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明月台 第 9 頁


信步前行,滿眼春光,郊外青青,不辨東西南北,看不盡春光富貴。亦不知走了多少路途,來到一個赤繩村。忽然遠遠望見村莊,或顯或隱,似乎白壁粉牆,高接雲霄﹔牆外桃柳成林,紅綠如霞。再往前行
作者:待考 / 頁數:(9 / 16)

信步前行,滿眼春光,郊外青青,不辨東西南北,看不盡春光富貴。亦不知走了多少路途,來到一個赤繩村。忽然遠遠望見村莊,或顯或隱,似乎白壁粉牆,高接雲霄﹔牆外桃柳成林,紅綠如霞。再往前行,尚隔裡許,則綠樹陰濃,兩邊栽植成行,中間平坦大道。時尚書屋

正行之間,日色不侵,春風徐徐。來至莊前,一溪橫焉。溪之兩岸皆是垂楊細柳,所謂溪柳自搖沙水清。溪上橫環白石小橋,名之系足橋通焉,只見門設六扇,雖設常關。時尚書屋
朱門赤赤,環獸金金﹔碧瓦琉璃,吞脊吻獸。不知是何廟宇,亦不知官宦的房舍,亦不知誰家宅院,深為疑猜,且寂無人跡可問。及到門前,高懸豎匾,乃「月老仙府」四個大字。心中喜道:月下老人乃主人間之姻緣,有赤繩繫足之說。時尚書屋
再看兩邊,左右對聯道:「願天下才子佳人,都成夫婦﹔恨世間冤家逆種,方為父子。」看罷,心中沉吟道:不料月老府就在這裡。我既到此間,想月老必有才貌雙全的女子與我撮合,則終身大事有成,但不能與月老當面一見,問問姻緣有分否,如若無有姻緣之分,我甘百善亦不痴心妄想。但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不孝之名,最關重大。時尚書屋
或有提媒者,難論才貌,擇其善者而訂之,不必痴心妄想,再累不孝之名于世也。正在胡思亂想,又行了數十步,只見東邊有一雙扉未闔,上有一匾,「長春苑」三字在焉,知其必是花園。門外又無僮僕,不免進去一觀。進得園來,瓊樓飛閣,曲逕通幽,竹景風聲,奇花異蕊﹔春風徐徐,香氣襲人。時尚書屋
迤邐前進,過了木香棚、荼縻架,由東而西,則太湖石矻立在前。假山背後,一帶迴廊以北,則荷花池畔,池中築起一堤,曲曲灣灣。堤之兩邊,一派屯字欄杆,盤旋行之。半堤中有六角亭。時尚書屋
行遍欄杆,由東而西,又一庭院,怪石蒼松,名花簇錦﹔中間甬道,白石砌徑。儼然一大殿居焉。上懸大匾,乃「善惡姻緣」四個大金字。丹墀上,周圍玉石欄杆。時尚書屋
殿前左右兩邊,粉壁高牆,各開月洞門。東有一匾,乃「士女英才」﹔西有一匾,「國色天姿」。凡天下女子,總要經月老仙府一過,然後注名定婚,全憑月下老人主裁,以定人間姻緣夫婦。時尚書屋

這甘百善信步遊玩,進得月洞門來。百花燦漫,萬紫千紅,一帶綠窗,皆女子所居之處。只聽得琴韻幽揚,書聲婉轉。甘百善聽得人聲,不敢前進,潛身于假山石畔花叢之中。時尚書屋
窺見有一女子,淺妝淡飾,風彩動人,年可十三四歲,手執一簿,口中念道:「昨日燈花結蕊,今朝喜氣盈門。佳人才子配良姻,永效于飛有定。」正念之間,行至綠宙間,進去說道:「今日月下老人坐大殿,注名姓,檢點姻緣簿。各女子妝飾整齊,上殿聽點,不可有誤。」
甘百善聽了,心中想道:我甘百善之姻緣,不知匹配誰家女子。且聽點名,如何發落。悄然出了洞門,伏于牡丹花下。幸牡丹茂盛,不見行藏。時尚書屋
頃刻之間,大殿上鐘鼓齊鳴,笙蕭迭奏,吆喝之聲,交雜一時。升堂已畢,大殿居中坐一位老者,峨冠博帶,白髮童顏。侍從多人,各抱薄子,身傍有一人掌簿報名。只見眾女子如花團簇錦一般,立於丹埠之上。時尚書屋
聽得一一點名,點到一個女子,宮妝艷服,比眾不同。老者欠身說道:「百花宮主,乃龍宮仙體,應與幾間甘百善有姻緣之分。且此子原有根基來歷,顯親揚名,大富大貴,文苑中之亞魁也。」說罷,宮主襝衽再拜而起。時尚書屋
這甘百善在牡丹叢中聽得清清楚楚,想道:待宮主出殿,可以迎面飽看怎樣的美貌。這宮主從容緩步,環珮叮噹,悠悠然進月洞而去。果然仙女臨凡,嫦娥再世,非塵寰中之可比也。這甘百善心癢難搔,猶如麥糠裡睡覺,不知那裡滋撓。時尚書屋
堂上點名已罷,正要退堂,忽聽殿上說道:「為何有一陣生人氣?必有俗人在此竊看。吩咐手下人,各處搜尋,拿來見我。」眾人各自分頭去了。甘百善聽說,嚇的慄慄打戰,連牡丹晃的亂動。時尚書屋
眾人見了,來到牡丹叢中,見一個白麵書生,實時扭住,上殿稟報。老者笑容可掬,問道:「你這書生,為何來到此間?姓甚名誰,一一稟來。」甘百善俯伏叩首,說道:「小生乃吉安府安樂村姓甘,名百善,幻游泮水,身入黌門。今日文昌閣會文回來,信步前行,不覺誤造仙府,冒犯慈顏。時尚書屋
伏乞施恩,釋放回家,侍奉雙親,以全子職。」享罷,老者說道:「爾本有仙基,方纔檢點姻緣,有爾之名,應與龍宮百花宮主有姻緣之分。爾賦性至孝,感動天庭,天賜良緣,一定無移舊後大富大貴,鰲頭之亞魁也,可喜可賀。老夫今日慚無禮賀。」
袖中取出一股釵釧。非金非玉,非石非寶,不知何名,遞與甘百善道:「聊此為贈,日後自有應驗。」百善重又伏首叩謝。命仙童將百善送出莊去。時尚書屋
行至荼縻架下,不覺一絆跌倒,醒來乃是南柯一夢。想起月下老人贈一股釵釧,伸手一摸,尚在袖中,如獲珍寶,佩之於身,不知如何應驗。此是後話不題。且說甘員外,聞知崔金龍家破人亡,要將風雨子過繼與裴祿榮為子,如今又搬往湖廣,多年不通信音,不如叫兒子百善往湖廣走一遭,瞧瞧姑母,未嘗不可。時尚書屋
未知去與不去,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8回

甘百善巧遇良緣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