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恨海 第 8 頁


①口中偶露一「他」字,便頓住不肯說,意中偏有許多「他」字,猶以為未足,更提其名而呼之曰「弟弟」,曰「你」,真是體會得到,描摹得出。 正在胡思亂想,那店家到門口來,問道:「太太們
作者:吳趼人 / 頁數:(8 / 26)

①口中偶露一「他」字,便頓住不肯說,意中偏有許多「他」字,猶以為未足,更提其名而呼之曰「弟弟」,曰「你」,真是體會得到,描摹得出。

正在胡思亂想,那店家到門口來,問道:「太太們做夜飯不做?」棣華回身看看白氏,卻睡着了。因對店家說道:「你們做好了,多少拿點進來罷。」店家道:「我們這裡是不做客飯的,要做時,請小姐拿錢去買面。」棣華取了七、八十文銅錢給他,回身看看白氏時,雖是睡着,卻身上燒的火炭一般,兩頰緋紅,不覺慌張起來,抖了一床夾被窩,輕輕同他蓋上,自家守在旁邊。時尚書屋
天色已黑將下來,店家送進一盞馬口鐵的洋燈,放在桌上自去。棣華又想起天色已黑了,他此時不知被擠在那裡,今天晚上,又不知睡在那裡,身邊的金銀,不要失落了才好,倘是失落了,便不好了。忽又想起,他是一個文弱書生,不要反為了那些金銀閙出亂子來,此刻正在亂離之際,這件事第1耽心。想到這裡,不覺一陣陣的汗流浹背。時尚書屋
忽聽得白氏大叫一聲:「賢侄快救我!」叫聲未絶,便是驚醒了。棣華俯身問道:「母親怎樣了?」白氏張眼道:「甚麼時候了?」棣華道:「才斷黑不久。」白氏道:「我身上可是發熱?」
棣華道:「燒得很呢。母親可要喝茶?」白氏道:「給我一口罷!」
棣華忙取出茶葉,放在壺裡,走到房門口,問店家要開水。店家道:「水還沒開呢,等一會兒罷。飯,做餅還是做湯?」棣華回頭問白氏。白氏道:「我不吃了,你愛吃甚麼,叫他們做甚麼。」
棣華便對店家說道:「不吃了,留着明天做罷。」店家接了茶壺。棣華仍到炕沿上坐下問道:「母親方纔做夢來?」白氏道:「你怎麼知道?」棣華道:「母親自己叫出來的。」白氏道:「叫甚麼?」棣華道:「叫……叫叫……『賢侄救我』,把母親自己叫醒了。」
白氏道:「怎麼真個叫起來?我夢見白天裡那許多人,又擁到這裡來了,看見伯和賢侄也在人叢中。忽然一個人,拿起大刀殺進門來了,向我亂砍,我便叫起來,這一叫,就醒了。」說話間,店家送進茶來。棣華斟了一杯,遞給白氏。時尚書屋
白氏喝了,說道:「我又是頭痛,又是頭重,怎生是好?」棣華道:「母親將息點罷,不要勞神了。」白氏道:「方纔你背着我流淚,我也在那裡傷心。伯和雖是我的女婿,卻是人家的兒子,倘是失散了,不到幾天還得相見便好,倘或有甚麼長短,將來怎生對親家?」棣華聽了,觸起心事,止不住一陣珠淚,又撲簌簌的灑將下來。白氏道:「我兒快不要傷心,你要這樣,我更難過了。」

正說話間,外面忽然闖了一人進來。未知此人是誰,且聽下回分解。
第4回
侍親娘荒店覓茶湯 尋夫婿通衢張字帖
卻說白氏母女,正在彼此互相慰藉,忽然闖了一個人進來,抬頭看時,正是那車伕。白氏忙問道:「找着了沒有?」那車伕滿臉酒氣,①手裡拿着一根旱煙管,熏得滿屋子的大蒜臭,大着舌頭說道:「那裡都找到了。今兒那一閙,走散的人也不知道多少。各處車店裡去問,都說是來找人的,也不知有多少起,誰有空兒去問他姓甚麼叫甚麼。時尚書屋
把我的腿也跑折了,也問不出個影子來。」棣華便道:「你去歇歇罷!」那車伕便出去了。棣華對白氏道:「母親,這件事卻怎生是好?我們且不要慮日後的事,就是眼前,沒個男人,我們在路上也不得方便,況且母親身上又不好。」白氏道:「此時我也沒了主意了,只覺得頭暈頭痛,心裡亂跳,身上又燒得滾燙。時尚書屋
你叫他們弄點午時茶我吃罷!」棣華答應着,取出午時茶來,走到房門口要叫店家,誰知都睡了,叫了幾聲,不見答應,取出表來一看,才得九點鐘。要自己出去弄時,那房門以外是漆黑的。正在那裡獃想主意,白氏道:「他們睡了,便由他去罷!」
棣華道:「他們睡了,待女兒去弄來。」白氏此時覺得十分辛苦,也急於望好了好動身,便由他去弄了。
①五錢銀子足夠一醉矣,一笑。
棣華取了一根紙捻兒,點了個火,出到外間,四面一照,只見牆上掛着一盞馬口鐵洋油燈,便先把他點着了。四面一看,只見西面靠牆擺着一張方桌子,桌上橫七豎八的擺了許多筷子、碗、盞之類。東面牆腳下打了一口土灶,樹葉、樹枝、高粱稈子鋪滿一地。灶上安放著一口鐵鍋,旁邊放著一個沙罐。時尚書屋
拿過來一看,是空的,卻沒有蓋,又沒有水。吹着了紙捻,到院子裡一照,並沒有甚麼,只有兩匹牲口拴在那裡。回到後院一看,有一口小缸,用一頂戴殘的草帽蓋住,揭開一看,喜得是半缸水。便進去在桌上取一個碗出來。時尚書屋
先洗乾淨了,取了一碗水,舀在沙罐裡。又沒有小爐子,尋了許久,在樹葉堆裡尋了出來。這沙罐沒蓋,便拿一個碗來蓋了。
抓一把樹枝、樹葉,生起火來。①不一會,水開了,揭去碗一看,是碧清的,才想起未放午時茶下去,忙到房裡取出來,放下去,煎了一會,約莫好了,舀了一碗出來,把爐子裡火弄熄了,壁上的燈也滅了,拿到房裡去,白氏卻又睡着了,便輕輕推了一下道:「母親!吃茶罷!」白氏夢中大驚而醒,問道:「做甚麼?」棣華道:「母親休驚,女兒在這裡。」白氏道:
「我睡着了,就是夢魂顛倒,甚是害怕。」棣華道:「這是母親受了驚之故,靜養點就好了。午時茶煎好了,可要吃一口?」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