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飛龍全傳 第 3 頁


口中說了一聲:「領命。」即便拾了一根樹枝兒,走將過去,捲袖撩衣,奮身上馬,叫一聲:「二位兄長,小弟占先有罪了。」即忙舉起樹枝兒,把那泥馬的後股上儘力一鞭,喝聲:「快走!」那馬那
作者:待考 / 頁數:(3 / 168)

口中說了一聲:「領命。」即便拾了一根樹枝兒,走將過去,捲袖撩衣,奮身上馬,叫一聲:「二位兄長,小弟占先有罪了。」

即忙舉起樹枝兒,把那泥馬的後股上儘力一鞭,喝聲:「快走!」那馬那裡得動,彥威連打幾下,依然不動。心下
十分焦躁,一時臉漲通紅,即便罵道:「攮刀子的瘟畜生!我皇帝騎在你身上,也該走動走動,怎麼的只是獃獃地立着?」
便把兩隻腳在馬肚子上亂踢,只磕得那泥屑傾落下來,莫想分毫移動。張光遠在旁大笑道:「兄弟,你沒福做皇帝也就罷了,怎的狠命兒把馬亂踢,強要他走?須待我來騎個模樣兒與你瞧瞧。」彥威自覺無趣,只得走了下來。張光遠上前,
用手扳住了馬脖子,躥將上去,把馬屁股上拍了兩掌,那馬安然不動。心下也是懊惱起來,猶恐他二人笑話,只得把兩
腳夾住不放,思量要他移動。誰知夾了半日,竟不相干,使着性子,也就跳了下來。彥威笑道:「你怎的不叫他行動一遭?也如我一般的空坐一回,沒情沒緒,像甚模樣?」光遠道:「俺與你弟兄兩個,都沒有皇帝的福分,讓與大哥做了罷。」
匡胤道:「二位賢弟都已騎過,如今待愚兄上去試試。」說罷,舉一步上前,把馬細看一遍,喝彩道:「果然好一匹赤兔龍駒!只是少了一口氣。」遂左手搭着馬鬃,右手按着馬鞍,將要上馬,先是暗暗的祝道:「蒼天在上,弟子趙匡胤日後若果有天子之分,此馬騎上就行;若無天子之分,此馬端然不動。」祝畢,早已驚動了廟內神明,那城隍、土
地聽知匡胤要騎泥馬,都在兩旁伺候,看見匡胤上了馬,即忙令四個小鬼扛抬馬腳,一對判官扯拽繮繩,城隍上前墜鐙,
土地隨後加鞭,暗裡施展。卻好匡胤把樹枝兒打了三鞭,只見前後鬃尾,有些搖動。羅彥威拍手大笑道:「原是大哥有福,你看那馬動起來了。」匡胤也是歡喜道:「二位賢弟,這馬略略的搖動些兒,何足為奇?待愚兄索性叫他走上幾步,與你們看看,覺得有興。」
遂又加上三鞭,那馬就騰挪起來,馱了匡胤出了廟門,往街上亂跑。時尚書屋
那汴梁城內的百姓,倏忽間看見匡胤騎了泥馬奔馳,各各驚疑不止,都是三個一塊,四個一堆,唧唧噥噥的說道:
「青天白日,怎麼出了這一個妖怪?把泥馬都騎了出來,真個從來未見,亙古奇聞。」一個道:「不知那家的小娃子,這等頑皮,若使官府知道了,不當穩便,只怕還要帶累他的父母受累哩。」一個認得的道:“列位不必胡猜亂講,也不
消與他擔這驚憂。這個孩子,也不是個沒根基的,他父親乃是趙弘殷老爺,現做着禦前都指揮之職。他恃着父親的官勢,
憑你風火都不怕的,你們指說他則甚?”內中就有幾個游手好閒的人,聽了這番言語,即便一齊擠在馬後,胡吵亂閙,
做勢聲張。光遠見勢頭不好,忙上前道:「大哥,不要作耍了,你看眾人這般聲勢,大是不便,倘若弄出事來,如何抵當?你快些交還了馬,我們二人先回,在家等候。」匡胤道:「賢弟言之有理,你們先回,俺即就來。」光遠二人竟自

去了。匡胤遂把泥馬加上數鞭,那馬四蹄一縱,一個回頭,返身復跑到廟內,歸於原所。匡胤下馬看時,只見泥馬身上
汗如雨點,淋漓不止,心內甚覺希奇。時尚書屋
即時轉身離廟,回到府中。不提。時尚書屋
卻說那些看的人民,紛紛議論,只說個不了,一傳十,十傳百。正是:
好事不出門,奇事傳千里。時尚書屋
這件事傳到了五城兵馬司的耳邊,十分驚駭,說道:“怎的趙弘殷家教不嚴,縱子為非,作此怪異不經之事?妖言
惑眾,論例該斬;況此事系眾目所睹,豈同小可?我為巡城之職,理宜奏聞;若為朋友之情,匿而不奏,這知情不舉的
罪名,亦所不免。我寧可得罪于友,不可得罪于君。”遂即合齊同等官僚,議成本章,單候明日五更,面奏其事。只因
這一奏,有分教:督藩堂上,新添了龍潛鳳逸的配軍;行院門中,得遇那軟玉溫香的知己。正是:
人間禍福惟天判,暗裡排為不自由。時尚書屋
畢竟漢主聽奏,怎生發落,且看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2回
 配大名竇公款洽 遊行院韓妓慇勤
詞曰[
恩譴配他鄉,斜倚征鞍心折。花謝水流無歇,幸有章台接。可人何必贅清吟?時尚書屋
只要情相合。萍蹤遇此緣,迴首天涯欲別。時尚書屋

有調《好事近》

話說巡城兵馬司聞了匡胤戲騎泥馬之事,一時不敢隱瞞,遂即連夜修成本章。時尚書屋
至次日清晨,隱帝沒坐早朝,但見:
畫鼓聲連玉磬,金鐘款撞幽喧。靜鞭三下報多鑾,文武一齊上殿。個個揚塵舞蹈,君王免禮傳宣。從來上古到如今,
每日清晨朝典。時尚書屋
文武既集,有當駕官傳宣喝道:「有事出班早奏,無事捲簾退班。」道言未了,只見左班中閃出一官,俯伏金階,
口稱:「萬歲,臣御史周凱有事讀奏。」隱帝道:「卿有何事?可即奏來。」周凱道:「臣有本章,上達天聽。」遂將
本呈上。當殿官按本,展開龍案之上。隱帝舉目觀看,上寫道:
臣聞聖人不語怪,國家有常經,語怪則民志易淆,經正則民心不亂。一其章程,嚴其典則,非矯制也,蓋所以檢束
乎民心,而安定夫民志者也。伏見都指揮趙弘殷之子趙匡胤,年已及壯,習尚末端,昨于通衢道上,有戲騎泥馬一事。時尚書屋
臣竊謂事雖弄假,勢必成真;況乎一人倡亂,眾其和之,積而久焉,其禍曷可勝言?將見安者不安,而定者無定矣。臣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