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施公案 第 6 頁


施公喝住:「你等無知,既來告狀,何用吵嚷?慢慢說來,再若吵嚷,本縣立刻用刑!」二人聞言,不敢高聲,這個口稱:「老爺,小人姓朱,名有信,祖居江都人氏。自幼攻書,也知義禮。我現在小本貿
作者:待考 / 頁數:(6 / 586)

施公喝住:「你等無知,既來告狀,何用吵嚷?慢慢說來,再若吵嚷,本縣立刻用刑!」二人聞言,不敢高聲,這個口稱:「老爺,小人姓朱,名有信,祖居江都人氏。自幼攻書,也知義禮。我現在小本貿易度日。只因前赴碼頭起貨,路過錢鋪,換銀九兩八錢,整整四塊。時尚書屋

掌柜的用秤子秤了。適有小的母舅經過,慌忙放下銀子,去迎母舅。相敘罷時,再來取銀,他不承認。昧銀拐賴,因此告狀。時尚書屋
求老爺判明。」訴罷,叩頭碰地。施公問那一人:「你開錢鋪的麼?」那人見問,叩頭稟道:「小人姓劉名永。本系徐州人氏,帶領家口,來此江都,錢鋪生理,開了已十餘年,老少無欺。時尚書屋
朱有信來,並未見他銀子麼樣兒的,明明訛詐,撕破我衣衫。旁人來勸,破口大罵,左右問我要銀四塊,九兩八錢銀子。小的往前並沒會過,不知他是那裡人氏,叩求老爺公斷。若不與民人作主,只恐逞了刁詐之心思了。」
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5回

 縣主判斷曲直 民婦言講道理

話說劉永訴罷叩首,屈得他二目垂淚。施公一聽,沉吟良久:想這江都民刁,頗能撒賴。此事無憑無據,怎得問明?再三躊躇,主意拿定,帶笑叫聲:「朱有信,本縣問你:世界上銀錢最為要緊,你自不小心,失落銀兩,先有罪過,還來告狀?」
那人氣得滿口大叫。施公故意動怒,喝了:「下去,少時再問!」
朱有信諾諾而退。施公叫聲:「劉永,本縣問你,果真沒有見他的銀子麼?」劉永說:「小人實未見朱有信的銀子。如若昧心,豈無個天理?」施公說:「你既沒有見他銀子,也就罷了。本縣如今吩咐你,你如不遵,立刻重處。」

施公說:「你近前來聽著。」劉永站起,走至公案旁邊,方要下跪,施公搖手,他即站在一旁。施公提起硃筆,說:「劉永伸手過來!」劉永手伸在公案,施公寫了「銀子」二字,把筆放下,帶笑吩咐說:「劉永聽真:你去面向外,跪在月台之下,不許東張西望,只看著手中『銀子』二字。如若擦去一點,立刻叫你將銀賠出,還要重責!」劉永答應,不敢不遵,心中含怒,走至月台跪下,只看著手中「銀子」二字。時尚書屋
施公又叫衙役上前來,附耳低言:如此這般,快去快來。時尚書屋
衙役答應出衙去後,施公又見打角門進來一個婦人,頭上披髮,面上青腫,腳步慌亂,年紀約有五旬,喊叫冤枉。他口稱:「青天救命!」氣的瘋瘋顛顛,跑至案桌前跪下,數數落落,悲聲淒慘。施公叫聲:「那婦人有什麼冤情,款款訴來,本縣與你公斷。」那婦人見問停悲,口尊:「老爺,小婦人告夫主萬惡!」施公一聽,大怒道:「放刁胡言!自古至今,妻告夫者,先有罪的;律有明條,難以容恕。時尚書屋
你快把夫主的惡跡,你所告夫的情由說來,我立刻拿來對詞。」那婦人口稱:「老爺!小婦人丈夫,名董六,嫖賭不規。求老爺差人拿來,當堂對訊,就知小婦人的冤枉。」施公聽罷,說道:「既然如此,你下去等候。」
那婦人答應,下堂伺候。施公即出簽去拿董六,不在話下。時尚書屋
片時,但見先所差去青衣,把錢鋪劉永之妻,帶上公堂跪下。施公見那婦人,雅淡不俗。就說:「你丈夫欠下官銀數兩,他叫把你傳來,交還此款。或有或無,快快說來!」婦人見問,口稱:「老爺言之差矣!凡事自有家主,小婦人的丈夫,該下官錢,理宜追究他還。時尚書屋
小婦人難道自有銀償還麼?小婦人清白良家,閨閣女子,傳我前來,什麼緣故?拋頭露面,進縣見官見吏,豈不令人笑談?知道的,言是丈夫連累了妻子;不知道的,說我敗壞閨閣。只恐良家鄰右,人言不遜。老爺本是一縣之主,為民父母,作官不正,甚是糊塗,枉受皇家爵祿之封。」
施公聽民婦言之有理,心中倒覺歡悅,並不動怒。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6回

 施公審銀子 斷姜酒爛肺

且說施公含笑說道:「那婦人休得亂道。俗言為臣要忠,為子要孝,官清吏肅,上有法律,朝廷定例。公堂放刁,雖雲不斬無罪之人,你且休要亂嚷。凡事自有神鑒,你今略待片時,就知詳細。時尚書屋
人有虧心,天必不容。」說完,施公叫:「差役上來,細聽吩咐。」又叫:「那婦人,你不用生氣了。你往那月台上瞧瞧。時尚書屋
因你男人欠銀不交,罰跪在那裡。等本縣當了你問他,聽他說有銀無銀,你就不怨本縣了。」那婦人一聽,扭頭一瞧,見男人果跪在月台之下,低着頭,不知看手中的什麼。婦人看了,正在納悶。時尚書屋
施公吩咐公差:「你去站立堂口,高聲問劉永有銀子沒有?」公差答應,走至堂口,一聲大叫:「劉永呵!老爺問你,銀子有是沒有?」劉永只當問手內寫的銀子二字,高聲答道:「銀子有。」公差回稟:「老爺,方纔那劉永答應,銀子有,不敢動。」施公叫:「那婦人,你可聽見你丈夫說:銀子還未敢動,故此他叫本縣傳你來的。本縣想你家中,必有銀子。時尚書屋
你不肯實說,本縣此時也不深究於你。你既不念夫妻之情,本縣無憐民之意,嚴刑追迫你的丈夫,你可休怨本縣!」
一面說,一面偷看。那婦人聽見這話,就有些懼怕之形。施公故意作威,將驚堂拍的連響振耳,喝叫:「快抬大刑伺候!」眾役同去,把夾棍抬來,嘩啷一聲,放在當堂。原是嚇他,施公並不叫人動刑,倒向旁邊站立書吏說:「汝等伺候本縣,也知道本縣法重刑狠,鐵面無私。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