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霸龍戲愛 第 4 頁


痛割愛。」若昀走到冰箱前拿起兩瓶可樂,順手將一罐遞給她。 「連冰箱、書櫃的位置都換了,嘎,這裡的玫瑰花是誰送的?」楚楚拿起花瓶湊上前聞着花香。 若昀見狀立即嚇阻,「喂,別亂動這花是我自己買的,而且我這些擺設都依
作者:黃若妤 / 頁數:(4 / 38)

「我在調整傢具,看我把房間全都轉換成水藍色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若昀彎下腰拾起地上的書本,一一將它們放置在書架上。
于楚楚瞪大眼睛仔細着她十坪左右的小套房,擺設的溫馨典雅、再加上藍色調挺有一番浪漫的氣息。
「哇!居然買這麼昂貴的床罩組,你發啦!」楚楚毫不客氣的一骨碌坐在床沿上,「摸起來很舒服嘛!」
「很貴當然舒服啦!要一萬多元呢!」若昀十分心疼的說道。
「這麼貴都捨得買下去,有蹊蹺。」
楚楚彎下腰將棉被重新整理好。
「沒什麼蹊蹺,就全都是刷卡買的。」
若昀環視四周十分滿意的露出笑臉。
「為什麼把綠色的窗帘換成藍色?連相框和忍者龜都丟掉。」
楚楚滿臉疑惑的拾起紙箱中的垃圾。
「農民曆上說,我今年不利綠色。所以我只好忍痛割愛。」
若昀走到冰箱前拿起兩瓶可樂,順手將一罐遞給她。
「連冰箱、書櫃的位置都換了,嘎,這裡的玫瑰花是誰送的?」楚楚拿起花瓶湊上前聞着花香。
若昀見狀立即嚇阻,「喂,別亂動這花是我自己買的,而且我這些擺設都依風水而設,你可別壞了我的好采頭。」

「擺『桃花陣』?!」楚楚打趣的說道,面對有些迷信的若昀讓她有點哭笑不得。
「差不多。」
若昀拿起書柜上的其中一本書,「這本『開運戀愛大圖解』說,只要照着書上所指示的方位擺設,包准三個月之後一定可以遇到心儀的男人談戀愛。」

若昀這時候的心情是死馬當活馬醫,因為誰也無法瞭解被譏笑為『聖女貞德』的悲淒心情,她打從心底恨死『老實說』這個遊戲。這會她終於明白什麼叫一失足成千古恨。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別這麼迷信嘛!」楚楚不以為然的說道,她真懷疑當初口口聲聲高喊科學萬歲的女孩跑哪去了。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有機會總得試一試嘛!」若昀移開自己的目光,隨口胡扯一個理由安慰自己種種愚昧且毫無根據的荒唐行為。
「如果你真的這麼想談戀愛,上非常男女的節目公開徵友機會可能會比這些桃花陣強個十幾倍,而且這也比較切實際更是符合經濟效益。」
楚楚由衷的提出建議。
「在公司被諷刺為『聖女貞德』已經叫我顏面大失,若是再利用電視媒體公開徵友,乾脆送我一把武士刀讓我開膛剖腹、切腹自盡。」
若昀自我解嘲的說道,每每回憶起那日的景象都教她氣想搥胸頓足。
「可是我倒希望自己能像你如此的清純,能把最真實的情感獻給最愛的男人,而且絶對不會有錯愛的時候。不用為了一文不值的男人傷心、哭泣,更不用深陷痛苦的泥淖中。」
楚楚感慨萬千的說道。
「我是沒了選擇權利,因為沒有男人追我。自從高中畢業之後,我就再也沒有收情書,更甭提玫瑰花。這種獨守空閨的寂寥心情,不是你們這些沉浸在愛河中的幸福女人可以體會。而且台灣的戀愛節日又比別人多,所謂每逢佳節倍思『親』,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若昀無限唏噓的闡述自己乏人問津的可悲情緒,當然她所指的『親』絶對不是親情,而是情人中的親密愛情。
「唉!這的確是有點慘。」
楚楚頗為同情的說道:「那你最近一次被搭訕是在什麼時候?」
「公元一九九八年一月三十日,在復興號的列車上,我們萍水相逢在火車上交談了幾句。」

「那結果呢?」楚楚好奇的問道。
「當然是沒有結果啦!否則我絶對不會在這裡坐以待斃。為什麼我們的邂逅不能像『愛在黎明破曉前』,男女主角在巴黎的火車上浪漫的相遇,開啟一段動人心弦的愛情故事。」

若昀此刻的心情完全陶醉在電影的情節中。
「是在巴黎的車廂嗎?我記得好象是在維也納,女主角想藉著旅行忘掉那悲傷的戀愛,而男主角意外的歐洲發現女友變心的不幸消息,藉著流浪安撫吃憋的情緒……」
楚楚偏着頭仔細思考着電影中的劇情。
「在哪兒相逢並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這麼浪漫的愛情故事根本不會發生在我的身上,我不禁懷疑我是愛情絶緣體嗎?還是愛神丘比特遺忘了我喬若昀的存在?」若昀十分無奈的拿起手中的可樂猛灌,一副藉酒澆愁的模樣。
「你在藉『可樂』澆愁嗎?」楚楚打趣的說道。因為若昀對酒精過敏,每次適逢心情不佳時最喜歡找人喝可樂買醉。
「唉!我是一喝解千愁。」
若昀自娛娛人。
「樂觀的人會比較幸運,要是真想邂逅到好男人,那可要到國外的機會比較大,因為旅行是最佳的催情丹,況說台灣的男人很無聊又沒有情調。」
楚楚一副對男人失望透頂的表情。
「我只要碰到阿拉伯數字和英文字母,立即變成全能智障兒。再加上我又是超級路痴,別說是出國旅行,只要一離開自己的地盤鐵定迷路。」
若昀十分懊惱自己的愚笨。
「說的也是,你連過馬路看紅綠燈都成了問題,難怪你老是考不上駕照。」

楚楚終於明白她為何是教練場中的問題人物。
「不完全是這個原因,那是我離合器和煞車檔,我老是一緊張就會踩錯。所以教練奉勸我即使有駕照也千萬不要開車上路,以免傷及無辜。」

「那我也愛莫能助,就請你節哀順變吧!」楚楚一邊拉開窗帘一邊說道。
「這是哪門子的安慰話?」若昀一副不以為然的態度。
楚楚打開窗戶時在陽台上發現一盤乾燥花,她好奇的將它端進來。
「若昀,這是什麼東西?你曬這些玫瑰花瓣做什麼呢?」楚楚滿臉疑惑的問道。
若昀形貌倉皇的看著手腕上的表,「幸好已經到時辰了,否則又讓你的好奇心壞了我的大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