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施公案 第 5 頁


我等高山嘯聚,官兵無可奈何!」凶僧一聽,心中大喜道:「眾位言之有理。你們在此,我到前面,見他有何言語。若是禮貌恭敬,我就應允;倘是自誇上差,即便把他殺了。」說罷站起,凶僧歪歪斜斜出
作者:待考 / 頁數:(5 / 586)

我等高山嘯聚,官兵無可奈何!」凶僧一聽,心中大喜道:「眾位言之有理。你們在此,我到前面,見他有何言語。若是禮貌恭敬,我就應允;倘是自誇上差,即便把他殺了。」說罷站起,凶僧歪歪斜斜出來,狂言大話:「何人請我唸經?九老爺不受錢的。」

王仁看見九黃凶惡,暗道:「倒應了他二人之話,自應小心。」便問小僧:「這就是你當家的師父麼?」小僧說:「正是。」王仁惱在心內,忙移步至凶僧面前。見九黃閉目闔眼,酒氣噴人。時尚書屋
王仁心中靈明,走至九黃身旁,帶笑道:「大師父好呵!」九黃雖醉,心裡明白,聽公差問好,把醉眼一睜,答道:「我好!你好麼?」王仁肚裡罵:「好個撒野的賊禿,令人可惱!」又暗想:「且住!我來求他,少不得下些氣兒。」無奈何,答道:「承重九老爺一問,何以克當。」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3回

 公差請凶僧 守府助賢臣

且說凶僧斜着兩眼,說:「你就是縣衙裡公差麼?」王仁答道:「我就是。特奉縣主之命,來請九老爺法駕,進衙去辦吉祥道場。故此小的方到寶剎驚動。」凶僧聽說,心中不悅,叫聲:「朋友,你可了不得了!你瞧不起人。時尚書屋
我銀錢多有,也不等唸經的錢用。你自己去說與你老爺,我不去的。」王仁聽了,心中着忙:不去如何是好,不如再與他些軟話,再看如何。時尚書屋
忽聽凶僧復又冷笑道:「豈有此理!江都縣界內,除九老爺一人,難道眾和尚都死完了?莫說施不全請我不去,不是九老爺說句大話,就是萬歲爺宣我,我不去,也是平常的事情。」王仁一聽,即忙帶笑,打了一躬,叫聲:「九老爺!不要生氣!你老人家不去,小的該倒運了。如何回覆縣主之命?九老爺若不發點善心,小的回去,縣主要將我活活打死了!九老爺是佛門弟子,無處不行慈悲,那不是行好麼?我的九老爺,只可憐我王仁當差役的苦處,千萬相求,開一綫之路,求九老爺的法駕一行,我小的就得有命了。」凶僧坐在椅子上,正在生氣,耳內只聽得九老爺長,九老爺短,說了多少趨奉之好話,方見凶僧一笑,罵道:「鬼嘴的猴兒頭!嘔得你九老爺也沒有法兒了。時尚書屋
也罷!你九老爺如不憐你,這就苦了你。」王仁一聽凶僧應允,喜不自勝,就連連打躬道:「真是救命了!謝過九老爺,少不得勞法駕起身。小的還有個夥計,先請觀音庵的那一位七珠尼僧,進縣共辦道場,已經去了。咱們趕上,一同進縣,縣主一見齊到,豈不甚好!」凶僧聽得明白,心中大悅,肚內暗想:「我當只請我一人,誰知還有七珠妹妹。時尚書屋
如知請他,我早應允,大膽去也何妨?施不全若是誠心請我,沒有什麼歹意,大家平安。」心方想罷,說:「上差少等就去。」步入禪堂,往後而行。眾寇笑臉相迎,問明原由,俱各敬酒已畢。時尚書屋

凶僧進房,換上美色衣服,暗帶防身兵器,辭別眾寇,往外而走,叫道:「上差!你我同走。」王仁答應,出廟進城。時尚書屋
且說施公暗自忖度擒九黃、七珠之計。差役進來跪說:「本城守府振大老爺衙前下馬。祈老爺定奪。」施公一聽,坐下襬手,說:「知道了。」
賢臣忙出公座,下了大堂迎接。二位老爺,手輓手,說著滿洲語。施公問守府:「阿哥好麼?」振公回答:「好!」施公見堂上人多,不便言講心事,吩咐:「爾等不必散去,本縣與振老爺講話,回來辦事。」眾役答應伺候。時尚書屋
且說施公與守府進二堂坐下。長隨獻茶已畢。施公見左右無人,說道:「今日特請駕臨,煩鼎力相幫。只因幾件人命盜案。時尚書屋
今日凶僧、淫尼,與眾寇作了許多人命案件未結。現發差請九黃、七珠到縣,假說作吉祥道場為由,拿他二人。除非如此這般,求老兄相幫,大事可定。」守府一聽,答道:「自當協力捉拿。時尚書屋
小弟暫且告辭回衙,好暗派兵馬,早作預備。」施公送出守府而去。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4回
 水獺無知公堂告狀 商人大意錢鋪昧銀
且說施公升座,忽見一物,自公案下爬出,站起望施公拱爪,口中亂叫。眾役一見,上前就要趕打。施公見此物來得奇怪,喝住衙役不要打。細看原來是一個白水獺。時尚書屋
施公口內稱奇:莫非此物也來告狀?想罷,高聲大呼:「白水獺,你果有冤屈,點點頭兒。引着公差,去拿惡人。不聽我話,要來胡閙,立即將筋打斷!」施公言罷,往下觀看。眾役也為留神。時尚書屋
見水獺拱爪點頭。這是怨鬼跟隨,附着畜類身形,橫骨揸腹,不能言語,口中亂叫,內帶悲音。故此施公說:「大為怪事!」就知其中必有冤情,伸手抽籤,叫值日公差:「你們領簽,快跟這水獺去。不許趕打,任着他走,或是見什麼形跡,立刻鎖拿,帶進衙門。時尚書屋
如有徇私粗心之處,經本縣查出處死!」青衣答應,上來接簽,至水獺前叫道:「領我快走。」公差言猶未了,倒也奇怪,那物爬起來,往堂下就走。公差跟定白水獺出衙而去。時尚書屋
施公又驚又喜:驚的有頭無尾,最難明斷;喜的畜類竟通人性。堂上那些三班六房,人人稱奇。抬頭隻見門外闖進兩個人來,扭在一處,你嚷他扯,扯得這個臉上青紫,那個衣服撕破衣衿。個個布衣,容貌平常,年紀不過四十上下,來到公堂,一同跪下,滿口亂嚷。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