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施公案 第 2 頁


且說施公退堂,書房坐下,心中想:「昨日夢得奇怪:黃雀、小豬,我即以九黃、七豬為凶人之名,出票差人。無憑無據,真難察訪。不得巳,兩次當堂責打差役,倘不能獲住,去官罷職,甚屬小事;怨聲
作者:待考 / 頁數:(2 / 586)

且說施公退堂,書房坐下,心中想:「昨日夢得奇怪:黃雀、小豬,我即以九黃、七豬為凶人之名,出票差人。無憑無據,真難察訪。不得巳,兩次當堂責打差役,倘不能獲住,去官罷職,甚屬小事;怨聲載道,而遺臭萬年。」前思後想,忽然靈心一動,轉又歡悅,如此這般方好。時尚書屋

隨叫施安說道:「我要私訪。」施安聽得,不由嚇了一跳、口稱:「老爺,如要私訪,想當初扮做老道,熊宅私訪,危及性命,幸虧內裡有人護救。而今再去,內外人役,誰不認得?」施公一聽,說:「不必多言,你快去就把你穿的破爛衣服取來,待我換上。」施安不敢違拗,只得答應。時尚書屋
出書房到自己屋內,將破爛衣服搬出,送至老爺房內。時尚書屋
且說施公將衣換上,拿幾百錢,帶在身上,以為盤費之用。時尚書屋
施公自到任後,沒有家眷,只跟來施安等二人,衙內並無多人,還有兩名廚子。施公吩咐晚飯用畢,趁着天黑,好出衙門,以便辦事。吩咐施安小心看守,施安答應,隨將主人悄悄送出,又對看門皂隷說道:「老爺今日出去私訪,不許高聲,快快開門。」施公步出,一溜一點而去。時尚書屋
施公正走中間,只見茶坊之內,一些人在燈下坐著吃茶。時尚書屋
正往裡面鑽,走堂的見衣服破爛,不象個吃茶的客人,就出言不遜。施公一聽,心下不悅,後又嘆息:既然私訪,計較什麼話?只作不聞。叫:「走堂的,快拿茶來,要用香片,快些泡來。無論什麼點心,只管拿來,吃完照數給你門銀錢。」
走堂的聞言,就不敢輕慢了。隨即送上茶來,並各式點心。施公坐著吃茶,側耳聽那些人言言語語。內中一人道:「你們這縣內,老爺清正。時尚書屋
自到任來,諸事廉敏,體恤民情,一方福星,真可謂青天!」眾人說完,大家走散。施公一見,欠身將茶錢會清出店。夜晚路上人稀,忽然烏雲密佈,狂風大起,細雨紛紛,甚為焦急,又覺身疼,忽然想起:「我何不到城隍廟裡去避雨投宿?」隨即邁步前行,一溜一點來至廟前。瞧一瞧四顧無人,廟門堅閉。時尚書屋

那雨密密而下,沉吟嘆氣,沒奈何且在山門之下容身。可喜雨止雲散,一輪月光,地濕難行。鼓樓已交三更,只覺身上寒冷,實在滿目淒涼。賢臣只為民情,絶無反悔之處,只知為官與民除害,誠謂事君能致身,快樂而無怨。時尚書屋
只愁胡宅人命,如何訪出真犯,如何結案?耳內忽聽交五鼓,堪堪黎明,一夜未眠,漸至天亮。見有往來行人,連忙起身,出了台階,一溜一點,向街坊上走。把這頂破帽子按了個齊眉,縱然撞着熟人,把頭一低而過,留神細訪那土豪惡棍,以及那殺人兇犯。時尚書屋
堪堪時交巳刻,肚內饑餓。見有個飯店,正進去吃飯,邁步前走。那知掌柜的一見施公相似乞丐,渾身破綻,面目漆黑,一聲大喝,叫:「那窮人不要進來!」施公一聽,即住腳步,帶笑回答,叫道:「掌柜的,不必口出惡言,我是照顧你的,並非討飯之人。我如今會過了錢,然後吃飯何如?」說罷將錢取出交于柜上。時尚書屋
於是才端東西來。施公一邊吃,一邊暗嘆,正嘆世情之薄,往外觀看,見一個半老婦人,走到店前,又哭又喊。時尚書屋
年紀約三十餘歲,披頭散髮,臉上青紫。懷抱小兒,兩眼流淚,口內數數落落道:「奴家現有千般怨恨,這段冤枉,活活屈死人了!欲去告狀,偏偏的縣主又病,衙門人攔住。我這屈情,挨到幾時申冤?聽說縣老爺官清似水,誰知竟不坐堂了。未知病系真假。時尚書屋
若是假病躲懶,有負皇恩,不理民詞,枉為民之父母!明早我且去告,擊鼓鳴冤,如再不准我告,我就一頭撞死!」
說完,又哭又罵。後面圍繞許多人看。施公聽見,暗說道!「好叫人不解!一個婦人,竟敢毀罵官府。但不知所為何情?待我出店跟他去,自得其詳。」
且說訪拿九黃、七豬二役,回到家中,吃酒商量,九黃、七豬的事情,竟無法訪緝。子仁說:「英兄,咱二人日期都忘了。你我歇一夜,明日假裝乞丐,再于城裡關外,日夜巡訪。不怕為難事,只怕不專心。」
公然聞言,點頭道:「既辦公事,要自己竭力。」二人酒飯都巳吃完,安息一宿。次早起來,即忙改扮停當,同出門去,要訪九黃、七豬的消息。子仁說:「今日乃是七月十五日,往年江都縣裡,關外觀音院寺,我見辦會的不少。時尚書屋
我二人現未訪着囚犯,何不到此關外蓮花院廟中走走?」英公然答應:「使得。」二人一同邁步,直向廟而來。時尚書屋
登時到了門首,看一看清門淨戶,並不辦會。二人立了一回,見廟中角門內,走出兩個小沙彌來。留心細看,但見:大的約有十五六歲;小些的有十一二歲,個個生得唇紅齒白,即如小女孩一樣。一個手拿掃帚,一個手拿斗箕,嬉嬉笑笑,走至山門以外。時尚書屋
二差看見,忙忙讓開。兩個小和尚抬頭看見二人,身上襤樓,點頭嘆惜道:「你等可來不着了!往年間,我們院裡,必做盂蘭盆會,二位窮大哥,要吃點個齋飯,是容易的。今年不能了,我們廟內來些人,倒象閙喪的,因此不辦了。」大的說:「你哥兒們既來,也無空回之理。時尚書屋
如肯替我們打掃打掃,我自然與你飯吃。」二差聽說,一個來接掃帚,一個來接斗箕,一面掃地,一面同小沙彌講話,問道:「二位小師父,幾時做和尚的?師父叫何名字呢?」二人答道:「我本是良家子弟,因自小多病,無奈做了和尚,起早至晚,燒香、掃地、唸經。我師父真厲害,他的法號,人稱“九黃僧人」。小和尚說的無心之話,兩公差聞言,不由心內一動。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