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明月台 第 5 頁


再說蝙蝠,打得皮開肉綻,鮮血淋淋,心中想道:我從前何等自在,耀武揚威,不料今日淒苦倍常,狼狽不堪。如今巢穴焚燬,存身無地,有何面目再回武彞無義山。一路行來,越思越苦,越苦越悲,不覺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6)

再說蝙蝠,打得皮開肉綻,鮮血淋淋,心中想道:我從前何等自在,耀武揚威,不料今日淒苦倍常,狼狽不堪。如今巢穴焚燬,存身無地,有何面目再回武彞無義山。一路行來,越思越苦,越苦越悲,不覺落下淚來,一陣心酸,一口怨氣填胸,投于化生池內,化生之流仍歸化生池也命之亡也。豈知一魂不散,隨風縹緲,落於無根山上。時尚書屋

不知端的,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4回

現本相頑石生胎

話說無根山有一頑石,透漏瘦,五色俱備,大可賞玩,乃女蝸氏煉石補天,遺留至今,得天地之正氣,受日月之精華,由來久矣。恰巧蝙蝠一魂不散,隨風縹緲,落于頑石之上,魂氣借頑石為質,頑石借魂氣為靈,相依為命,渾然一氣。蝙蝠昏昏昧昧,如醉如痴,微覺醒來,方知死於非命。再想現世,形質全無,莫可如何,鬱鬱不舒,依然昏昏沉沉,附於石上,猶在夢寐之中。時尚書屋
此是後話不題。時尚書屋
且說江西吉安府,有一個裴員外,名字祿榮,排行第4,呼為裴四員外。所娶甘氏十三姐為妻,年將四十,子息雖產而不存,兒女全無。終朝唸佛誦經,各處焚香禮拜,家計不豐,好善樂輸。夫婦二人,依倚為命。時尚書屋
對門有個崔員外,名吉,字金龍,與裴員外異姓弟兄,情同骨肉,往來殷密。這崔員外弟兄甚多,惟他最幼,呼為十二郎,諸兄各有田產地土,皆居鄉間,務農為本。十二郎在城居焉,家計富饒,店業數處,頗稱小康。安人武氏三娘,所生兩兒三女,長子天昌,次子天茂,尚在幼年,延師課讀。時尚書屋
這崔員外樂敘天倫,優遊自適,素聽人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忽有所感,一念虔誠,要到南海進香,必由蘇杭而過,進香回來,可以盤桓數月,各處名山勝景,古寺奇峰,山川之靈秀,江海之源流,仰觀天地之大,俯察品類之盛,不枉人生在世,博覽一番,使其眼界一寬,不亦樂乎?即與安人說之此事。安人說道:「朝山進香,禮拜觀音大士,此乃正事。代妾身多備香燭,如同親到南海,以盡鄙忱。」員外道:「就在明日黃道出行。」
安人道:「員外此去,早日回家,以免妾身懸望。」又說了些家常理短,叮囑一番,然後安歇不題。時尚書屋

次日天明,員外起來,梳洗已畢,用了早膳,吩咐將行李車仗收拾齊備,帶了張興、張旺兩個家人,一個小斯進財,主僕四人,望前進發。時值艷陽天氣,海棠醉舞,薔薇香漫﹔正三月初旬光景,不覺春色滿荒郊,風吹撲鼻香。這員外一路行來,又見桃紅柳綠,令人怡情至樂,一路行程,饑餐渴飲,夜宿曉行。看看來至仁慈義渡,即長江水道,另覓船隻,員外與家人小子俱各登舟,立刻開船掛帆東下。時尚書屋
員外在艙中,眺矚左右,觀看江勢,若白練橫空,接于霄漢。山景風光,層嵐迭翠,身在船中不知船也,悠悠然若張騫上天台之所不易也。這員外主僕四人渡水登山,在路行程個月有餘,不覺船到杭州武林門、錢塘江、西湖、桃花渡,直望普陀山進發。隔海望去,山接雲霄,隱隱不楚。時尚書屋
順風順水,對山前進。過了南海,漸進漸近,鬱然叢林,如在目前。船到山崖停泊,只見山崖之上人山人海,擠擁不動,皆是往來香客,如雲集一般。此處風俗與別處不同,人人衣帽整齊,莫不善男信女者也。時尚書屋
員外船一抵崖,就有店小二前來迎接,然後主僕四人搬取行李,與店小二一同來到招商店內住下。崔員外齋戒沐浴,用過晚膳,吩咐家人備辦香燭供禮,次日天明上山進香。一宵晚景不題。時尚書屋
睡到五鼓天明,員外起來,梳洗已畢,用了點心,手執虔心香,同家人朝山進香。登慈悲崖、無畏岩、盤陀石,升階而上,則大悲亭也。香客往來,憩于亭者,此也。亭之以上,謂之靈鷲峰。時尚書屋
峰迴路轉,反覺平坦,多植紫竹,謂之紫竹林,不知幾千萬株。林中一溪清水,謂之洗心溪,溪邊兩岸,皆垂楊細柳,溪上橫一渡仙橋。通焉。凡人之善者,行之於橋,水中有紅珠隨影﹔其心惡者,行之於橋,有黑珠隨影。時尚書屋
善惡分明,立顯于此,令人寒膽。凡不忠不孝、心懷奸險之流,亦莫敢進也。行之橋上,方見殿宇高聳,煙氣貫于鬥牛。過橋前行,則步高一步,只見一道紅霞耀目,乃殿宇之牆也。時尚書屋
再行數十步,到山門。橫懸一匾,有「善哉善哉」四個大字,左右朱門環獸。山門內,居中一尊彌勒佛,口中不動念彌陀,見了燒香人,不住笑吟吟。兩邊四大金剛。時尚書屋
過了山門,再往前進,則大雄寶殿。高懸一匾,乃「誠能格天」四字。殿前居中,定子午向,擺一個大鐵香爐,謂之良心爐。大殿左右,皆有廡廊,長有數十間。時尚書屋
左邊集賢居,右邊迎賓軒,凡香客到此,少息片時,冠帶之所。這員外衣冠齊楚,然後瞻仰三寶,禮拜大士。鐘鼓齊鳴,竹蕭迭奏。果然殿宇軒昂,莊嚴威重,丈六金身,毫光現現。時尚書屋
後殿皆是無量福佛也。拜罷之後,員外回到迎賓軒。有小沙彌獻茶已罷,又來一個中年和尚,雙手捧了緣簿,見了員外,一膝而前,說道:「請員外結一個善緣。」員外接來,拈筆不知寫了多少,小和尚叩謝而去。時尚書屋
員外亦要回寓,主僕四人來到店小二家,吃了中飯,算了飯錢,上船回江西去了。此是後話不題。時尚書屋
且說江西亢旱,直至重陽下雨,一年顆粒全無,糧米失收,人民饑饉,盜賊蜂生,大小行業難安,各店買賣全無。崔員外雖有店業數處,被竊數次,連賠帶折,皆已閉歇。家中亦數次被竊,若風捲殘雲,罄盡一空。全省大荒,報官不入。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