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飛龍全傳 第 5 頁


道:「我聞得趙匡胤平生好生禍事,今日犯了罪,充軍到我這裡,怎的待他方好?論起充軍規例,必須使他賤役,庶于國法無虧;若論年家情誼,又屬不雅。這便怎處?」思想了一回,忽然道:“也罷,我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68)

道:「我聞得趙匡胤平生好生禍事,今日犯了罪,充軍到我這裡,怎的待他方好?論起充軍規例,必須使他賤役,庶于國法無虧;若論年家情誼,又屬不雅。這便怎處?」思想了一回,忽然道:“也罷,我如今只得要薄于國法,厚于私情,

必須以禮貌相接,豈可泛同常例而行?既于國法盡其虛名,又于年伯托望之情,完其實效,此一舉兩全之美也,有何不
可?”主意已定,即便寫了一個請帖,差人同着管家,往下處去通了致意,把匡胤請到府中。兩下各見了禮,略敘了幾
句寒溫,竇溶即命排設筵席,款待接風。遂又揀了一所清靜的公館,與匡胤住下。仍令帶來的兩個管家,隨居服侍。復
又撥了四名兵丁,輪流伺候。竇溶分置已畢。然後,至次日清晨,批回文書,打發差人回汴梁去訖。這正是:
本為充配,反作親臨。時尚書屋
竇公行義,只體尺音。時尚書屋
匡胤住下公館,甚自相稱。每日供給,俱在帥府支應。又承那竇溶款待豐美,或時小酌,或日開宴,極其恭敬;比
那曹操待關公的時節,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上馬一錠金,下馬一錠銀,美女服侍,高爵榮身,其敬愛之情,也不
過如是。時尚書屋
倒把那個欽定的配軍,竟儼然做了親臨上司的一般無二。匡胤心中也覺十分感激。時尚書屋
自此以後,寂然無事。時尚書屋
過了些時,正值隆冬天氣,匡胤心悶無聊,叫過兵丁問道:「你們這裡,有什麼的好去處,可以遊玩得麼?」那兵
丁道:“我們這裡勝地雖多,到了此時,便覺一無趣致。惟前面有個行院,內有一個婦人,姓韓名素梅,生得窈窕超群,
丰韻異常。他身雖落在煙塵,性格與眾不同,憑你公子王孫不肯輕見。他素來立志,若遇英雄豪傑求見於他,才肯相交

結納。因此,鴇兒也無可奈何,只得由他主意。我這裡大名府行院中,也算得他是個有識有守的妓女了。公子既然悶坐
無聊,何不到那裡走走?或者得能相見,亦未可知。”匡胤聽言,大喜道:「既有這個所在,不免去會會何妨?你可引我前去。」就命管家看守書房,帶了兩個兵丁,步出門來,上了長街,穿過小巷,望前隨路而行。時尚書屋
看看已到了院子門首,早見立着那個鴇兒。兵丁上前說了就裡,鴇兒慌忙接進中堂,客位坐下,就有丫鬟獻茶。彼
此談論了幾句,復着丫鬟報知素梅,說有東京趙公子,聞名相訪。那丫鬟去不多時,只見內邊走出一個美人來。匡胤舉
眼看時,真個好一位風流標緻的女子,輕盈窈窕的佳人。但見:
體態嬌柔,丰姿妖媚。不施脂粉,天然美貌花容;無假裝修,允矣輕楊弱柳。時尚書屋
眉似遠山翠黛,眼如秋水凝波。半啟朱唇,皓齒誠堪羞白玉;時翹杏臉,金薇相襯激烏雲。櫻桃口竹韻絲音,玉手
纖纖春筍;燕尾體鳳翩鴛佇,金蓮娜娜秋菱。正如月女降人間,好似天仙臨凡世。時尚書屋
匡胤看了一遍,心下暗暗稱讚。只見那美人輕啟朱唇,款施鶯語,低聲說道:「適聞侍兒相報,貴客臨門。敢問果系仙鄉何處,上姓尊名?願乞明示。」匡胤笑容可掬,從容笑道:“俺乃東京汴梁城都指揮趙老爺的大公子,名叫匡胤,
打飛拳的太歲,治好漢的都頭,就是在下。聞知美人芳名冠郡,賢德超凡,因此特來相訪。時尚書屋
今蒙不拒,幸甚,幸甚!「素梅聞言,心中暗喜,即便倒身下拜道:」久聞公子英名,如雷貫耳。今日得見尊顏,
賤妾韓素梅三生之幸也!「匡胤慌忙扶起道:」美人何故行此重禮?“素梅起來,重新見禮,彼此坐下,各飲了香茗,
即命擺酒對飲。時尚書屋
兩下談心,俱各歡好。飲夠多時,撤席重談,素梅道:「今既光臨,若不嫌褻瀆,願屈一宿,以挹高風,不知尊意如何?」匡胤道:「美人有意,我豈無情?既蒙雅愛,感佩不淺。」遂分付兩個兵丁道:「你等先回,我今晚在此盤桓一宵,明日早來伺候。」兵丁道:「公子在此過宿無妨,只不要闖禍生非,怕總帥老爺得知,叫小的帶累受苦。」
匡胤
道:「俺是知道,你等放心回去,不必多言。」兵丁無奈,只得回去。匡胤是夕遂與素梅曲盡歡娛,極其綢繆,真個說
不盡萬種恩情,描不出千般美景,人間之樂,無過于此矣。時尚書屋
次日起來,梳洗已畢,素梅即叫丫鬟擺上酒來。兩人正待對飲,只見丫鬟跑進房來,報道:「姑娘,不好了,那二爺又來了!」素梅聞言,只嚇得面如土色,舉手無措。匡胤見此形景,心下疑惑,問道:“那個二爺是何等樣人?他來
作何勾當?時尚書屋
美人聽了,便是這等害怕?「素梅道:」公子有所不知。這人姓韓名通,乃是這裡大名府的第1個惡棍,自恃力大
無窮,精通拳棒,成群結黨,打遍大名府,並無敵手。因此人人聞名害怕,見影心寒,取他一個大名,叫做韓二虎,真
正凶惡異常,橫行無比。就是我們行院中,若或稍慢了他,輕則打罵,重則破家。怎奈賤妾平素不輕見人,以此無奈我
何。今日又來混賬,若見與公子同坐在此,彼必無狀,因此心中甚覺張皇。「匡胤聽了這番言語,心窩裡頓起無名,不覺大叫道:」反了,反了,氣殺吾也!怎麼的一個韓二狗,便裝點得這般利害?豈不知俺趙匡胤,是個打光棍的行手,
憑你什麼三頭六臂,伏虎降龍的手段,若遇了俺時,須叫他走了進來,爬了出去。美人你只管放心,莫要害怕。“頃刻
間,叫丫鬟把桌子搬去,又將那什物傢伙,盡行收拾過了,單剩下兩張交椅,與着素梅並肩坐下。只聽得外面一片聲叫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