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明月台 第 6 頁


且崔員外有數位長兄,雖有地畝,難免饑困,皆在十二郎家纏繞不休。武氏安人盼望員外,尚未回家,不知在路平安否,甚為放心不下,莫可如何。這且不言。再說崔員外,自南海進香回來,心中樂然自得
作者:待考 / 頁數:(6 / 16)

且崔員外有數位長兄,雖有地畝,難免饑困,皆在十二郎家纏繞不休。武氏安人盼望員外,尚未回家,不知在路平安否,甚為放心不下,莫可如何。這且不言。再說崔員外,自南海進香回來,心中樂然自得,再游西湖十景。時尚書屋

水色山光,風景人情,一路行來,到了蘇州。或名山勝跡,庵觀寺院,極目窮觀,盡情遊玩,盤桓半月有餘,看不盡山川靈秀,水色山光,猶覺未暢其意。聞得江西年歲大荒,自己出來半年有餘,不知家中如何光景,甚屬放心不下,不能遊山玩景,速速回家要緊。時值天清氣爽,桂馥飄香,主僕四人鼓棹揚帆,長驅北上。時尚書屋
且說蝙蝠一魂不散,落在無根山,附於頑石之上,魂氣借頑石為體,頑石借魂氣為靈,日久年深,應在乙酉一有年壬申人身日,雖有人身而無人心頑石生胎現世。一生行跡所作所為從此而始所謂天地生物不測也。再說崔員外,這日在長江征帆馳聘,正行之間,忽然陰雲密佈,雲霧滿天,頃刻雨來。眾水手急忙落蓬攏岸一灣至送子碼頭,停船偃息。時尚書屋
霎時狂風暴烈,水面傾顛。少頃之間,猛雨如注,點如拳大,黑天漫地,風雨交加。繼之以燭,崔員外在艙中默坐無言,耳中忽聽得隱隱有小兒啼哭之聲,心中忖道:此間並無二船,岸上又無村落人家,惟有無根山,人跡罕到,安得有小兒啼哭之聲?甚為詫異。良久之間,雨收雲霽,日朗風清。時尚書屋
吩咐船家不必開船,叫兩個家人上岸找尋小兒啼哭之處。兩個家人來到岸上,並無村落人家。迤邐前往,忽見高山峻嶺,二人爬山越嶺,來到山巔之上。旁有數畝平陽之地,有一個小小石泉,泉間有一塊五采光華石,分作兩半,如蛤蚌之開張,如核桃之刀剖。時尚書屋
二人正欲前往,又聽得啼哭之聲,只見五彩石分開,內臥一個赤體嬰兒,不知從何而來。二人商議道:「我在此看守,你到船上報與員外知道,速速就來。」李旺跑至船上,告訴員外如此緣故。員外聽說,甚為奇異,心中想道:昔時周文王九十九子,忽而天賜雷震子,湊成百子。時尚書屋
我老夫雖有二子,未足為多,豈非老天亦賜一子與我?往後此子,乃世之英物也。叫李旺回去,同張興把嬰兒抱來我看。李旺上得岸來,跑到山上,將話與張興說明,二人抱了嬰兒,來到船上,交付明白。員外接來一看,小兒二眼炯炯,射定員外不移。時尚書屋

細看嬰兒,天庭飽滿,地間方圓,眉清目秀,面白唇紅。喜之不勝,愛如珍寶。取名風雨子,取字天盛,排行第3。忙將舊衣包裹好了,取米糕和開水,調而餌之。時尚書屋
待到家中覓乳娘哺之,撫養成人,不枉我暮年有靠也。福耶禍耶一宵晚景不題,明日望江西出發。不知端的,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5回

崔員外家破人亡

話說崔員外,南海進香回來,聞得江西大荒大亂,不及遊玩,路由無根山,拾了一個兒子。在路行程,已非一日,這日到了江西。來到自家門首,門間並無一人。口內不言,心中自言自語道:「今日為何如此冷落,不比尋常光景?」主僕數人進得大門,將行囊檢點明白。時尚書屋
員外叫進財抱了嬰兒,來至內院。有武氏安人並小丫鬟急忙出來迎接。然後坐下,敘了寒溫,說了些在外風光勝景,聞知家鄉大荒大旱,放心不下,即速來家,免得掛念。又將路過無根山,拾了一個嬰兒,不知從何而來,說也奇怪,安人你那裡知道,員外從頭至尾細說一遍。時尚書屋
「你道奇也不奇,此間未聞有石中生子,亙古罕聞之事。我想周文王九十九子,天賜一個雷震子,湊成百子,我今日得此一子,莫非亦是天賜?故此取名風雨子,日後非等閒之輩。在路無乳,將米糕和開水調而食之。今已到家,須覓乳娘哺之,扶養成人,不枉我二老之恩也。」
員外說罷,安人接過小兒一看,卻是眉清目秀,面白唇紅。仔細一觀,說道:「眉有高低,眼有雌雄,心懷不正﹔鼻有一痣,心有點黑,其痣可治,其黑難療,且日漸而大,十六年來,盡行全黑。日後不良,立見于此。武氏安人識人冰鑒相定終身,良可畏哉。時尚書屋
況此石受天地日月之氣,凝結所感而成,懷胎日久年深,豁然生出一子,真乃奇怪,聞所未聞之事,猶恐不祥。」誠者是言說罷,員外只道此子必有大用,那裡肯信。說道:「且待將來,以觀其志。」此是後話不題。時尚書屋
安人道:「年歲荒歉,田地失收,店業連賠帶折,皆已閉歇,奴僕盡行打發﹔數字哥哥纏繞不休,勉力支持。」那知道連荒三年,把個崔員外將房廊屋舍、田畝地土亦皆毀變,罄盡一家,家計蕭條,漸漸凋零。幸天昌、天茂兩個兒子尚在攻書,頗屬聰明,勤心苦讀,少解愁煩。奈何蒼天不賜之以福,而反奪其子之何速,不意兩子相繼矢亡。時尚書屋
員外與安人疼如割心。這員外以風雨子為依倚之望,愛如珍寶,猶勝於前。而武氏安人竟有先見之明,心中忖道:得了一個風雨子,失了兩個親生兒。自從此子進門之後,未見所善,而消耗益甚。時尚書屋
心中大不樂意,鬱鬱成病,日重一日,臥牀不起。個月之間,悠然長逝,撇下三個女兒,如何是好?幸而皆已受聘,只得送與婆家。但目下老者老而小者小,如何存活?想我自己置身無地,又不能脫身他往,戀此嬰兒何益?忽然想起對門裴四員外四十無兒,莫若將風雨子過繼與他,亦得一條生路也。心中籌思,尚未明言。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