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飛龍全傳 第 6 頁


喊進來,道:”你們這些小賤婢,都躲往那裡去了?怎的一個也不來迎接我二爺!“素梅聽了,抖衣戰兢,立起身來,往內要走。匡胤一把扯住道:「美人不要怕他,有我在此。」說話之間,只見
作者:待考 / 頁數:(6 / 168)

喊進來,道:”你們這些小賤婢,都躲往那裡去了?怎的一個也不來迎接我二爺!“

素梅聽了,抖衣戰兢,立起身來,往內要走。匡胤一把扯住道:「美人不要怕他,有我在此。」
說話之間,只見一個大漢走進房來,匡胤抬頭看時,果然好一條漢子,但見:身長一丈,膀闊三停,相貌堂堂,威
風凜凜,滿臉殺氣,舉步進房。見了匡胤與素梅坐著,佯佯不睬,即時心中大怒,開言罵道:“小淫婦,你往常自恃姿
容,多端做作,不肯接陪我二爺,只道你守節到底,甘處空房。怎麼改變初心,與那野鳥廝纏?你就倚仗了孤老的勢力,
不來迎接我麼?”素梅未及回言,早被匡胤大喝一聲道:「死囚!你家的祖宗老爺在此,如何這等大呼小叫?」韓通聽
言,豎目皺眉道:「你是那裡來的囚徒,這等可惡?可通個名來,待俺好動手。」匡胤笑道:「原來你也不知,俺若說出大名來,你莫要跑了去。我乃東京汴梁都指揮趙老爺的公子,趙匡胤便是。」韓通聽罷,便喝道:「趙匡胤,你口中乳臭未退,頭上胎發猶存,有多大本領,敢來俺大名府中納命?不要走,吃我一拳。」
說未了,早望匡胤劈面打來。只
因這一番爭鬥,有分教:開疆帝王,顯八面威風;興國臣僚,讓一籌鋭氣。時尚書屋
正是[
疆場未建山河策,妓院先展龍虎爭。時尚書屋
不知匡胤怎的招架,且看下回便知。時尚書屋
第3回
 趙匡胤一打韓通 勾欄院獨坐龍椅
詩曰[
萍水相逢一巨豪,任他梗化豈能逃。時尚書屋
心懷剔弊神堪接,力欲除奸氣自高。時尚書屋

國典滿期行色動,村醪過量意情驕。時尚書屋
本來賦性應如此,未濟何妨試一遭。時尚書屋
話說趙匡胤遊玩勾欄,遇著了韓通,彼此爭嚷幾句,那韓通大怒,舉手便打。時尚書屋
匡胤見他勢頭來得兇猛,側身閃過,復手也還一拳。韓通也便躲過。兩個登時交手,撲撲的一齊跳出房來,就在天
井中間,各自丟開架子,拳手相交,一場好打。但見:
一個是開朝真主,一個是興國元臣。一個是打遍汴京無敵手,一個是橫行大郡逞高強。這個要依六韜呂望安天下,
那個要學三略黃公定太平。這個是金鷄獨立朝天蹬,那個是鷂子翻身着地鑽。這個是玉女穿梭,那個是黃龍背杖。好個
拳棒雙全韓二虎,遇了膂力超群趙大郎。看他虎鬥龍爭,顯出你弱我強。時尚書屋
當下二人各施本領,儘力相交,直打到難解難分之際,未分高下。畢竟匡胤是個真命帝王,到處便有神助,此時早
已驚動了隨駕的城隍、土地。那城隍護住了匡胤,土地忙把那龍頭枴杖望着韓通的腳上一拐,韓通就立身不住。匡胤見
他有跌撲之意,就乘勢搶將進去,使一個披腳的勢子,把韓通一掃,撲的倒在地下。一把按住,提起拳頭,如雨點一般,
將他上下盡情亂打。韓通在地大叫道:「打得好,打得好!」匡胤喝道:「你這死囚!還是要死,還是要活?若要活時,叫我三聲祖爺爺、還叫素梅三聲祖奶奶,我便饒你去活;若是不叫,管教你立定黃泉,早早去見閻羅老子。」韓通道:
「紅臉的,你且莫要動手,我和你商量:俺們一般的都是江湖上好漢,今日在你跟前輸了鋭氣,也只是勝敗之常;若要在養漢婆娘面前賠口,叫我日後怎好見人?這是斷斷不能。」匡胤聽說,把二目睜圓,喝聲道:「韓通,你不叫麼?」
又把拳頭照面上一頓的打,直打得韓通受痛不過,只得叫聲:「祖爺爺,我與你有甚冤仇,把我這等毒打?」匡胤又喝
道:「你這不怕死的賊囚,怎麼只叫得我?快快叫了素梅,我便饒你的命。」韓通無奈,只得叫一聲道:“我的祖太太,
我平日從不曾犯你的戒,也算得成全你苦守清名,怎麼今日袖手旁觀,不則一聲?忒覺忍心害義。望你方便一聲,解勸
解勸。”
正在這裡哀告,只見府中來了兩個承值的,走將進來,一看見是韓通,便叫一聲:“韓二虎,你終日倚着力氣,在
大名府橫行走闖,自謂無敵,任你施為。怎麼一般的也有今日,遇著了這位義士,卻便輸了鋭氣?你既是好漢,不該這
等貪生怕死,就肯叫粉頭為『祖太太』,可不羞死?你平日的英雄,往那裡去了?”說罷,又勸匡胤道:「公子也不必再打了,想今日這頓拳頭,料已盡他受用,憑他有十分的本事,也不敢正眼廝覷,還要打他則甚?」匡胤聽說,把手一
松,韓通便爬了起來,往外便走。匡胤叫道:「韓通,你且聽著,我有話分付你:你今快快離了大名,速往別處存身便罷;倘若再在此間擔擱,俺便早晚必來取你的狗命,決不再饒!」
韓通聽了,心下又羞又氣,暗暗想道:「我一時造次,遭了這一場羞辱。如今欲要與他相對,料也難勝。況此地難以再住,不如且往別處安身立命,養成鋭氣,報復此仇,也不為遲。」想定主意,即時出了院子,離了大名,抱頭鼠竄
的望着平陽而去。這正是:
一葉浮萍歸大海,人生何處不相逢!
不說韓通逃往平陽,希圖後報。且說匡胤打走了韓通,重與素梅敘話。素梅見匡胤本事高強,十分豪俠,心下愈加
歡喜,就有永結百年之意。匡胤知他意思,便與素梅締結偕老之盟,成就交歡之禮,設筵款飲,談論怡然。時至初更,
擁歸寢室。時尚書屋
正是[
未際風雲會,先承雨露恩。時尚書屋
山盟從此定,海誓不須更。時尚書屋
次日,匡胤起身,作別了素梅,回至館驛。兩個管家接着道:“公子,你憂殺我們,聞得在院子內,打走了什麼韓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