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飛龍全傳 第 77 頁


一齊道:「莫不是那邊這黑漢不成?我們去套問他,便知是否。」說罷,一齊走上前去,叫聲:「漢子,方纔我們有隻黃鷹兒飛了過來,你可也見麼?」鄭恩道:「樂子正在坐地,只見一隻野鷄飛來,樂子
作者:待考 / 頁數:(77 / 168)

一齊道:「莫不是那邊這黑漢不成?我們去套問他,便知是否。」說罷,一齊走上前去,叫聲:「漢子,方纔我們有隻黃鷹兒飛了過來,你可也見麼?」鄭恩道:「樂子正在坐地,只見一隻野鷄飛來,樂子已把毛衣去掉,要帶回去配來下酒,卻不曾見有什麼黃鷹兒。」眾人聽了,一齊亂嚷道:「好大膽的毛賊!原來就是你把我家的鷹兒弄死了,這是怎的?快快賠了我們,饒你的打罵。」鄭恩聽了,睜圓雙眼,回言罵道:「驢球入的,這是咱樂子拾得的野鷄,與你們什麼相干?怎麼你們說是黃鷹兒,在這裡冒要?休想樂子把來與你?」那眾人聽了,亦是大罵道:“該死的狗頭!這是我家公

子養的,這一架鷹兒,如同至寶。方纔拿了兔,被一拳兒打冒了,飛來這林子裡歇息。你這狗頭卻認做了野鷄,把來害
了性命。如今總無別說,你只好好的賠了便罷,若沒得賠還,須跟我們去見公子,當面與你說話,或者公子不要你賠,
也是你的造化,我們也脫了干係。你若指望安穩的回去,這卻萬萬不能的。”鄭恩聽了,便問道:「我且問你,這公子是何等樣人?叫什麼名兒?」眾人道:“原來你是野外的狗頭,那裡知道?俺們實對你說,你便曉得公子的利害哩。我
這公子不是別人,就是本鎮團練教師韓老爺的公子,他性如烈火,動手就要打人。你這狗頭快快跟我們去,若再遲延,
便要打斷你的狗筋,莫要後悔。”內中有幾個道:「你們也不必與他費舌,只消拿這狗頭去見公子就是了。」眾人說聲
「有理。」一齊動手,來拿鄭恩。鄭恩大怒,提起拳頭就打。那眾人見鄭恩發手,就便各舉哨棒,亂打將來。時尚書屋

鄭恩那

裡懼怕,掄開拳頭,如流星趕月一般,四面揮打,須臾打倒了數人。那眾人見無好勢,恐怕他走脫了,只得一齊發喊,
遠遠的圍住,把鄭恩困在中間。時尚書屋
正在攻打之際,只見韓公子帶了幾個鄉兵,隨後到來,見眾人圍住廝打,便叫過一個來問道:「你們為何廝打?」
那人答道:「這黑漢因把我們的黃鷹弄死了,我們要他賠,他卻不肯,所以在此廝打。」那韓公子聽言,把眼望圍中一
看,心中暗自想道:「好一條梢長大漢,看他赤手光拳,敵住眾人的哨棒,諒他也是個不善魔頭。」又見那邊樹上拴着
一匹好馬,好生齊整,體段調良,心中甚是愛羡,諒着必是此人之物,一時起了念頭道:「這匹馬難道不值我的鷹麼?」

想定主意,趁這廝閙之中,便叫手下人暗暗去解下繮繩,牽到跟前,將身跳上,令人高聲叫道:“爾等聽著:這黑漢既
壞了我家鷹,公子已把他馬牽回去了。他若要馬,自然賠鷹;他若沒有鷹賠,就把這馬折算了。爾等各自回去,也不必
與他廝閙了。”說完,跟了韓公子,一直奔回莊上去了。那些打圍的眾人聽了分付,脫了賠鷹的干係,誰肯又來作惡,
也就一哄的跑散去了。時尚書屋
鄭恩瞧看不見了馬,連忙跑出林子來,東張西望,不但馬無蹤跡,連人影兒也不見一些了。心中氣發,暴跳如雷,
只在林子裡跑出跑迸,往回了數次,沒做理會。時尚書屋
只得高聲大罵了一回,見沒處追尋,使着性子,跋步就走。一口氣跑回平陽鎮,進了招商店,到着房中,已見匡胤
在內坐著。鄭恩走得吃力,坐下身軀,閉了口,只是喘息。匡胤見了這等模樣,便叫:“兄弟,你方纔怎麼擠開了,在
那裡耽擱多時?時尚書屋
如今這馬可拴在槽上不曾?為甚這般光景?「鄭恩搖手,只是亂喘,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匡胤見了,愈加疑惑,復又問他端的。鄭恩只是不應。喘了半日,方纔說道:」二哥,你倒問起咱來,樂子好好的走,不見了你,偏偏你的馬又
溜了繮。「匡胤聽說,心中吃了一驚,慌忙問道:」因甚這馬溜了繮?你可拿住也否?「鄭恩道:」一匹馬,怎說拿他
不住?被樂子一口氣趕到一座樹林裡,把馬拿住了。只是可恨那個驢球入的賊子!“
匡胤忙問道:「既拿住了馬,有甚的賊子可恨?」鄭恩道:“咱吃虧在一隻彎嘴的野鷄兒,那時飛進林來,被樂子
拿住了,把他的毛衣盡都揪去,指望帶回來與二哥下酒。誰知遇著一夥人,來尋什麼鷹兒,要樂子賠他,樂子不肯,就
和他廝打。時尚書屋
可惱這些娃子驢球入的多,趁着空兒,就把二哥的馬牽去了。「匡胤道:」怎麼把馬牽了去?你可曾追趕麼?「鄭恩道:」樂子本是要追,怎奈他走得無影無蹤,沒處追尋,故此只得跑了回來,與你商量。「匡胤聽他失去了馬,便道:」三弟,你忒也粗魯了些,既然閙市中擠散,就該回店才是,怎麼又去招災惹禍?如今坐騎被人搶了去,只看這沉重
行李,沒有腳力擔負,怎好行程趕路?「正在埋怨,鄭恩忽然想起道:」二哥,你休埋怨,那個牽馬的,是有名的人,
如今咱們和這驢球入的要就是了。「匡胤便問道:」既有名姓,這馬就有着落了。但不知他的姓名,你怎地知道?「鄭恩道:」那時未曾廝打,樂子也曾問他,他說是什麼團練教師韓老爺的公子,豈不是個有名兒的人麼?「匡胤道:」既
然有此實落,就好追尋,只消與店小二問明他的住處,和你前去取討便了。“正是:
得者何足喜?失者不為憂:須知塞翁意,喜恐變成憂。時尚書屋
當下匡胤便喚店小二進來,問道:「這裡有個團練教師,不知住在何處?」店小二道:「客官問他有何事故?」匡
胤道:「我這個兄弟方纔出去放馬,不道溜了繮,被韓教師家的什麼公子搶了去,我們要去取討,所以問你。」店小二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