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湖二集明. 周楫 第 104 頁


只因楊廉夫負了冠世的才名,看人不在眼裡,凡是做那張打油詩句的人,楊廉夫都把他做奴僕一般看待。遂人人懷忿恨之心,個個起嫉妒之意,因他縱情聲酒,故意做首口號取笑他道:竹枝柳枝桃杏花
作者:編纂者:周楫,字清源,別署濟川子,杭州人。生於明 / 頁數:(104 / 162)

只因楊廉夫負了冠世的才名,看人不在眼裡,凡是做那張打油詩句的人,楊廉夫都把他做奴僕一般看待。遂人人懷

忿恨之心,個個起嫉妒之意,因他縱情聲酒,故意做首口號取笑他道:竹枝柳枝桃杏花,吹彈歌舞撥琵琶。時尚書屋
可憐一代楊夫子,化作江南散樂家。時尚書屋
楊廉夫聞之,也全不在心上道:「此等人亦何足與語,只當驢鳴犬吠而已。」不覺光陰似箭,日月如梭,竹枝伏侍
楊廉夫已經十四年,異常聰明,異常小心,一旦無疾而終。死之日,有白氣一道從頂門而出,貫于碧空之間,久而方散。時尚書屋
眾人都以為異,方知不是尋常之人。廉夫不勝嘆息,遂葬于西湖之上。正是: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時尚書屋
話說竹枝死後已經三年,楊廉夫八月中秋因荷艷桂香,月光如洗,水天一色,遂倚闌吹笛而歌道:小江清,大江清,
美人不來生怨愁。吹笛水西流。時尚書屋
又歌道:東飛烏,西飛烏,美人手弄雙明珠。幾見烏生雛。時尚書屋
楊廉夫歌畢,心中甚是不樂,想起竹枝死經三年,竟無知音之人,不覺悶上心來。忽然見一個青衣童子走上船來稟
道:「恩主有請。」楊廉夫並不相識,問道:「怎 生稱為『恩主』,汝主還是何人?」童子道:「請恩主前行,便知端的。」童子在前引路,廉夫隨步而行。行至一處,竟如王者宮殿,門首都是錦衣花帽之人,童子先入宮門去稟。時尚書屋

妾時

間,鼓樂喧天,開門迎接,走出二位龍王來迎。怎生打扮?時尚書屋
頭戴通天之冠,身穿袞龍之袍,腰繫碧玉之帶,足踐步雲之履。話說這二位龍王鞠躬迎楊廉夫而入,口口聲聲稱:
「大恩人有請。」楊廉夫不知所謂。走至正殿,抬起頭來一看,卻見「水晶宮」三字。二位龍王再拜謝道:「暫屈恩人至此,欲伸陳謝。」
謝畢,遂遜楊廉夫坐于上席,二位龍王自分賓主而坐,那賓是東海龍王,主是西湖龍王。先是東海
龍王作謝道:“吾乃東海龍王是也。二十年前,三小女變成金色鯉魚出遊,不意誤遭漁人之網,幾死非命,幸蒙恩人贖
放。凡今日之餘生,皆恩人之所賜也。一家感德,無以為報,特遣小婢假作人間女子,伏侍十四年,少報萬一之德,以

盡吾父子之情。本欲多侍數年,奈冥數已盡,只得取之而歸。今三小女年長,遂締婚于西湖龍王,為其子婦,今當於歸
之期,是兩家兒女骨肉至情,皆出恩人垂救之餘,特屈恩人至此,少伸報謝之意。老夫子數年前,曾將恩人垂救之德,
並一生宦跡,剛直不阿之志,具表奏聞昊天金闕玄穹高上帝。”即口誦表文道:伏以德莫大於好生,行莫先於直氣。臣
女魚服,誤入余且之網,自分必死,無可回生,臣舉家號慟,率屬悲憐。幸有好生君子、不忍高人楊維禎,解錢而贖命,
釋死而就生,雖蟣虱微忱,不敢上塵天聽,而寸草銜結,思報洪恩,況維禎生當亂離之際,勁同百煉之鋼,貞似千秋之
柏,一生宦跡可嘉,到處行藏不愧。伏乞特旨隆佑,以章下界好德之風。臣不勝惶恐之至。時尚書屋
東海龍王誦完表文,西湖龍王便道:“西湖自白樂天歸海山院,蘇東坡為上界奎星之後,這西湖便十分減色。今幸
恩人稱揚讚歎,備極表章,作《竹枝詞》聳動天下,使西湖氣色為之一新。老夫管轄西湖,頗受榮施,山水有功,自當
報 德。即會同敝親具表奏聞。”也口誦表文一通道:伏以開濬泉源,利澤最溥,表章山水,功德彌長。臣管轄西湖,
歷有年載。白樂天返海山之駕,而湖水無光;迨坡仙登奎宿之躔,而山靈削色。茲有楊維禎者,錦心繡口,在其筆端。時尚書屋
山色湖光,儲其胸次。《竹枝詞》甫倡,四海摛同調之歌;桂楫輕搖,千里把偕游之侶。雖復裙歌扇,無玷聖明,
乃至玉骨冰肌,倍增眉目。抉開鮫室寶,處處生光;探取驪龍珠,顆顆欲舞。臣受恩非淺,感德彌深,特叩龍樓,仰祈
鳳詔。時尚書屋
二處表文奏上玉帝,玉帝覽表,即命太白星官頒下詔書道:覽表具省,下界楊維禎秉剛直之心,懷好生之德,表章
西湖山水,厥功懋焉。敕所在六丁侍衛,無染干戈,康強福履,以成高士。命終之日,敕署蓬萊都水監,以代陶弘景之
職。欽哉!
二龍王誦定,即忙起賀,楊廉夫不勝感激稱謝。二龍王即命龍子龍女出來拜謝,鼓樂喧天,笙歌鼎沸。楊廉夫不肯
受拜,二龍王命左右攙扶住了,定要受拜。楊廉夫無可奈何,只得受拜。卻見那龍子、龍女果是一對少年夫妻,光艷無
比。龍女命侍女取出自己織的鮫綃二匹為贈,楊廉夫不肯受。東海龍王道:「此系小女自織之錦,卿表孝順之情。然是至寶,水火不能壞也。」
廉夫方纔肯受。龍子、龍女謝了,自入宮而去。一壁廂命排筵席,陸珠海珍,非常華盛,女樂
交作,有《龍宮宴》詩為證:
龍宮之宴不尋常,水晶宮殿玳瑁梁。時尚書屋
明珠異寶錦綺張,黃金屋瓦白玉堂。時尚書屋
珊瑚之株七尺長,虹流霞繞光氣揚。時尚書屋
金爐馥郁焚異香,錦瑟鸞笙歌鳳凰。時尚書屋
陳尊列俎氣芬芳,雲劈麟脯刲紅羊。時尚書屋
東海奇珍西海姜,瓊卮玉液羅酒漿。時尚書屋
長鯨巨蛟忙兩廂,左右嬪禦盛明璫。時尚書屋
驚龍游鴻舞飛翔,中有一人美趨蹌,細看卻是竹枝娘。時尚書屋
楊廉夫細看舞女中一人,宛似竹枝狀貌,卻不敢則聲。東海龍王道:「恩人識此人否?此即竹枝也。奈冥數當終,只得取之而歸,非老夫有吝也。」即命竹枝捧碧玉杯為壽。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