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霸龍戲愛 第 11 頁


跟她在一起。」 「那你自己看著辦好了。不過,話又說回來,她真的不是普通的倒霉,你成為她的上司已經夠駭人了,還和你是對門鄰居,我看這個打擊會教她寢食不安。」 「這叫天助我也。」程暉說:「也許老天爺派我來收拾這
作者:黃若妤 / 頁數:(11 / 38)

「不知者無罪,你該不會存心要整她吧!」童唯浩此時倒是十分同情若昀的處境,若是他知道他們兩人有過節,他絶對不會落水下石,硬要她當程暉的助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我還沒有想到該怎麼對付她,由你的口氣聽來,你該不會在同情她吧?」程暉盯着他問道。
「是有那麼一點。」
童唯浩說:「要是她知道你的身份,她絶對不會有那種勇氣。話說回來,我也要負上一點責任,因為我忘記給她你的任何資料,讓她冒冒失失跑去機場,所以就請高抬貴手、惘開一面。」

程暉不以為然的說道:「你就沒看到她在機場那副潑辣樣,把我耍成這副狼狽相,不給她一點苦頭嘗嘗,她會以為我是一隻病貓。況且我是在替天行道,也是替她父母教訓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野女孩,否則以她那副凶悍相是沒有男人敢跟她在一起。」

「那你自己看著辦好了。不過,話又說回來,她真的不是普通的倒霉,你成為她的上司已經夠駭人了,還和你是對門鄰居,我看這個打擊會教她寢食不安。」

「這叫天助我也。」
程暉說:「也許老天爺派我來收拾這個孽障,教她怎麼成為善解人意的好女孩,有一天她未來的丈夫絶對會感激我現在所做的一切,看來我也該去關照我『得意助手』的工作情況。」

程暉說得頭頭是道,但是事出突然他尚未想到謀略之計。
童唯浩無謂的聳聳肩,這回他是一點忙都幫不上了,希望喬若昀別當他是幫凶才好。

※※※

若昀十分邁力的拿着抹布擦拭着辦公桌,她頽然的垂下頭不曉得該用何種心情面臨突來的打擊,她居然會有眼不識泰山,在自己老大面前撒野,看來她準備倒大楣了。
上帝似乎開了她一個天大的玩笑,她倒是希望這是一場惡夢,一場可以立即清醒的夢魘。
她心不在焉的將資料放進抽屜中,習慣性的關起抽屜,這時她左手手指狠狠被夾住了,她立即抽回自己的手,失控的低咒幾句。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連小小的抽屜都跟她過不去,彷彿全世界都在愚弄她一般。
「天殺的!」她心痛的看著自己紅腫的手指低聲咒罵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程暉好整以暇的靠在牆上看著她愚蠢的動作,他忍不住奚落了幾句。
「敢情是你看到我帥氣的模樣,芳心大亂頓時芳寸大失。」
程暉的臉上儘是揶揄的笑容。
若昀抬起頭看到他嘲諷的眼神,便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意。現在她的處境是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橫豎都得上斷頭台,現在她只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是迎頭痛擊;二是逆來順受,不過最後的下場都是一樣。
「程先生,您似乎是太抬舉自己的魅力,也太低估的品味。」
若昀和他保持一段距離,話中帶刺的響應他奚落的言語。
「還是你想用自殘的方式來贖罪,我看你的手指傷的不輕,剛纔那一下應該很痛才對。」
程暉看著她紅腫的手指道。
若昀直覺的將手藏到背後。
「我問心無愧,何來贖罪之由?」若昀堅持自己的立場。
如果現在俯首認罪豈不擺明自己是一位無理取閙且思想偏見的刁蠻女子,況且她並不認為自己有錯,有理走遍天下,她不能因為他的強權而有所畏怯,反正橫豎都得上斷頭台,為了她的自尊、她的人格,她決定不再姑息養奸,不輕易向惡勢力妥協,要勇敢奮戰、迎頭痛擊,來個絶地大反攻。
「我還以為經過這一連串的意外,已經教你看清事實,沒想到卻適得其反你還是執迷不悟。」

程暉對於她的舉止大感異訝,沒想到事情已經發展到這步田地,她居然還敢用這種語氣和他談話,他不曉得該責備她冥頑不靈;還是該崇拜她過人的膽識和勇氣。
「程先生,我希望您能公私分明,不要把私人情緒加諸在公事上。」
若昀話中有話的暗示他,因為以他今天的動機看來,他絶對不會輕易善罷甘休。
「你在提醒我什麼嗎?」他誇張的挑高眉毛。
「你比誰都清楚我所說的意思。」
若昀絲毫不畏懼他挑釁的言語,反正她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不成功便成仁。
程暉輕笑一聲,這小妮子還不是普通的固執,都死到臨頭還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
「唉!」他故意嘆了一口氣又繼續說道:「不曉得明天的太陽會不會打從西邊出來,那鐵定會造成世界奇觀,改寫整個星際歷史。」

若昀面對他的挖苦顯得有些無地自容,她有些後悔自己當初撂下狠話,但是懊惱已經無濟於事,眼前的她必須收拾這場殘局,重披戰袍、奮勇抗敵。
「你儘管奚落我,我不會動搖既定的決心。」

她雙手環抱在胸前,仍舊堅持自己的立場。雖然她把冰淇淋弄在他身上是有那麼一點過份,不過也是因為他傲慢的態度理虧在先,她才會出此下策,所以這的確不能怪她做的太絶。但是這只是她自己單方面的想法,眼前這位傲慢、自大的男人根本沒有這層體認。
程暉不信他激不起她的怒氣,他非得讓她羞愧的無地自容說出對不起才行。
「我覺得好納悶哦!我又不是天主教徒,聖母瑪利亞怎麼會如此厚愛我呢?聰明的喬若昀小姐,你可否動動您聰穎的小腦袋替我分析一下。」

若昀咬咬下唇,面對他來勢洶洶的逼供,險些無力招架。
「你究竟想怎樣?」她鼓起勇氣用最凶悍的眼神瞪着他。
「你覺得我想怎樣呢?」他把難題丟給她,反問她。
其實他堅持的立場和她下午在機場的理由相同,都只是想要由對方的口中聽到『對不起』三個字。程暉才發覺到原來他們兩人居然會有相同的堅持,和一點點雷同的脾氣,只是他的運氣比她略好幾倍,沒有陰溝裡翻船的機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