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恨海 第 6 頁


行不到三里路,忽然一堆人卷地而來,也不知為數多少,沒命狂奔,口中亂嚷:「不好了!毛子來了!」伯和被眾人推的非但不能前進,而且要返身跟着他們向來路返走了,急的沒了主意,那腳步又不能做
作者:吳趼人 / 頁數:(6 / 26)

行不到三里路,忽然一堆人卷地而來,也不知為數多少,沒命狂奔,口中亂嚷:「不好了!毛子來了!」伯和被眾人推的非但不能前進,而且要返身跟着他們向來路返走了,急的沒了主意,那腳步又不能做主。後面來的人過于洶湧,任憑怎樣支持,總是立腳不住,隨着眾人返走了十多里路,又不是原路。那車子也不見了,李富也失散了。不知失散後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3回
紫竹林無處訪鴻泥 八百戶暫時駐芳趾
卻說伯和被這一群人卷地而來的衝散了,既不見了車輛,又不見了李富,又不知端的為了甚麼事這般慌張,問問那逃走的人,也都莫明其妙,只不過看見人走也走就是了。①亂走了一陣,慢慢的散開了。伯和循着舊路,要尋那車輛。及至尋至原處,天已黑了,過往的車,影兒也沒了,大約這個時候都投了店了,只得在就近村店裡去打聽,又都沒有,十分心急。時尚書屋
時候又夜了,沒奈何,只得也投了客店,胡亂過了一夜。
①以訛傳訛,不問情由便先慌了,大都如此。
到了次日,天色黎明便起來,到各處去尋訪,問了幾家村店,都回說不知。①暗想莫非已經往前面去了,只得望南緩步行去,心中十分張皇,不知怎樣才好,總不得一個主意。甚至連那李富都杳無下落。身邊束了幾十兩銀子,到了此時,轉嫌累贅沉重,行走不便。時尚書屋
心神無主的順步亂行,遇見有村落的地方便去訪問,總是毫無信息。行行去去,走到一個所在,遠遠的望見有一所高大房子,留心走近去看時,房子那邊停着一串火車,那車頭上還在那裡冒煙,心中暗暗歡喜:莫非他們已經上了火車了?急急的望前而行,打從一片田上要越過去。正在低頭之際,忽聽得迎頭一聲叱喝,抬頭看時,遠遠的站着一個洋兵,手執洋槍,許多洋人在鐵路上作工。原來這裡是落垡車站,洋人借了火車,運兵進京,走到此處,鐵軌被拳匪弄壞了一段,洋兵在那裡收拾。時尚書屋
伯和不知就裡,前去觀看,順便要探訪白氏母女消息,卻被這個守路洋兵喝住。

伯和不免一獃,便立住了腳。洋兵見他立定,便拿槍對著他要打,嚇得伯和翻身就走。那洋兵從後追來,伯和捨命狂奔,方纔得脫。②心中愈覺淒惶,正不知白氏、棣華是否被洋兵殺害。時尚書屋
投到一家店裡打尖,順便訪問消息。
①已在三十里外了,何由得知。
②此昨日一群人狂奔之故也,可想。
此時已經過午,不是打尖時候,故店中人甚少。伯和便向店小二訪問,小二順口答道:「今天晌午時候,是有一輛車,坐了兩個娘兒們,到這裡打尖來,說是要趕到衛裡的。」伯和信以為真,因又問道:「我是昨天走散了的,此刻要僱一輛車到衛裡去,不知可有僱處?」小二道:「這裡小地方,沒有車子。就有一、兩家車店,這兩天來往的人多,早就僱空了。時尚書屋
老爺要僱,還得趕上半站,到了楊村,憑你要僱車子也有,牲口也有。」伯和聽了,吃過了兩張烙餅,即便起身。走到晚上,不得到楊村,便在一個小村落覓了一家野店,歇了一宿。次日早起,趕到了楊村,已是中午時候。時尚書屋
打過了尖,便僱一匹驢子騎上,加上一鞭,趕到西沽時,日已平西。早有車店接應,下了驢,歇了一宿。
次日清早,便步過了虹橋,僱了一輛東洋車,飛奔紫竹林而來,徑到佛照樓問信。這一家佛照樓客棧,是廣東人所開,十分寬大。凡是富商顯宦,路過天津,都向那裡投止。廣東人自不消說,除了他家,再也不向別家歇宿的了。時尚書屋
所以伯和一到,便來打聽。入了棧門,向賬房中詢問,如此這般的兩個女眷,可曾到此。那掌柜的便在客簿裡一查,說「沒有。」
伯和心中不覺頓時失望,如墮五里霧中。只因他信了那店小二的話,以為他所說的一定是白氏、棣華了,依他所說,自然早已到了天津。於是一心一意,以為到了此地,準定可以相見的了。誰知那小二是隨嘴亂話的,這一個卻信以為真,到底望了一個空,不覺垂頭喪氣,只得又到紫竹林一帶小客棧去打聽,那裡有個影子,只得自己仍到佛照樓投宿。時尚書屋
他心中打算:這佛照樓是廣東人麇聚之所,我先住在那裡,或者他們後到,也可在那裡相見。誰知佛照樓掌柜的,見他沒有行李,不肯收留。伯和只得把如何出京,如何散失的話說了出來。提及了張鶴亭,那掌柜的和他相識,方纔留了。時尚書屋
伯和取出銀子,草草的置備了鋪蓋,從此就在佛照樓住下,天天盼望蹤跡。凡遇了門前車馬之聲,便跑出來張望,望見入門的人,不是白氏母女,又復嗒然若喪,他便這等盼望。誰知白氏母女並未曾到天津來。
那天在路上,遇了那一群人衝將過來時,沖得車橫馬亂,甚至有車翻馬倒的。白氏母女所坐的車雖未翻倒,怎奈那車伕賃來的那匹騾子,性子極其倔強。北邊的雙套車,不像上海的洋式雙馬車樣子,只有一匹牲口套在車轅之內,另外一匹是用一根長繩,一頭拴在車上,一頭拴在牲口身上的,兩匹牲口,一前一後。那車伕自然把自己的牲口套在轅內,那賃來的用長繩拴了在前頭走。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