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明月台 第 8 頁


再說甘員外夫婦二人,想兒子年已十四五,尚未作親,屢屢提媒,皆不如百善之意﹔每有官宦家,願結姻盟者,任其自擇,猶不足取。那裡有許多才貌的女子與他匹配者?父母為之憂心,暗中又叫媒婆各處
作者:待考 / 頁數:(8 / 16)

再說甘員外夫婦二人,想兒子年已十四五,尚未作親,屢屢提媒,皆不如百善之意﹔每有官宦家,願結姻盟者,任其自擇,猶不足取。那裡有許多才貌的女子與他匹配者?父母為之憂心,暗中又叫媒婆各處察聽,總要如兒子的意才好。那日有兩個媒婆,一個叫賈奉承,一個叫許恭敬,來到甘員外家。直至內堂,見了安人,說道:「張員外,李翰林家有二位千金,天姿國色,絶世佳人,才堪詠絮,貌若傾城,真乃神仙中之美麗者。時尚書屋

這兩家親事,天下無雙,不可錯過。不知安人意下如何?」安人聽說,心中到也如意。又恐兒子不如意,就對媒婆說道:「且等員外家來商議,改日回信罷。」打發媒婆去了不題。時尚書屋
再說裴四郎有一個胞兄,老三,自幼在湖廣生理,甚為得意,置了田產房舍,娶了家室,有大船數隻,販賣貨物,常往江西。知道四兄弟夫婦二人並無兒女,且江西大荒大亂,不能久居,不如接到湖廣,到也安逸,不失親親之誼。那日,裴三郎裝載一船貨物,來到江西。先到裴四郎家,說道:「此處荒亂,不能久住,要接你夫婦二人避亂湖廣,免受驚慌。時尚書屋
待貨物賣完,一同回去。」裴四郎正在為難之際,聽他三哥一說,正合心意。二人商議明白。數日之間,貨物賣完,裴三郎接了他夫婦二人,上船望湖廣去了。時尚書屋
裴四郎到了湖廣,乃魚米之鄉,比江西風俗高尚,心中樂然。過了十餘日,又想起前番崔兄欲將兒子過繼與他,五次三番,堅執不允,又託人說之再再,不得不允。每見人家有兒的,待父母未見所善,有兒不如無兒之樂。看破世情,不以兒女為念。時尚書屋
幸得遠離江西,不能送來,落得安然自在,到也罷了。時屆春光晝永,不覺倦態迷離,磕睡沉沉,已入夢鄉。自覺步出庭院,耳邊忽聽呼呼呼風響,只見空中跳下一隻白虎,火眼金睛,尾巴倒豎,見了四員外,如貓捕鼠。跑之不及,被虎咬住脖頸,不能得脫,自知性命休矣。時尚書屋
正在魄散魂消,顫慄不已,大喊大叫,忽然醒來,不覺一場惡夢,嚇了一身冷汗,心中猶覺亂跳,不知吉凶禍福,尚在疑猜。這且不言。時尚書屋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再說崔員外,等兒子出罷了花,打點要將兒子送去。誰知裴四郎被他哥哥接了湖廣去了,已去數日。心中想道:我正要到湖廣討賬,二來將此子帶去,千里迢迢,交付裴兄,則此子得了安身,我也一身輕快,無所掛慮,再作良圖。時尚書屋

崔員外想定主意,次日叫了船,帶了兒子,一同上船往湖廣而去。在路行程,已非一日。那日來到湖廣,投飯店住下,然後打聽裴四郎的下落。眾人皆不知道。時尚書屋
內中有一人說道:「前日聽得人說裴三員外到江西接他兄弟,莫非就是裴四郎麼?裴三員外在青龍橋邊居住,到那裡一問便知。」崔員外與眾人拱手而別,回到飯店,領了風雨子,問到青龍橋。裴三員外家有人傳進話去。裴三員外弟兄二人出來招接。時尚書屋
行至客屋,分賓坐下,各傾鄉曲。然後叫風雨子過來,與二位員外叩頭,侍立一邊。裴三員外有三隻船,內有一隻慣走江西,船上無人照應,自己不能脫身,就向崔員外說道:「既然崔兄湖廣有賬,我船上無人照應,就在我船上照應,又不耽誤討賬,兩全其美。且與舍弟莫逆相好,異姓弟兄,如同手足,毫無別意。」
崔員外躬身謝過。留了飯,就在裴三郎家住下。裴四郎吩咐,叫人到飯店將行囊搬來,領了風雨子,往白虎村去了。行走之間,心中暗想道:昨日做了一場惡夢,今日崔金龍偏偏送個兒子來,莫非白虎照命、白虎臨門,預兆莫非應在此兒身上?豈非先有養虎傷身,不祥之兆?說與安人知道。時尚書屋
安人聽說道:「陰陽怕懵懂,未必如此。且看他志向再作道理。」裴四郎與他取名既壽。受命于天既壽永昌這且按下不題。時尚書屋
此時春光明媚,花柳動人。正是花朝撲蝶,游女如雲。這日清晨,有幾個窗友前來,邀甘百善到文昌閣會文。百善來至後堂,稟過了父母,與窗友一路之上說說笑笑出了城。時尚書屋
看見碧桃紅杏,極目芬菲﹔芳草王孫,游春士女,看不盡春光富貴。不覺大寬眼界,令人怡情至樂。眾人來到文昌閣,會罷了文,各自回家。甘百善吃罷午飯,來到書房,只覺倦眼迷迷,隱幾而寐,鼻息悠悠,公然入夢。時尚書屋
不知端的,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7回

萬卷書魂遊幻境

話說甘員外之子萬卷書,自文昌閣會文回來,用膳已罷,來到書房,只覺倦態迷離,悠然入夢。一魂出竅,自覺體態身輕,任意而往,身則隨之出了書房,步至庭院。有灌水澆花者,有灑掃庭院者,有傳事出入者,絡繹不斷。多人置若罔聞,皆不睬不理。時尚書屋
行至大門間,有家人小子數輩,亦屬不恭不睬。心中想道:今日文昌閣會文。想到其間,身已在文昌閣了。見了眾人,彼此亦皆不睬。時尚書屋
前後遊玩一番,來到丹桂樓上。萬軸牙籤,偶取一卷翻來一看,有一句道:「書中有女顏如玉」,不免觸動機關,又萌痴念道:「世間未必有才貌雙全的女子。雖有冰人撮合者,富貴貧窮數十餘家,有才無貌,有貌無才,不能與我匹配,盡行回覆。將來終身大事,如何是好?」自言自語,出了文昌閣。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