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恨海 第 12 頁


五姐兒翻身起來,對棣華定睛一看道:「小姐,你哭甚麼來? 眼睛都紅腫了!」棣華道:「不曾哭甚麼。」五姐兒嘆口氣道: 「出門人自然是苦的。」①說罷,下炕,張羅弄水洗臉。是日,又叫五
作者:吳趼人 / 頁數:(12 / 26)

五姐兒翻身起來,對棣華定睛一看道:「小姐,你哭甚麼來? 眼睛都紅腫了!」棣華道:「不曾哭甚麼。」五姐兒嘆口氣道:

「出門人自然是苦的。」①說罷,下炕,張羅弄水洗臉。是日,又叫五哥兒去撮了藥,白氏吃了。
①隔膜之言,說來一笑。
做書的有話便長,無話便短。白氏在此養病,一住就是十天,那病卻是不好不壞的,只管在那裡發熱發燒。棣華是念夫愁母,寸心無有寧時,自不必說。過到第10天上午,忽然一個人走進來問:「張家店是這裡麼?」五哥兒答應道:「是。」

那人道:「可有一位張太太和一位小姐住在這裡?」棣華聽見,連忙問:「是誰?」一面走出房門,往外一看,卻是李富,走前兩步,請了個安。棣華這一喜,喜的說不出來,就如見了親人一般,也自忘了甚麼是個嫌疑,忙問道:「少爺呢?可和你一同來?身子可好?」①李富道:「小的也因不見少爺……」
棣華聽了,如冷水澆背一般,頓時便丟去了一天歡喜,又擔上了一擔憂愁,便退了入房。李富走到房門口,給白氏請了個安,說道:「自從那天失散之後,小的尋不見車子,又不見了少爺,思量總是往衛裡去了,便僱了一匹牲口,要至衛裡。 走着走着,走到鐵路旁邊,看見好些洋兵,不知在那裡做甚麼。小的只看了一看,那洋兵便對著小的打了一槍,在肩膀上擦過,連忙跑了回來,下在店裡養傷,②今天才好了。時尚書屋
聽外面風聲緊的了不得,天天往衛裡去的義和團也不知多少。要出來打聽,在店門口,看見一張條子,寫的是有人在這裡等少爺,料是親家太太在這裡,因此尋到這裡,果然得見。此刻外面亂的不得了,多少人從衛裡往這邊跑,衛裡是去不得的了。小的打聽來,此刻只有山東地面太平,親家太太,趕緊動身才好。時尚書屋
這個地方,只怕也不得安靜!」五哥兒在旁邊說道:「不錯,我們相近的七百戶、九百戶,都請了大師兄來,設壇學拳。我們這裡,也不過這一兩天,就有大師兄來了。」
棣華聽了,又是悲苦,又是害怕。白氏道:「少爺到底那裡去了,可打聽得出來?」李富道:「料來總是到衛裡去了,但得到了衛裡,此時早到了上海了,親家太太早點動身要緊!」棣華道:「此刻太太病着,怎麼好動身?」李富道:「不知親家太太是甚麼病?從水路動身不要緊,此時也只有水路太平些,若再走旱路,再像前回那樣子一來,就不好了。」白氏道:「如此,你便去僱船罷。我頭回嚇怕了,再禁不起了,還是早點走罷。」

棣華哭着對母親道:「他還沒來,我們走甚麼?」白氏強慰道:「他已經到了天津,自然就到上海去了,我們等在這裡做甚麼?並且我還有個主意在此,這裡五姐兒夫妻都是好人,我們只要重託他,如果女婿到了,告訴他我們往山東去了,叫他也跟去。我們到了山東,也照樣寫着字帖兒,貼在通衢大路,他自會尋來。」棣華道:「山東地方大得很,我們到那裡呢?」李富介面道:「此刻逃難的人都說德州便太平,我們就到德州罷。」五姐兒道:「這就可以辦得到了,倘有人來問信,我便指引他去便是。」
③棣華道:「母親也要告訴他那模樣兒,不要錯指引了別人。」白氏心急,一面叫李富先去僱船,一面告訴五姐兒伯和的面貌。五哥兒告訴李富說:「這裡沒有船叫,往東南走三十里,清宮莊東面,才是運河,才有船可叫。」李富聽了,便到外面,賃了一匹快騾子,加了一鞭,飛也似的去了。時尚書屋
①如聞其聲。
②可見殺人不儘是拳匪,洋兵所殺亦不儘是拳匪也。
③細心之至。
這裡白氏便叫棣華收拾行李。棣華雖然記念伯和,也恐怕母親再受驚嚇,禁當不起,只得含悲茹痛,檢點起來。①五姐兒也在旁邊幫着收拾。棣華因為五姐兒百般慇勤,此時臨別,倒有點戀戀不捨之意。時尚書屋
②收拾好了,又叫五哥兒去多抓幾服藥,預備母親在路上吃。開發店錢,也不和他細算了,取出一錠五兩重的銀子,算了店錢。五哥兒夫婦千恩萬謝,歡喜無量。棣華又念五姐兒連日伏侍勤勞,在小指上褪下一個小小的金戒指來,給與他道:「辛苦了你幾天,留下這個給你做個紀念罷。」
③五姐兒嚇得連忙萬福道:「小姐這是那兒說起!我今生受了,來世再報小姐的大恩!」④棣華道:「這是我酬謝你的意思!不算甚麼,何必說報?」五姐兒吐出舌頭道:
「小姐,你便說不算甚麼,這個金器,我們鄉莊兒上人家,前一輩子也沒有見過呢!」⑤棣華道:「這裡可有車僱?回來我們上船,還要坐了車去呢。」五姐兒道:「車是沒得僱的,本莊劉太公家自己有着一輛車子,我叫五哥兒去借來用用,可以使得。」五哥兒在外答應道:「可以使得,我就去借來,回來我自己趕車,便送太太們下船。」⑥棣華道:「這更好了,費心得很。」

①元人曲云:好叫我左右做人難。
②多情人無處不用情。
③多情人必慷慨豪俠。
④細心之至。
⑤後一輩子如何,一笑。
⑥銀子之功,自不必說。
商量停當,吃過飯後,申牌時分,李富和一個船戶,都騎着騾子來了。李富說道:「船價貴得很,大點的船,動不動要二百多兩銀子才肯到德州。小的僱的是一隻小船,沒有中艙的,只有內外兩艙,也要一百兩銀子。小的大膽,僱定了,人少,這只船也夠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