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飛龍全傳 第 11 頁


似爪牙,深澗高崗藏虎豹。四時不斷青雲草,野鳥難飛過黑林。匡胤看那山勢,果然高峻倍常,玲瓏異樣。又往山腳下一看,只見立着一座石碑,上面鎸着「昆明山」三個大字,兩邊又有兩行小字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168)

似爪牙,深澗高崗藏虎豹。四時不斷青雲草,野鳥難飛過黑林。時尚書屋

匡胤看那山勢,果然高峻倍常,玲瓏異樣。又往山腳下一看,只見立着一座石碑,上面鎸着「昆明山」三個大字,
兩邊又有兩行小字,刻得分明道:
有人打我山前過,十個馱子留九個。時尚書屋
若還不送買路錢,一刀一個草裡臥。時尚書屋
匡胤看罷,道:「原來此地有剪徑強人,往來行劫。須要預為防備,庶可無事。」
說未了,只聽得山頂上一聲鑼響,閃出一個大王,匹馬飛奔下山,後面跟了四五十個嘍囉,搖旗吶喊。匡胤不慌不
忙,倒後退走幾步,揀了一塊平坦之地,站住了腳,執定蟠龍棍等着。舉眼看那大王怎生打扮?時尚書屋
金鳳盔分八瓣,黃金甲鎖連環,大紅袍上染猩猩,勒甲絲蠻寶帶。袋內弓彎龍角,壺中箭插雕翎,坐下良調棗騮駒,
手執鋼刀閃閃。時尚書屋
那大王下了山坡,一馬當先,大喝道:「紅臉的漢子,快快留下買路錢,放你過去;若道半個不字,叫你立見喪亡!」
趙匡胤哈哈大笑道:“你這毛賊,連那眼珠兒都不生的?枉自在此胡為亂做。俺卻不是行商坐賈,又不是滿載榮歸,那
有銀錢賞你?想是你終日打劫,擾害人民,今日惡貫滿盈,遇著了老爺,只怕你死期已至。若要保全性命,快把自己綁
縛了,過來請罪,獻上盤纏,俺便饒你;倘若執迷不悟,叫你頃刻嗚呼!”那大王聽言,氣得心中火發,口內生煙,叫
聲:“好惱!
你這小子,諒有多大本領,擅敢出口大言?“說罷,拍開了戰馬,搶刀照面砍來。時尚書屋
匡胤使動了蟠龍棍,當頭架住。步馬相交,刀棍並舉,真個一場好戰。但見:
一個掄刀當頭便砍,一個提棍照頂相迎。一個馬上施展,一個地下奮武。山王如猛虎撲人,刀刀只望前心劈;真主
似神龍抓水,棍棍都排後背敲。昆明山上有名的剪徑強人,怎許滅一毫的鋭氣;汴梁城中遍聞的招災太歲,那肯輸半點

便宜。刀棍交加幾十合,勝負須教頃刻分。時尚書屋
趙匡胤這條棍,果然神出鬼沒,變化騰挪。當時戰有五十餘合,早把那大王殺得只有招架之功,更無還兵之力,看
看要敗將下來。那些嘍囉飛也似跑至山上,報與二大王去了。只因這一報,有分教:兩次龍飛,巨寇翻成心膂助;一朝
萍遇,階俘巧作唱隨風。正是:
不經大敵分高下,怎得行蹤有潛藏?時尚書屋
要知匡胤怎的過去,且看下回便知。時尚書屋
第5回
 趙匡胤救假書生 張桂英配真命主
詩曰[
重背高堂學遠遊,夕陽淒楚增人愁。時尚書屋
煌煌六尺空垂世,矯矯雙雄阻古丘。時尚書屋
勁敵頓然成凱服,異途偏使詠河洲。時尚書屋
只因遇合多奇蹟,千古須教遜一籌。時尚書屋
話說眾唆羅見那大大王本事不濟,疾忙飛奔上山,報與二大王道:“啟上二大王,不好了!大大王巡山,遇著了一
個紅面的後生,要他買路錢,他便不服,登時廝殺起來。不道那紅臉後生,本事高強,十分兇猛,大大王戰他不過,正
在危急,快請二大王下山相助。”那二大王聽報,連忙披掛上馬,手執銀槍,飛奔下山。正見他步馬往來,刀棍迎送,
大大王只使得手忙腳亂,勢敗虧輸。那二大王大喝一聲道:「大哥體要着忙,兄弟與你助戰。」匡胤正在酣戰之際,耳
邊聽得呼喝之聲,偷眼一看,只見又來了一個山王。看他怎生打扮?時尚書屋
頭上銀盔生殺氣,身穿鐵甲威風,絲駕寶帶束腰中。壺藏金梗箭,袋插鐵胎弓。時尚書屋
坐下追風雪獅馬,拈槍指點西東,楊威耀武下山峰。加鞭如虎跳,聲喝若雷轟。時尚書屋
二大王縱馬拈槍,上前便刺。這大大王見兄弟來助,即便抖擻精神,相助攻敵,兩個戰住一個。約有二十餘合,匡
胤雖然勇猛,怎當生力相幫,未免筋酥力盡,氣喘心慌,一股怒氣把頂門迸開,紅光現處,早見一條五爪的赤須火龍起
在空中,望着那兩個大王張牙舞爪。那大王見了,大驚不迭,一齊收住兵器,滾鞍下馬,跪在道旁,口稱:「主公,臣等有眼不識真主,一時冒犯,罪不容誅,只求主公赦免。」
匡胤道:「你二人既戰,當定個高下,怎的跪地乞憐,暗藏奸計?不必多言,快快起來,與你見個雌雄。」二人道
「臣等焉敢有計?委的一時魯莽,不知主公駕臨,致有冒瀆,只求寬恕。」匡胤道:「我問你:你們口稱主公,卻是何故?」二人道:“方纔主公廝殺,見有真龍出現,護體臨身,所以知是真命,日後必登九五無疑。時尚書屋
臣等情願歸降,保主創立江山,望主公允納。「匡胤道:」二位方纔果見真龍出現麼?「二人道:」臣等焉敢謊言?時尚書屋
「匡胤道:」不瞞二位,我就是汴梁趙匡胤,只因大閙了禦勾欄,怒殺了一十八名女樂,故此要往關西投親,路過寶山,
不期遇了二位豪傑。方纔相拚,多有得罪。「二人道:」原來主公就是趙老爺的公子,聞名久矣!今日相逢,實是臣等
之幸。「匡胤大喜,即忙扶起了二人,問其姓名。大大王道:」臣等二人,乃一母同胞,臣名董龍,弟名董虎,朔州人
氏,向系良民,自幼專好槍棒,習得一身武藝。只因犯事,被官司逼迫,所以權在此山存身。敢請主公到荒山暫住幾日,
然後送行。「匡胤見二人真心相留,並不疑惑,說道:」既承二位美情,就到寶寨相擾。“董龍就把棗騮駒牽過來,請
匡胤騎着,弟兄二人前邊引路,又叫嘍囉執了蟠龍棍,隨後跟行。時尚書屋
匡胤一路上山,舉眼四望,見那山峰峻峭,柵寨森嚴,心下十分嘆羡。行過了數重關隘,來至昆明寨,在廳前下馬。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