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飛龍全傳 第 10 頁


照見殘花滿地,敗葉零星。邁步趨前,望內一認,見那後面屋角凌雲,巍然高聳,卻就是那座玩花樓。即便悄悄走上,左右觀看,只見樓後又接連一座高樓,原來就是那一十八口女樂的臥房。匡胤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168)

照見殘花滿地,敗葉零星。邁步趨前,望內一認,見那後面屋角凌雲,巍然高聳,卻就是那座玩花樓。即便悄悄走上,

左右觀看,只見樓後又接連一座高樓,原來就是那一十八口女樂的臥房。時尚書屋
匡胤踅將過去,早見透出燈光,打從門縫裡一看,只見眾女樂正在那裡指手劃腳的說道:「今日這三個後生,好不利害,把我們打得恁的光景,實可痛恨!」那一個道:“打壞了人,還算小事,只恨他把禦花園攪亂得這般,甚是難堪。時尚書屋
偏偏天又下起大冰雹來,便宜他逃走了去。雖然啟奏聖上,只說冰雹打壞的,只是我們不甘伏他,就要私下去捉,又是
沒名沒姓的,那裡拿他?”又一個道:“依我看來,極是容易。那龍座上坐的紅臉後生,我曾聽得人說,雙龍巷內趙指
揮的兒子,正是這等形象,他專一生事闖禍,慣打不平。前日趙指揮上本,要拆毀勾欄,將我們還國。聖上大怒,把他
打了四十禦棍,或者懷恨在心,叫他兒子前來報仇,也未可知。時尚書屋
我們為今之計,也不必聲張泄漏,只消商議一個計策出來,靜悄悄去騙他進來,將他了命,神不知,鬼不覺,可不
好麼?「匡胤在外聽到這句,心中頓時怒發,火氣直衝,大喝一聲道:」賊賤婢!你們在此打算老爺麼?“一腳把門踢
開,手執寶劍,往裡就闖。眾女樂抬頭一看,唬得面色如灰,汗流浹背,沒處躲藏,一齊發抖,只得跪下磕頭,求饒性
命。匡胤那肯容情,手起劍落,盡都砍了。可憐一十八名女樂,都作無頭之鬼。有詩為證:
欲圖密計害真龍,誰料無常頃刻從。時尚書屋
千載花樓猶腥氣,應教禦院絶姣容。時尚書屋
匡胤既殺女樂,心下思想道:「我雖然一時報仇的心盛,殺了這班女樂,其實這禍惹得不小。況且白日裡大閙了一番,五城兵馬前來拿捉,幸虧上天庇佑,才得脫身。難道沒有認得我的?常言道:」若要不知,除非莫為。‘萬一當今
知道,畫影圖形,將我拿住,豈不枉送性命?我如今且瞞了父母,逃往母舅杜思雄處,躲避一年半載,待等事情停罷,

然後出來。況他執掌兵權,威鎮關西,住在那裡,庶幾無事。“想定主意,抽身下樓,依舊照着來路,越牆而出。出了
勾欄院,來到自己後門,越牆而進。進了後花園,悄悄回到房中,聽得賀金蟬尚是沉沉而睡。遂將血衣脫下藏好,帶了
一頂鷹翎大帽,換了一件可體輕衣,束上鸞帶,取了幾兩盤費,掛上寶劍,背個小小行囊,拿了一條蟠龍棍,充做那參
軍的模樣,依舊越牆出了後花園。聽那譙樓已敲五鼓,即忙舉步,奔走如飛,竟望關西去了。正是:
兩手劈開生死路,一身跳出是非門。時尚書屋
匡胤逃往關西,按下不提。且說勾欄院當差的一干人眾,天明起來,要往裏邊打掃。到了二門上,見那殺死的兩個
虎賁軍,唬得目瞪口呆,沒做理會,即忙報知了掌院太監。太監驗明屍首,帶了虎賁軍上樓,那樓上只影全無,聲聞寂
靜,眾人心下大疑。舉眼往後樓一望,見是房門大開,絶無人影。直近一瞧,只見那些女樂,東倒西歪,身首異處,滿
樓血水堆積,腥膻直衝。眾人唬得魂飛魄散,驚得似雷震一般,委的非同小可,好似:
頭搵三江水,腳踏五湖潮,黃河塌兩岸,華岳倒三峰。時尚書屋
當下掌院太監連忙下樓,飛馬進朝,奏知隱帝。那隱帝頓足捶胸,傷悼不止,就像真的失了無價至寶、掌上珍珠,
登時傳旨,埋葬了女樂屍首。又差五城兵馬,將八門緊閉,沿門搜檢,逐戶挨查。但有隱匿兇犯者,九族全誅;拿住凶
徒者,千金重賞。這旨意一出,鬨動了夷梁城中,軍民人等,家家戶戶,無不驚慌。時尚書屋
那趙弘殷這日清早起來,閒暇無事,遂叫丫鬟往內房請公子出來,有話問他。時尚書屋
丫鬟來至後邊道:「請公子出去,老爺有話講。」賀金蟬道:「你等快去通報,不知公子為著何事,今早五更時不見了。」丫鬟又到前後找尋,並無蹤跡,只得出來回覆了趙弘殷。忽有報文送進來,道:「昨夜禦勾欄內一十八名女樂,不知被何人殺死。時尚書屋
今皇上着五城兵馬司挨門查緝,不許隱匿。為此相傳。」弘殷看畢,便將傳報發了出去。心中疑惑道
「這件事情,實為奇異:我想女樂被殺,畜生潛跡,同為昨夜之事,莫非又是他干的不成?」遂叫夫人道:「你可到媳婦房中,細細問個端的,這畜生不知何故,倏然不見。」夫人依言,來到後房,便問金蟬道:「你丈夫進房,可曾告訴他什麼來?」金蟬道:「他一到房中,就問公公的病症,媳婦不敢隱瞞,將屈受禦棍的事情,告訴一遍。五更時分,媳婦醒來,丈夫蹤跡全無,不知去向。」夫人聽了這些言語,暗暗吃驚,出來與弘殷說知。時尚書屋
只唬得弘殷面目失色,叫苦
連天,說道:「這等看將起來,準定是畜生做的了。不知逃往何方?走得脫還好,走不脫拿住了,不但這畜生性命難保,你我全家定遭屠戮。」夫人聽言,苦痛鑽心,眼中淚出,哽哽咽咽,哭將起來。弘殷喝住道:「這樣不肖,惹此滅門之禍,你還要哭他怎麼?快些住口,倘然走漏風聲,不當穩便。」
杜夫人聞言,只得住了。時尚書屋
正是[
骨肉情深安忍釋?強開笑貌換愁容。時尚書屋
再說匡胤逃出汴梁城,電閃星飛,梭行箭走,望着關西大路而來。一路上自嗟自嘆,冷落孤淒。正行之間,只見前
面一座高山,十分險阻。但見:
山連鬥柄,嶺接雲霄。山連鬥柄,千年翠柏透青霞;嶺接雲霄,萬載蒼松沖碧漢。危林岩壁,深澗高崗。危林岩壁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