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恨海 第 1 頁


第1回 訂婚姻掌判代通詞 遭離亂荒村攖小極 第2回 情脈脈芳心增忐忑 亂烘烘驀地散東西 第3回 紫竹林無處訪鴻泥 八百戶暫時駐芳趾 第4回
作者:吳趼人 / 頁數:(1 / 26)



第1回
訂婚姻掌判代通詞 遭離亂荒村攖小極
第2回
情脈脈芳心增忐忑 亂烘烘驀地散東西
第3回
紫竹林無處訪鴻泥 八百戶暫時駐芳趾
第4回
侍親娘荒店覓茶湯 尋夫婿通衢張字帖
第5回
驚惡夢旅夜苦縈愁 展客衾芳心痴變喜
第6回
火熊熊大劫天津衛 病懨懨權住濟寧州
第7回
巧應對安穩出危途 誤因循夫妻遭毒手
第8回
論用情正言砭惡俗 歸大限慈母撇嬌娃

第9回
甘落魄天涯覊蕩子 冒嫌疑情女諫頑郎
第10回
遁空門惘惘悵情天 遭故劍忙忙逃
第1回
訂婚姻掌判代通詞 遭離亂荒村攖小極
我提起筆來,要敘一段故事。未下筆之先,先把這件事從頭至尾想了一遍。這段故事,敘將出來,可以叫得做寫情小說。我素常立過一個議論,說人之有情,系與生俱生,未解人事以前便有了情。時尚書屋
大抵嬰兒一啼一笑都是情,並不是那俗人說的「情竇初開」那個「情」字。要知俗人說的情,單知道兒女私情是情;我說那與生俱來的情,是說先天種在心裡,將來長大,沒有一處用不着這個「情」字,但看他如何施展罷了。對於君國施展起來便是忠,對於父母施展起來便是孝,對於子女施展起來便是慈,對於朋友施展起來便是義。
可見忠孝大節,無不是從情字生出來的。至于那兒女之情,只可叫做痴。更有那不必用情,不應用情,他卻浪用其情的,那個只可叫做魔。還有一說,前人說的那守節之婦,心如槁木死灰,如枯井之無瀾,絶不動情的了。時尚書屋
我說並不然。他那絶不動情之處,正是第1情長之處。俗人但知兒女之情是情,未免把這個情字看的太輕了。①並且有許多寫情小說,竟然不是寫情,是在那裡寫魔,寫了魔還要說是寫情,真是筆端罪過。時尚書屋

我今敘這一段故事,雖未便先敘明是那一種情,卻是斷不犯這寫魔的罪過。要知端詳,且觀正傳。
①眉批:解情字透澈。
②《紅樓》、《西廂》一齊抹盡。
卻說光緒庚子那年,拳匪擾亂北方,後來閙到聯軍入京,兩宮西狩,大小官員被辱的,也不知凡幾。內中單表一個人,姓陳。名棨,表字戟臨,廣東南海人,兩榜出身,用了主事,分在工部學習,接了家眷來京居住。夫人李氏,所生二子:大的名祥,表字伯和;小的名瑞,表字仲藹。時尚書屋
在南橫街租了一所住宅安頓。恰好他一位中表親戚,從蘇州原籍接了家眷來京,一時尋不着房子。戟臨本來嫌房子太大,便分租兩間與他,大家同院居住。他那親戚姓王,名道,表字樂天。時尚書屋
妻子蔣氏,所生只有一女,小名娟娟。王樂天是個內閣中書,與陳戟臨一般的都未曾補缺。京官清苦,長安居不易,戟臨住了北院的五間房子,西院三間,王樂天住了,還有東院三間空着,一般的要出房錢,未免犯不着,因把召賃的條子貼了出去。過了幾時,便有一個人來問,要賃房子。時尚書屋
戟臨便招呼他看過,問起姓名。那人道:「姓張,名皋,字鶴亭,廣東香山人。」戟臨見是同鄉,更是喜歡。議定了租金,鶴亭便擇日搬了進來。時尚書屋
他也只得一妻一女:妻子白氏,女名棣華。
這是辛卯、壬辰年間的事,說出來真是無巧不成書。這一個院子,三家人家,四個小兒女,那時都在六、七歲上。王家本是陳家老親,張家又是陳家同鄉,同在一院裡居住,內眷們來往,甚是親密。四個小孩子,也是天天在一處頑。時尚書屋
戟臨請了一個蒙師,在家裡教兩個孩子讀書;王、張兩家也把女兒送來附學。小孩子家,愈加親密,大家相愛相讓,甚是和氣。張鶴亭每過一、兩年,便要到上海去一次。原來鶴亭是一個商家,在上海開設了一家洋貨字型大小,很賺了幾個錢,因此又分一家在北京前門大街,每年要往來照應。時尚書屋
凡是到上海去時,便托戟臨照應內眷,因此更成了知己。
光陰迅速,不覺已過了五、六年,戟臨已經補了營繕司實缺,滿、漢堂官又都十分器重,派了個木廠監督的差使,光景較前略為好了。一日,李氏對戟臨說道:「祥兒今年已是十三歲,瑞兒也十二歲了。他弟兄兩個,近來很用心讀書,我看將來也不輸與老子。」戟臨笑道:「奇了,怎麼夫人平白地誇獎起兒子來?」李氏道:「不是我平白地誇獎他們。時尚書屋
可知做父母的看見兒子好,心中便格外歡喜,歡喜了,便多方要代他們打算。」戟臨道:「打算甚麼呢?」李氏道:「打算同他們說定了親事。」戟臨道:「這個忙甚麼,他們年紀小得很呢!」
李氏道:「老爺有所不知,我看見同院的兩個女孩子,和我們祥兒、瑞兒,真是天生的兩對,便想說定了。」戟臨道:「同住在一個院裡,怕他們跑了不成!過兩年再說不遲。」李氏道:
「不是怕他們跑了。我看得這一對女孩子實在好;恐怕被人家先說了去,豈不是當面錯過?」戟臨沉吟道:「王家娟娟,人倒甚聰明。①近來我見他還學着作兩句小詩,雖不見得便好,也還算虧他的了。說話舉止,也甚靈動。時尚書屋
②張家棣華,似乎太獃笨了些,終日不言不笑的。③並且鶴亭是買賣人,一點也不脫略,那一副板板的習氣,還不肯脫,他未見得便肯和我們官場中結親。」李氏道:「我們且央媒人去求親,肯不肯再說,此刻提也不曾提起,怎麼便先料定人家不肯呢?」當下商議已定。
①倒甚聰明,記着。
②說話舉止是靈動的,記着。
③獃笨不言笑的,記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