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恨海 第 4 頁


今日諒情要動身的了,不多睡一會,怎禁得在車上勞頓?②待要叫醒伯和時,又出口不得。思來想去,沒有法子,只得輕輕下了地,悄悄的走過來,輕抒玉手,把夾被窩一拉,代他蓋了。誰知白氏早已醒了
作者:吳趼人 / 頁數:(4 / 26)

今日諒情要動身的了,不多睡一會,怎禁得在車上勞頓?②待要叫醒伯和時,又出口不得。思來想去,沒有法子,只得輕輕下了地,悄悄的走過來,輕抒玉手,把夾被窩一拉,代他蓋了。誰知白氏早已醒了,不過閉着眼睛養神,棣華代伯和蓋被窩,恰遇了白氏雙眼一睜,早看見了,便道:「你再代他掖好點呀!」這一句話不打緊,卻羞的棣華滿面通紅,直透到耳根都熱了,連忙退了幾步,坐到椅子上。暗想若是成了禮的夫妻,任憑我怎樣都不要緊,偏又是這樣不上不下的,有許多嫌疑,真是令人難煞。時尚書屋

索性各人自己投奔,兩不相見,不過多一分惦記,倒也罷了。偏又現在對面,叫人處處要照應又不能照應,弄得人不知怎樣才好。①想到這裡,不知怎樣一陣傷心,淌下淚來。
①心中忽有如許他字,試想是何心腸。
②又是孝。
白氏坐起來,一眼瞥見,問道:「哭甚麼?」棣華拭了眼淚,勉強應道:「沒有哭」。白氏嘆道:「我也知道你為難。但是你們非平常的可比,從小兒在一處的,姊姊弟弟相處慣了。 今日在這亂離之際,是迫不得已的事,又有我在旁邊。時尚書屋
其實嫌疑兩個字,也可以從權免了。我見王家娟娟和他們小瑞兒,是終日有說有笑的,雖然他們是老親,究竟也是個未曾成禮的夫妻。娟娟何嘗像你?我們早是搬開了,倘使當年不搬開,你便怎麼過呢?」②棣華聽了,猛然想起,倘使當年不搬開了,一向不知是何景象。那時候年紀小,自然不懂得甚麼嫌疑,直到今日,倒也相處慣了,猶如養媳婦一般,倒也罷了。時尚書屋
偏是我處的這個地位難。
①絶無苟且事而畏羞如此,寫小兒女如繪。
②好個現成比例。

正在胡思亂想,伯和也翻身起來了,揉眼問道:「伯母姊姊好早,怎都起來了?」白氏道:「賢侄今日可痊癒了?」伯和道:「好了,今天可以動身了,但不知外面情形如何?」白氏道:「不知這裡可打聽得出來?」伯和道:「這裡的人糊塗得很,昨天我問他們,他們都是所問非所答,但知道大師兄殺毛子,又是甚麼天兵天將的亂說一遍,沒有一句聽得的話。我們只索早點動身,到前面去再打聽。」說罷出去,叫起李富,燉水洗臉。白氏母女也梳洗過了。時尚書屋
伯和叫套車。忽然兩個車伕之中,有一個說:「不去了!我不做這買賣了!我昨天晚上聽得人說:『毛子兵已經到了衛裡,正和大師兄在那裡開仗。』毛子用的是槍炮,大師兄用的是神兵神火。大師兄便不怕槍炮,咱們可不行,我不能為了嫌幾兩銀子,去陪你們做炮灰。」
那一個車伕還勸他說:「咱們都是大清朝人,大師兄『扶清滅洋』,自然保護咱們,去走走怕甚麼呢?」李富便說:「咱們不一定到天津,隨便到了黃村也罷,安定也罷,郎坊也罷,只要遇了火車,我們便上火車去了,怎見得一定要到天津做炮灰呢?」那車伕道:「你還做夢呢!還有火車?你這一輩子莫想了!所有鐵路,都被大師兄一把神火燒的化了水了。」①伯和聽得,便出來問:「怎麼樣了?」那車伕道:「不必問怎麼樣。 總而言之,這買賣我不幹了,算還了我車價,我回去了。」伯和問這一個車伕道:「你呢?」車伕道:「他不幹由他不幹去。時尚書屋
只是你們四個人同坐了我的車,只有一個牲口,②那里拉得動!早知道要長行,應該弄一輛雙套車才是。」伯和道:「在這裡再僱一輛車來,不知可有?」車伕道:「這小鄉莊地方,那裡去僱車?僱兩匹牲口,倒或者可以有的。」伯和道:「那麼你代我們去僱來!」車伕答應去了。那一個便嚷着要車價,伯和只得給了他,他便趕着空車去了。時尚書屋
①奇談。
②北方統稱騾馬之屬曰牲口。
不一會,那僱牲口的車伕回來了,說:「這裡連個牲口都沒有,有的都是人家自己養的,不肯受僱。」伯和道:「這就沒法了,只好同坐了一個車的了。」車伕道:「不是我不肯,無奈牲口拉不動。」伯和道:「拉不動,走慢點就是了。時尚書屋
並且我們跨車檐的,未嘗不可以下來走走。」車伕道:「那麼,要加我點價。」伯和道:「加你二兩銀子一天就是。」車伕笑道:
「你老爺也太會打算了。兩輛車都是七兩銀子一天,此刻那一輛辭了,只加我二兩,老爺倒省下五兩來。」①伯和道:「你要多少呢?」車伕道:「把他辭了的都給了我,不公道麼?」李富道:「豈有此理!咱們出了七兩銀子一天,只跨個車檐?」②伯和道:「算了吧,就照給他罷了。這個離亂的時候,還講甚麼呢?」車伕答應了,便走了出去。時尚書屋
要叫他搬行李時,卻不知他那裡去了。
①真算得到孳孳,為利者往往如是。
②又算得到。
伯和回到房內,悄悄對白氏道:「我方纔站在院子裡,和車伕說話,看見門外逃難的車,比前兩天更多了,外面的光景益發亂了。我們把緊要的東西,悄悄的分纏在身上罷!」白氏聽了此言,不覺慌了道:「外面怎樣了?」棣華道:「母親且莫問,這個是好主意,纏在身上,總比放在箱子裡穩當些。白氏連忙取出鑰匙,開了小皮箱,取出首飾匣,把兩對珠花拆散了,與幾件金首飾,母女兩個,分纏在身上。棣華看匣裡還有十兩金葉,取了出來,對白氏道:“這件怎樣?」白氏道: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