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飛龍全傳 第 9 頁


焉能得脫?張光遠埋怨道:「大哥不聽我言,如今可也走不脫身了,奈何,奈何?」匡胤聽言,心中怒發,怨氣直衝,早把頂門迸開,透出一條赤須火龍,半雲半霧的,在空中張牙舞爪。自古虎嘯風生
作者:待考 / 頁數:(9 / 168)

焉能得脫?張光遠埋怨道:「大哥不聽我言,如今可也走不脫身了,奈何,奈何?」匡胤聽言,心中怒發,怨氣直衝,

早把頂門迸開,透出一條赤須火龍,半雲半霧的,在空中張牙舞爪。自古虎嘯風生,龍行雨降。那匡胤原神出現之時,
只聽得一聲霹靂,霎時間天昏地暗,走石飛沙,但見風狂雨驟,電閃雷鳴。忽又一聲霹靂,降下一陣冰雹下來,如碗大
的一般,望着兵馬打去,唬得他棄弓丟箭,抱頭鼠竄,那裡還顧拿人?只圖保全性命。匡胤等三人,舉動棍棒,乘勢闖
出勾欄,各自回家去了。正是:
鰲魚脫卻金鈎釣,擺尾搖頭再不來。時尚書屋
那勾欄院被這一陣冰雹,打得軍兵四分五落,各自躲藏。約過片時,天晴雨收,日色重光。眾軍伸頭縮腦,慢慢的
走將出來,聚在一處,個個咬指吐舌道:「從來不曾見的這樣大冰雹,真是亙古奇聞,利害不過。」有的說打壞了頭角,
面目青紅;有的說損傷了身軀,肩背疼痛。復又將息了片時,各人強打精神,走住院中,周圍尋覓一遭,卻已不見了閙
院的三位英雄。再看那院中的景緻,已是揉爛滿地,破壞不堪。眾人無法奈何,只好嗟嘆而已。此時天色將晚,各自散
去。那管院的太監,心燎意急,一籌莫展,只得請了五城兵馬司到來,與同眾女樂,一齊畫策。商議了多時,方纔定個
朦朧啟奏,指鹿為馬的故事,希圖了事而已:不可說是醉漢相打,攪潑行兇;只將眼前的冰雹,屈他做個興災作禍的凶
身,打壞了禦院的花卉,庶幾權宜妥當,各免干係。這也是歷朝以來,權臣宦豎,委曲塞責之道,類多如此,不足厚望
;所患當代人君,一無明斷,不能燭照為悲耳。彼時商議已定,連夜赴朝啟奏。不提。時尚書屋

再說匡胤回到家中,拜見父母道:「不孝孩兒,久離膝下,有乖定省,負罪良多,望二親鑒此王章,恕兒不孝之罪。」
趙弘殷見了,雖然不喜,然天性至親,情關榮辱,未免動了憐憫之心,念了親切之意,心意轉憂為喜,破怒為歡,叫道
「我兒,你怎麼年限未滿,就得回來?」匡胤道:「兒蒙竇世兄看父親金面,限雖未滿,預放還家。現有文憑,須行發遣。」說罷,就將批文呈上,又把問安書札遞與弘殷。看畢,趙弘殷便將限滿批文,即着家人速往府中遞訖。時尚書屋

當有杜

夫人叫道:「我兒,你自今以後,須要改過自新,與父母爭些光彩;切不可仍其舊性,亂做胡行,使我二人擔驚受唬。你須刻刻存心,時時省察,便是你的孝道克全了。」匡胤唯唯拜受。正說間,只見趙弘殷立起身來道:「我到書房裡走走。」
才得舉步,忽然攢眉皺目,呀的一聲,往後一閃,几乎跌倒在地。杜夫人見了,急命安童上前,扶進書房安置。時尚書屋
那趙弘殷一步一拐,閃閃蹉蹉的進了書房。匡胤看見,心下疑惑,問道:「母親,孩兒久離膝下,不知父親有何病恙,如此身體不安?」夫人欲要直說,恐怕匡胤性烈,又要去闖事生非,只得模糊答應道:「你父親也沒有什麼病症,只因昨日上朝,偶爾馬失前蹄,跌了一交,傷了腿足,故此行走不便,諒也無妨。」
匡胤聽說,也就不敢再問,那心下疑惑,終覺不釋。忽聽夫人分付道:「我兒,你路上辛苦,快去安息罷。」
匡胤聽言,即時來到房中,與賀金蟬相見。彼此問安已畢,坐在椅上,想著父親的緣故,不知就裡,一時推詳不出,
便問金蟬道:「娘子,我父親所患何症?從幾時起的?方纔這等光景,行走不便。你可實對我說,我便去請醫調治。」
這賀金蟬乃是年幼之人,說話不知遮掩,便直說道:“公公向來安寧,何曾有病?只因那南唐國主進奉的一班女樂,獻
與當今,誰知皇上受了,終日飲酒取樂,不理朝綱,耗費斗金,民窮財盡。因此公公上本諫阻,要他拆毀勾欄,發還女
樂,親賢遠佞,勤政愛民。不道皇上觀本大怒,要將公公問罪,虧了眾臣解勸,只打了四十禦棍,因此兩腿痠痛,步履
難移。”匡胤道:「原來如此。」暗自忖道:“早知我父親受了這遭屈氣,方纔在玩花樓,已把這班賤婢結果多時了。時尚書屋
如今想將起來,一不做,二不休,等待夜靜更深,再到勾欄院去走一遭。天幸的撞着昏君,一齊了命;撞不着時,先把
這班女樂結果了他,且與我父親出氣。”主意已定,將身倒在床上,和衣假睡。賀金蟬見丈夫睡了,不敢驚動,也便和
衣而睡。時尚書屋
匡胤歇了一回,側耳聽那金蟬,已是呼呼睡着。即時輕輕爬起,往壁上取了一口寶劍,掛在衣服裡面。出了房門,
從後園越牆而走。到了長街,乘着月色,來到勾欄院前。此時約莫有二更天氣,舉眼一看,只見重門緊閉,四顧寂然。時尚書屋
側身往西首一望,看見一帶紅牆,卻喜不甚多高,那牆外廣有樹木,參差不齊。匡胤將手攀着樹枝,溜將上去,立在牆
上,望內一看,乃是一塊空地。將身跳了下去,往裡徑走,又是一重儀門。卻見兩個小虎賁軍,提着燈籠,出來巡視。時尚書屋
匡胤輕輕趕上幾步,拔劍在手,一劍一個,砍倒在地。挨着門旁,見有一株絶大楊樹,溜上樹枝,跳進了儀門,輕步潛
蹤,往裡直走。聽得兩廊一帶廂房,俱是虎賁軍居住,個個關門閉戶,鼻息如雷。匡胤想道:「我若先殺了這班軍士,猶恐誤了工夫,只得饒放了他,再做理會。」當時順着兩廊,又跳過了一重花牆,便是那座禦花園了。時尚書屋
回視月光之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