綁起來。蝎子將勾弔在剝皮亭上,叫蛐蟮將長鞭痛打不休。紡織娘罵聲不絶。時尚書屋
忽聽得洞外一片聲響,如山崩地裂。有小麼報進洞來,說道:「大事不好了!今有麒麟山眾獸,漫山遍野而來,不知何事。」嚇得蝙蝠魂飛天外,眾小麼屎尿直流。道言未了,人面獸等擁將進來,將蝙蝠等眾擒獲淨盡。時尚書屋
來到剝皮亭上,只見梁間高弔一個女子。問明來歷,乃屎殻郎狀內所告強搶新人紡織娘,即忙放下,然後將迷性洞一火焚燬,再將鎖押蝙蝠等眾,並紡織娘一同帶至麒麟山。數刻之間,回到麒麟山,將蝙蝠等眾在案人證跪在當台。麒麟問道:「蝙蝠,爾知罪否?」蝙蝠稟道:「犯獸不知罪犯何條?」麒麟厲聲說道:「你屢屢違禮不法,無妄無知,罪在不赦。時尚書屋
姑念小小蝙蝠,改過從新,奉公守法,釋放回山。今有屎殻郎告爾暴虐不仁,強搶良家女子。爾身該何罪?」蝙蝠叩頭道:「春間屢屢求親與紡織娘,執意不從,但犯獸求親在先。今日屎殻郎反然迎娶紡織娘,豈非奪犯獸之妻乎?並非犯獸奪其妻也。時尚書屋
謬言悖禮,誠如是耳求爵主明察。」麒麟聽罷,大怒道:「謬言悖禮,一派奸詐。」吩咐捆打。打罷,麒麟又說道:「一家女兒百家求,有允與不允之論,允者以結秦晉,任從迎娶,不允者兩無干涉。時尚書屋
求親不論先後,允則為親。若以求親在先者為親,何須一家女兒百家求也?」吩咐叫屎殻郎上來。麒麟問道:「爾之親事何時允的?」屎殻郎叩頭稟道:「在四月示親即允。有三媒六證,擇于八月十八日迎娶,不意中途遇搶,為此伏叩天恩明斷。」
稟罷,又叫紡織娘上來,問道:「爾之親事畢竟許與誰家?」紡織娘叩頭稟道:「春間有蝙蝠求親,小女子素聞蝙蝠橫行暴惡,悖逆不仁,是以堅執未允。小女子不以富貴為重,不以貧賤為辭,但取人之忠厚樸誠,為終身之望,故在四月許親于史家田舍郎也。今逢合卺之辰,不意中途被狂徒強搶,幸賴爵主天威,不致失志於人,恩同再造。叩求恩判施行,以敦倫化。時尚書屋
貞烈女子,巾幗丈夫所供是實。」麒麟聽他二人一口同音,又問蝙蝠道:「爾尚有何言?」蝙蝠叩頭如搗,說道:「犯獸該死,求爵主恩典。」麒麟又向紡織娘說道:「好一個貞烈女子!」吩咐將屎殻郎、紡織娘二人當堂開釋,各賞花紅。又吩咐屎殻郎:「將紡織娘領回家去,擇日完婚去罷。」
二人叩頭謝恩道:「幸逢爵主施恩典,明日依然拜洞房。」二人攜手同行而去。麒麟說道:「蝙蝠非禽非獸,曉諭革出,永不許入我獸部。饒爾狗命去罷!」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