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恨海 第 5 頁


「這個交給賢侄罷!」伯和正在那裡開了自己箱子取銀子,多了不好帶,少了又怕失了箱子不夠用,十分躊躇,聽得白氏此言,回頭一看,棣華便把金葉遞給伯和。伯和接在手裡,把二、三十兩散碎銀子纏
作者:吳趼人 / 頁數:(5 / 26)

「這個交給賢侄罷!」伯和正在那裡開了自己箱子取銀子,多了不好帶,少了又怕失了箱子不夠用,十分躊躇,聽得白氏此言,回頭一看,棣華便把金葉遞給伯和。伯和接在手裡,把二、三十兩散碎銀子纏在身上,又在身上解下一件東西來,遞給白氏道:「這是家傳的一件頑意兒,家母給了我,此刻身上有了累贅東西,帶他不便,請伯母代我收了罷。」白氏接過來。

棣華俏眼看去,是一個白玉雙喜牌。白氏便要放在箱子裡。棣華道:「這東西放在箱子裡不穩當,還是帶在身上罷!」白氏便遞給棣華。①棣華重新把身上東西解下,把雙喜牌放在一起,再纏上去。時尚書屋
伯和又取了幾十兩銀子交給李富,叫他纏上。
又取出這幾天的車價來,鎖了箱子。把十兩金葉,分做兩處,解開腿帶,把他束在腿上,然後叫車伕,誰知那車伕還沒有回來,只得等他。
①明明是交換紀念。
等了好一會,方纔來了。李富幫着搬行李上車。白氏母女,互相輓扶,出了店門上車。伯和給了店錢,又叫車伕進來,交給他車價,說明:「連今天的十四兩也在內了。時尚書屋
你且帶在身邊,我恐怕路上有失,丟了箱子,沒得給你,累你白忙了幾天。」車伕歡喜,接在手裡道:「果然今天逃難的人更多了!我問問他們,也有前天出京的,也有昨天才出京的。他們都逃到這兒了,可見得事情是急了。」一面說著,放下馬鞭子,把銀子放在肚兜子裡,一同出了店門。時尚書屋
伯和同李富一邊一個,跨上了車檐。車伕說道:「好!碰咱個運氣去!運氣壞的,做了炮灰;運氣來了,多掙幾兩銀子。」說著,把馬鞭一揮,滴溜滴溜的滾着舌頭,那騾子便發腳行動去了。①伯和在車檐上看時,卻多了一匹騾子,便問車伕道:「你那牲口往那裡弄來的?」車伕道:「是我設法去賃來的,也化了五錢銀子一天的賃價呢。時尚書屋
不然,一匹牲口,究竟怕他累慌了。」②伯和道:「那麼你頭一次說去賃來騎的,怎麼又說沒有?」車伕道:
「賃來拉車,我是仍要回來的,可以還他。若是騎了去,他們那邊又沒有下站接應,你們不還他,他向誰要呢?」家人道:

「咱們賃來騎了,總是和你在一起的,難道你到了天津,不能帶他們帶回來麼?」車伕道:「頭回可是沒想到這一着。」李富冷笑道:「怎麼叫沒想著,不過咱們騎了牲口,你不能要咱們雙倍車價罷了。」車伕不做理會,只是趕着車走。③
①讀之,令人回想有北方看車伕趕車,尚欲失笑。
②此出去許久之故也。
③說破他了,自然只好不做理會。
伯和在車上,留心看那往來的車馬,十分擁擠,暗想此時由京出來的,自是避亂,還有望這條路上來的,難道反投到亂地裡去麼?怎得一個熟人問問便好?怎奈來來往往的,留心看了半天,總沒有一個熟人,因問車伕道:「他們那個往這條道上來的,是甚麼意思?」車伕道:「誰知道呢?此刻四起都是謡言,城裡往衛裡跑,衛裡又往城裡跑;①其實那裡都不得太平。有一天認真的大師兄和毛子開了仗,他們的輸贏咱們不管,只別糟蹋咱們旁邊人就好了。」一面說著話,到了中①京都人稱京都曰城裡,稱天津曰天津衛,省言則曰衛裡。
午時候,便在一家村店門首停住打尖。那店裡黑壓壓的人已坐滿了,白氏母女便不下車。伯和到店裡胡亂吃些東西,買了兩張烙餅,一盤子攤黃菜,泡了一壺開水,叫李富送到車上去,給白氏母女充饑。車伕先解下牲口去喂了,自己卻要了一壺酒,拿烙餅①捲了攤黃菜,吃着過酒。時尚書屋
伯和先吃完了,站在店門口等車伕。
①北方打尖品物,如此烙字,讀如勞字去聲。
此時門外停的車益發多了。本來是一條官道,很闊大的,閙了個肩摩轂擊,擠擁不開。伯和正望着時,一輛車子到了門首停下,車上下來了三個老者,也來打尖。店裡面坐不下了,就在門外的一張破桌子上坐下。時尚書屋
伯和看那三個人,像是個做買賣的樣子,因走近一步,問道:「請問三位,可是從衛裡來?可是往城裡去?」內中一個老者道:「我們雖是從衛裡來,卻不往城裡去,是往保安州避亂的。」伯和道:「衛裡此刻不知可還太平?」老者道:「不必提起,已經閙的不成樣子了!昨天洋人撥了幾百名洋兵,到京裡保護使館。火車已停班不開了。洋人要借火車進京,鐵路會辦唐觀察不肯借,同他爭了幾句,洋人便拿起洋槍來要打,唐觀察沒了法,只得借給他。時尚書屋
聞得沿路鐵軌,多有損壞的,不知他們也可曾到京?」
伯和道:「我們出京多日了,車子不能按站走,老盼不到衛裡。」
老者道:「閣下想是要到南邊的,到了衛裡,趕着要走,我看不到幾天,那裡就要大亂的了。最好是望天津到塘沽的鐵路未斷,先到了塘沽去,更放心些。」伯和道:「那一班大師兄,究竟是甚麼意思?」老者搖頭道:「這是一班小孩子瞎閙,怕不閙個大亂子出來?可憐天津衛裡從明朝至今,未曾遭個兵劫,這一回只怕不免的了!」①說話間,車伕吃過了酒,套了車,要起身。伯和別過老者,跨上車檐,動身而行。時尚書屋
這一天趕的快,已經過了郎坊。伯和因為吃了東西,飽了,跨在車檐上顛的不舒服,便下來同家人兩個徒步而行。
①北方百姓何嘗無明白人。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