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恨海 第 10 頁


」棣華這才明白了,便數了七十錢還他,自己要去煎藥。那店家內眷,忙叫店家來代煎,自己要和棣華談天。 棣華只得稱呼他嫂嫂。他道:「這個稱呼不敢當。我的小名叫五姐兒,鄰居朋友個個都是
作者:吳趼人 / 頁數:(10 / 26)

」棣華這才明白了,便數了七十錢還他,自己要去煎藥。那店家內眷,忙叫店家來代煎,自己要和棣華談天。

棣華只得稱呼他嫂嫂。他道:「這個稱呼不敢當。我的小名叫五姐兒,鄰居朋友個個都是那麼叫我,小姐也叫我五姐兒罷。」
棣華笑了一笑,問他姓氏。五姐兒道:「我們當家的姓張,叫五哥兒,我娘家姓李,自小到這邊來做童養媳婦,所以就那麼哥兒、姐兒的叫慣了。」①棣華聽了暗想:看他們雖是鄉莊人家,倒是從小童養過來,夫妻相守着,永不分離的,多少快活。我與他若是向不相識的倒也罷了,偏又是從小同居、同硯過的,叫人回想起小時候的友愛情形,便要時時掛唸著。時尚書屋
此刻又是同行,承他多般體貼,正是令人感激得又不好意思說出來,偏又分散了,令人好不掛念。想到此處,不覺出了神。
那五姐兒還有一大串說話,他竟自沒有聽見。
①五哥兒配了五姐兒、可稱二五偶,一笑。
②北人無論米食麥食,均謂之飯。南人則飯、面別之甚嚴。吃了面,抵死不肯說是飯,可發一笑。
兩人又談了許久,只見五哥兒送了一碗藥進來。棣華伏侍母親吃了,仍舊睡下。五姐兒又問棣華:「吃甚麼飯?」②棣華道:「其實吃不下,不吃也罷了。」五姐兒道:「昨兒晚上聽說就沒吃,今天再不吃不餓壞了麼?待我清清的做一碗片兒湯來小姐吃罷。時尚書屋
太太病人,不能吃飯,咱們家有小米,我去做一碗小米粥來。」說罷去了。一會兒果然端了一碗片兒湯來。①棣華道謝,五姐兒放下自去。時尚書屋
棣華走過桌子邊坐下,拿筷子調着,只見那面色黑得不像個樣子,只呷一口湯。五姐兒又端了一個碗進來道:「小姐胃口不好,加上點忌諱罷!」②
棣華道:「費心得很,其實我真是吃不下。」接過來,順手加上一點,又呷了一口湯,勉強吃了兩片,便不吃了。再一會兒,五姐兒拿了小米粥進來,見白氏正昏昏沉沉的睡着,便輕輕說道:「燙着呢,由他涼涼也好。」棣華點點頭。時尚書屋

五姐兒看見片兒湯還沒動,便道:「小姐怎麼認真一點也不吃?別餓壞了。」棣華道:「吃不下,怎麼辦呢!」五姐兒拿了出去,又盛了一碗小米粥進來道:「小姐吃不下,吃點粥罷。」棣華其實肚子裡是餓了,不過心煩意亂,胃口不開,吃不下去。今見五姐兒那般慇勤,便勉強拿來吃。時尚書屋
這小米裡面,又是許多細砂子,嚼在牙上,格吱格吱的好不難過,只得呷到嘴裡,便直嚥下去。
①「片兒湯」,南人謂之「胡蝶面」。
②北人諱言「醋」字,呼「醋」為忌諱,亦可笑之俗也。
恰好吃完了,白氏醒了。棣華便端過粥去,伏侍母親吃粥,吃了一碗。五姐兒問:「可還要添?」白氏道:「多謝,費心得很!不要了。」五姐兒收了出去。時尚書屋
白氏道:「睡的骨頭生疼的,扶我坐起來罷。」棣華扶白氏坐起,又取過伯和的鋪蓋來,放在一邊,叫白氏靠着。因為拿動了這個鋪蓋,又觸起了心事,一陣心酸,又複流淚。白氏看見,明知女兒心事,然而自己也正在為了這個煩惱,沒有說話好解勸他。時尚書屋
棣華忽然想了一個主意,便對白氏道:「母親,他——」說到這裡,又頓住了。白氏道:「我的好女兒,你有話說罷。我和你母女至親,又沒有外人,甚麼話不好說呢?」棣華道:「我想昨天散失之後,他一定也找我們。何不寫幾個字,說明我們在這裡等他,拿到外面去貼起來,他見了,自然會尋來。」
白氏道:
「好主意,你便快寫起來罷。還得要多寫幾張,凡是往來大路,及車店、客店門口,都貼起來才好。」①棣華忙取出筆墨箋紙來,在桌子上去寫。寫着:「陳伯和鑒:有人在八百戶——」
寫到這裡,便頓住了。出去找五姐兒問道:「你們這個店可有個店名?」五姐兒道:「我們這個店,還是五哥兒太公手裡開開來的,叫做張家店,鄰近各處鄉莊都有名氣的,②小姐問他做甚麼?」棣華道:「我不過這麼問一聲兒。」說罷,回到房裡,在箋紙上接寫着:「張家店守候,望速來!切盼!」總共二十個字。自己看了一看,雖然寫不端正,去還認得是個字,便一張一張寫來,寫了二十多張。時尚書屋
五姐兒走進來看見了,便問道:「寫許多字兒做甚麼?」棣華道:「要煩你們五哥兒,代我拿到我們昨天失散的地方張貼起來,好叫失散的人看見了,尋了來。」五姐兒道:「正是,我還沒有動問,你們失散的是那一位?」棣華見問,紅了臉,答不出來。白氏在炕上,連忙代答道:「是一個親戚,同伴出京的。」五姐兒便叫了五哥兒來,教他去貼。時尚書屋
棣華又切切叮囑,叫他貼在容易看見的地方,及車店客店門口。五哥兒答應去了。
①我也說好主意,只可惜不曾昨夜便做。雖然,若是昨夜做了,便無此一部小說矣。
②如此店也有名氣,可發一笑。
此時已是下午申牌時分,五哥兒直去到傍晚時候,還沒有回來。忽然門外來了一夥人,有五、六個之多,要來投宿。
五姐兒招呼了進來。棣華道:「這卻怎麼?我們怎好和他們同在一起?」五姐兒道:「不要緊,小姐們搬到我屋裡去。」說罷,便代把鋪蓋行李搬到對過一間來。①棣華扶了白氏過去。時尚書屋
五姐兒便招呼那伙客到客房裡。棣華扶白氏上炕坐下。這邊炕上,多了一張炕幾,地下卻沒有桌子,只有兩把竹椅,牆上貼了許多五彩畫張,畫的都是一齣戲,如「四郎探母」、「賣胭脂」之類。忽然看見旁邊貼了一張字紙,仔細一看,不禁為之愕然。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