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湖二集明. 周楫 第 102 頁


懷春之念,緩步而來,到于書窗之下,細看那張羽一表非俗,強似那水晶宮張牙舞爪、披鱗帶角之輩,便有心來親近,要與張羽結為夫妻。遂輕輕叩門三下,張羽出來開門,見了這麼一個絶世美人,輕
作者:編纂者:周楫,字清源,別署濟川子,杭州人。生於明 / 頁數:(102 / 162)

懷春之念,緩步而來,到于書窗之下,細看那張羽一表非俗,強似那水晶宮張牙舞爪、披鱗帶角之輩,便有心來親近,

要與張羽結為夫妻。遂輕輕叩門三下,張羽出來開門,見了這麼一個絶世美人,輕盈裊娜,貌若飛仙,先已魂消七分,
急急叩問姓氏。只見那女子破朱唇一點,慢慢答道:「妾身龍氏三娘,小字瓊蓮,見秀才彈琴,因聽琴至此,敢問秀才高姓尊名?」那張羽喜之不勝,樂之有餘,一口氣的讀將出來,便道:「小生無妻。」瓊蓮小姐與翠荷都微微的笑將起
來。張羽見他兩個笑,便道:「此是小生真實之話,休得取笑。敢問小娘子有夫無?若是無夫,不棄寒微,嫁了小生如何?」瓊蓮道:「奴家父母在堂,怎生自做得主?若是秀才不棄之時,須到親庭,問婚于父母。奴家有冰蠶織就鮫綃帕一方,權為信物。時尚書屋
秀才執此為信,到八月中秋之日,到龍宮來,招你為婿。」說罷,將鮫綃手帕投與張羽,便撇然而去。時尚書屋
張羽走到書房外細覓,並無蹤跡,但見手帕其白如雪,異香撲鼻,知非世間之物。卻又想道:“他在龍宮,怎生飛的去?時尚書屋
適纔心慌撩亂,不曾問得個細的。俺與他有塵凡之隔、水陸之分,畢竟怎麼緣故方纔渡得到龍宮,與他相會,就如當日
柳毅傳書到洞庭去,要尋大橘樹叩三下,方纔進得洞庭宮殿。俺不曾問得瓊蓮小姐進龍宮之方,怎生是好?難道俺承他
這般美意,與了信物,好撇了這頭親事不成?”走到海邊,想:「小姐既許了俺為妻,一定有個方兒,教俺進去。」遂
一直的跟尋到沙門島,也不管是中秋不是中秋,預先思量通個信息。怎知走到海邊,但見波濤滾滾,白浪滔滔,並無小
姐蹤跡,連翠荷也不見個影兒。你道那張羽好傻,終日在海邊叫天叫地的道:「瓊蓮小姐,你與俺鮫綃手帕,許俺為妻,叫俺中秋來成親,怎生不見影兒?小姐,你休得失信!」叫完又拜,拜完又叫,不則一日,這分明是痴想、妄想、獃想。時尚書屋
怎知心堅石穿,虔誠拜禱之極,果然感動了一位神仙。這神仙是蓬島芝仙,正赴瑤池大會,打從半空中過,只聽得海岸

邊有個傻秀才在那裡叫拜連天,哀哀怨怨,數數說說,蓬島芝仙哀其痴情,按下雲頭,與他三般法寶:銀鍋一隻 金錢
一文 鐵杓一把蓬島芝仙吩咐張羽道:「可將鐵杓取海水舀在鍋兒裡,放金錢在水內,煎一分此海水去十丈,煎二分去二十丈,若煎幹了鍋兒,海水見底,龍王慌張,必然招你為婿也。」道罷,駕祥雲而去。張羽望空磕頭禮拜。有詩為證
任他東海滾波濤,取水將來鍋內熬。時尚書屋
此是神仙真妙法,姻緣有分見多嬌。時尚書屋
話說張羽得了蓬島芝仙這三般法寶,便用三角石頭把鍋兒支起,將鐵杓舀取海水,放下金錢,下面燒起火來。只見
火氣十分旺相,那海水滾沸起來,海水漸漸減少,把個水晶宮煎得像香水混堂一般熱,滿宮中口鼻生煙。慌得那蝦兵蟹
將、鮫怪魚精只叫乾燥難過,連那《西遊記》內的奔波兒灞、灞波兒奔身上都燒得燎漿大泡。海龍王慌張,不知是什麼
緣故,差巡海夜叉四圍探視,只見這個秀才在那裡滋滋的作用。巡海夜叉急忙問道:「你這秀才,俺龍宮與你沒甚冤仇,你怎生煎俺龍宮?」張羽道:「你宮中瓊蓮小姐來石佛寺聽琴,把鮫綃手帕贈俺,許俺中秋夜成親。你快些稟知龍王,招俺為婿便罷,若道半個不字,俺便煮幹這海,叫你一窩兒都是死。」巡海夜叉道:「你那裡得這幾件物事,在此興妖作怪?」張羽道:「俺蒙蓬島芝仙付與三件法寶,教俺如此作用。」
巡海夜叉慌張,急忙奔入水晶宮稟知此事。龍王龍
婆逼問瓊蓮小姐,小姐不敢做聲,梅香翠荷在旁,一一說了備細。龍王只得遣鱉相公、魚夫人為媒,迎接張羽做女婿。時尚書屋
張羽遂收拾起這三般法寶,海水如舊,同入水晶宮。紅遮翠擁,高結綵樓,洞房花燭,成其夫婦之樂。遂有兩句口號流
傳道:石佛寺龍女聽琴,沙門島張生煮海。時尚書屋
話說元朝第1個才子,姓楊諱維禎,字廉夫,號鐵崖,又號鐵笛道人,是浙江紹興諸暨縣人。父親楊宏,母李氏,
曾夢見月中一個金錢閃閃有光,墜懷而生。楊廉夫長大,胸中曾讀數千卷書,詩詞歌賦,落筆驚人,以此名聞天下,四
方之士,慕名求見者,不計其數。得他片紙隻字,便以為寶,若到江東,不見得楊廉夫一面,即以為缺典。就是王公貴
人,也沒這般貴重。姑蘇一個姓蔣的人家,敬重楊廉夫的才名,其兒子只得八歲,便以千金來聘楊廉夫去做先生,教兒
子讀書。旁人都道:「你兒子只得八歲,如何要這個好先生來教書?若用了三五十兩銀子,請一個先生訓誨,未必無益,怎生要費千金請個天大的先生在家?不過是務名而已。從來有才之人,有名無實,那裡肯真真實實的訓誨?」那姓蔣的
人道:“兄長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人家兒子初讀書起,就如小孩子初生出來吃開口乳一般,吃了這娘母的乳,便一生
像這娘母光景。所以開口乳第1要吃得好,若開口乳吃得好時,畢竟到底無差。若以千金教子,異日兒子好時,豈止千
金值錢?若是兒子不好,千金之費不過縱兒子數月嫖賭之用。千金不為過也。”眾人方以為是。姓蔣的人來請楊廉夫,
楊廉夫道:「但能依我三件事便來,若不依這三事,決不來也。」即說三事道:一不拘日課 二資行樂之費 三須十別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