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飛龍全傳 第 12 頁


走上廳中,兩下重新敘禮畢,董龍便把虎皮交椅請匡胤居中坐下,弟兄二人旁坐相陪。獻茶已畢,董龍道:「難得主公駕至荒山,只是無物相敬,有一兩腳肥羊,臣當獻與主公下酒。」匡胤聽言,暗暗稱奇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168)

走上廳中,兩下重新敘禮畢,董龍便把虎皮交椅請匡胤居中坐下,弟兄二人旁坐相陪。獻茶已畢,董龍道:「難得主公駕至荒山,只是無物相敬,有一兩腳肥羊,臣當獻與主公下酒。」匡胤聽言,暗暗稱奇道:「從來的羊,只有四腳,那裡有什麼的兩腳肥羊?不知是何形象?我何不叫他牽來一看,便見端的。」說道:「二位將軍,我從來見殺則吃,不見殺不吃。時尚書屋

既蒙厚待,望將肥羊牽來,與俺一看,足見二位的美情。」董龍依言,即便分付嘍囉,把兩腳肥羊牽將出來,
就在亭子上開剝。嘍囉答應一聲,往外就走,去不多時,早把肥羊牽了出來。匡胤初時只道果是兩腳羊,生平從未見着,
心中奇異,所以設為詭詞,要他牽來一看,開拓見聞。如今屬意盼望,遠遠的看見眾嘍囉推將上來,吃了一驚。時尚書屋
原來不是什麼的兩腳肥羊,卻是把一個人綁着兩手,兩個嘍囉夾着膀子而走。一個拿了一盆清水,水裡放著一個椰
瓢;一個拿了明晃晃的一把長耳尖刀:一齊簇擁到剝皮亭上,立住了腳。只見又一個嘍囉走至董龍面前,稟道:「大大王,肥羊到了。」
董龍分付道:「快把那廝的心肝取將上來,獻與主公下酒。」嘍囉答應一聲,走下去把那人綁在柱上,正要動手。時尚書屋
匡胤見了如此光景,知是要傷他性命的了,慌忙叫道:「你等且慢動手。二位將軍,這是明明的人,怎麼稱他肥羊?」
二人道:「不瞞主公說,我這綠林中的事情,件件說的都是隱語,所以他人不得而知。」匡胤道:「這涼水要他何用?」
二人道:「大凡拿到了肥羊,先將涼水澆頭,凝住了心血,然後開膛破腹,挖取心肝,才便香脆可口,異味無窮。」匡
胤道:「原來如此。只是雖承美意,盛禮相待,其實心懷傷慘,不忍領情。望二位看我薄面,饒放了他,就算我趙匡胤心領的一般,這便沒齒不忘的大德。」二人道:「既主公分付,敢不從命。」
便叫嘍囉把那人放了。眾人答應一聲,遂

即解了繩索。時尚書屋
董龍便叫那人上來道:「你這廝,本是俺山寨中早晚供用的食物,不道遇著了這位善緣好生的恩主,才得全生。你當重重拜謝,感激洪恩。」那人停了一回,過來跪到地上,叫聲:「恩主大王,小民蒙恩釋放,殺身難報。」匡胤定睛
一看,好一個齊整人品:年紀不過十五六歲,生得唇紅齒白,裊娜娉婷,宛然一個美貌女子,嬌艷異常。心下想道:
「怪不得做強盜的沒有良心,不知那裡的這樣一個標緻書生,拿了他來,當作肥羊美食。方纔不是我到此,此時已作泉下之鬼了。」遂問道:「你姓甚名誰?作何事業?家住那裡?可實對我說,我便做主,放你下山歸去。」
那人聽問,叩頭流淚道:“小的家中,離此有四十餘里,地名張家莊。我父名張百萬。小人名張桂英。只因我父家
資殷富,稱為員外。沒有三男四女,單生小的一個。時尚書屋
因為前日遊春到此,偶遇兩位大王,拿我到此,自分必死,此生不想還家。天遣得遇恩人垂救,解放回家,實系再
造之恩,無異重生父母。小人今世不能補報,來生願作犬馬,報答大恩。“說罷,淚如雨下。時尚書屋
匡胤道:「二位將軍,今既饒了性命,必須要嘍囉們送他下山,方見二位盛德,終始成全。」二人道:「不消主公費心,臣等自當差人送去。」於是撥了四個嘍囉,着今護送桂英下山。那桂英復又說道:「蒙恩人釋放,願求大名,好使小人回家,焚香頂禮。」
匡胤道:「你也不必問我姓名,快些去罷。」董龍道:「你要問恩主的尊名麼?這就是東京都指揮老爺的公子,名叫趙匡胤便是。」桂英道:「恩人他日遇便到小莊光臨,小人父子誓必補報。」匡胤道:「不必多言,趁此去罷。」
桂英又磕了一個頭,立起身來,跟着嘍囉下山去了。正是:
劈破玉籠飛綵鳳,頓開金鎖走蛟龍。時尚書屋
且說那弟兄二人,當日分付整備筵席,款待匡胤。三人傳杯送盞,談論閒文,不覺飲至更闌時分,方纔撤席。董龍
就送匡胤安寢。一宵晚景體提。時尚書屋
次日,弟兄二人陪了匡胤,往四處遊玩了一番山景。回至廳上,重設酒筵,談心暢飲,真是杯盤狼藉,直至酩酊方
休。自此,匡胤在那山上,不知不覺住了半月有餘。時尚書屋
一日,心中想道:「我聞梁國雖好,不是久戀之鄉。這山寨之中,我怎的可以久住?倘今貪戀紛華,誤了終身事業,豈是大丈夫之所為?」主意定了,就請董氏兄弟出來,開言說道:「我趙匡胤幸遇二位將軍相愛,在寶山打擾了多日,已領高情。但我一心要上關西,希圖前程立命,趁此天氣晴明,今日便當告辭,容圖後會。」
那二人十分苦留,見那匡胤堅執不肯,只得說道:「本欲款留主公再住幾日,想主公前程萬里,怎好覊留,有誤大事?但今一別,未知何日相逢?專望主公得意之秋,某等二人,願當執鞭隨鐙。」說罷,分付嘍囉備酒送行。頃刻間,
把酒席端好,擺在廳上,就請匡胤居中坐下,弟兄二人左右相陪,彼此慇勤相勸,暢飲多時。只見小嘍囉捧着一盤金銀,
站立旁邊。董龍說道:「主公,此處荒山窮谷,無可為敬,聊具菲儀,稍供前途打個棧兒,望乞笑留,以伸心敬。」匡
胤道:「二位盛情,我趙匡胤感佩多多。但我盤纏盡可資度,所賜之物,決不敢領。留在寨中,以作軍需之費,請自收了,不必費心。」董龍道:「主公雖是行囊頗厚,不該把這細微奉送,怎奈沒甚念頭,將這些須為敬,望主公權且收下,少表我弟兄二人這一點孝敬的真心。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