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明月台 第 7 頁


且說裴員外,家計不豐,為人古道,年雖四旬,子息全無。他夫婦二人看破世情,不以兒女為念,終朝唸佛誦經,做些小陰功善事,亦無饑寒之苦,亦無求富貴之心,安分守己。夫婦二人相依為命,以待天
作者:待考 / 頁數:(7 / 16)

且說裴員外,家計不豐,為人古道,年雖四旬,子息全無。他夫婦二人看破世情,不以兒女為念,終朝唸佛誦經,做些小陰功善事,亦無饑寒之苦,亦無求富貴之心,安分守己。夫婦二人相依為命,以待天年,無掛無慮,豈不樂哉!且說崔員外,這日來到裴員外家。二人相見坐下,說了些閒話,敘了些家常,然後說到要把風雨子過繼與裴四郎為子,自己可以脫身他往,不致受饑寒之苦,父子得生,兩全其美。時尚書屋

商議良久,裴四郎堅執不從。說道:「小弟四旬以來並無子息,不以兒女為念,不求富貴為榮,無榮無辱,以盡餘年。何必作兒女之態?莫與兒孫作馬牛也。你我弟兄,雖然異姓,情同骨肉。時尚書屋
或米糧不斷,或手頭空乏,弟當周濟未嘗不可。」一派言語,說得崔員外無可如何,坐了一回,告辭回去。心中想道:這個冤業兒作何安置?再托左鄰右舍從中善說,使小子苟延性命,亦是一個大大陰功。好善之人,何不為之?這且不言。時尚書屋
且說吉安府離城數十里,有一個安樂村,村中有一個員外,姓甘,名雨,字和風,莊農人家,良田百頃,牛馬成群,住宅樓台亭閣,後有果木園林,堪稱富饒。廣行善事,陰功不小,明中去了暗中來,家計日盛興騰。這甘員外與裴員外郎舅至親,甘氏十三娘與甘員外同胞姊妹。這甘員外年將四旬,只生一子,並無兄妹,乳名萬卷書,學名百善,作者取其百善孝為先至性最孝,廣行善事,勝於父祖。時尚書屋
觀其舉止端莊,大有根基來歷,果然天姿俊秀,一表非凡﹔才比宋玉,貌若潘安,胸富五車,文成七步。年將弱冠,尚未受室。父母欲與他締結姻盟,托媒人各處提親,紳士官宦之家,皆不如百善之意,心中遍想:世間未必有才貌雙全的女子能與我匹配者。如無才貌雙全者,終身不娶。時尚書屋
凡有提親撮合者,父母任其自擇,亦不如意,盡行回覆。父母為之憂心。老夫婦二人談論之間,說道:「明日問問我兒,畢竟要何等人家,方能結盟完娶。問個明白,免得煤人各處往返。」
次日安人來至書房,安人說道:「我兒年已長成,親事要緊。為何媒人屢屢提親,貧富數十家,皆不如我兒之意?畢竟要何等人家方稱我兒之願,只管向為母的說明,再求淑女。」問之再再,不能隱情,只得說道:「為兒的親事,不論貧窮富貴,恐世間未必有才貌雙全的女子與我匹配,故此皆不如意。若無才貌雙全者,終身不娶。」
安人聽罷,回至內堂,向員外說知。夫婦二人道:「這倒是一個難題目了,慢慢察聽罷。」如是之後,絶無撮合者一二年矣,或婚姻遲早,或紅鸞星尚未照命耶。父母為之憂疑。時尚書屋

此是後話不題。時尚書屋
巨說崔員外,被風雨子累贅,不能脫身他往。前番與裴四員外計議數次,尚未應允,如今再托舊時的鄰居,向裴員外說合此事。不覺風雨子年已六歲。未知作何安置,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6回

裴四郎無兒有子

話說崔員外因風雨子累贅,無從安放,意欲過繼與裴四郎為子,說之數次,堅執不允,如何是好?只得托親賴友,再向裴四郎說成此事方好。不覺春去秋來不自由,年少青春趕白頭。此時風雨子年已六歲,安放妥然,方可脫身。心中又想道:湖廣幾個店業,雖然閉歇,尚有許多賬目,可以討些銀錢度日。時尚書屋
不如遠走高飛,免得在親戚人家,被人恥笑。主意已決。時尚書屋
那日有數人來到裴員外家,說起崔員外困苦,只落孤身一人,撇下六歲小兒,無從託孤寄子:「前年崔兄曾經說過,意欲過繼與裴兄為子,尚未應允。況裴見並無兒女,且崔兄意欲脫身他往,顧戀此子無益。我等想裴兄,莫若將機就計,兩全其美。素知裴兄廣行善事,素積陰功,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好善樂為,莫大陰功,將來福壽綿長,夫婦齊眉,永保長生。時尚書屋
望裴兄成全善事,為百年不遇之盛舉。萬望金諾,何啻千金,以全我眾之薄面,則有榮光多矣。」裴四郎聽罷眾人一番議論,說道:「老夫年將半百,方知四十九年之非,看破世情,不以兒女為望,不求富貴為榮,安分守己,以盡餘年。何必被兒女情腸牽制耶?然托妻寄子,自古有之,如若崔兄意欲他往,何妨將此子寄放老夫處代為扶養,待一二年間,與他攻書上學,長大成人之時,崔兄滿可領回,一門完聚,亦屬兩全其善。時尚書屋
不知諸兄以為如何?」眾人聽罷,說道:「裴兄不必推辭。既然崔兄決意欲將此子過繼與裴兄為子者,則崔兄一心無掛慮,南北任往還也。」裴四郎聽到這話,想道:此事不能不允。說道:「既蒙諸兄撮合,又與崔兄交好,老夫只得遵命了。」
眾人一齊往前施禮,說了許多套話,然後告辭而去。時尚書屋
這眾人來到崔員外處,只見一間破屋,煙氣直往外噴,數步以外,只覺臭氣撲鼻。走到跟前,問屋內為何出煙,崔員外方始出來。垢面蓬頭,不衣不履。見了眾人說道:「小兒出花,尚未走漿貫膿,沒有牛屎,拿些驢屎馬糞燻燻他,不免臭了諸位兄台,有罪!有罪。」
然後眾人將裴員外應許之事說了一遍。崔員外連忙謝了眾人,說道:「且待出罷了花,再勞諸位一同送去。」復又頓足道:「天生冤逆兒,今日方知引愧入家門。傾家並敗產,偏偏要出花。時尚書屋
不盡苦哀哉!」言罷,眾人各自相別而去。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