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湖二集明. 周楫 第 106 頁


地。眾兵卒見他哀哀求告,只道是人,方纔放手。那兩個尼姑,求得眾兵卒住了手,走出圈子,一個掩着打破的頭,一個拖着一條腿,瘸腳跛手,高高低低,亂踏步而逃。走得數十步,到一株樹邊,兩
作者:編纂者:周楫,字清源,別署濟川子,杭州人。生於明 / 頁數:(106 / 162)

地。眾兵卒見他哀哀求告,只道是人,方纔放手。那兩個尼姑,求得眾兵卒住了手,走出圈子,一個掩着打破的頭,一

個拖着一條腿,瘸腳跛手,高高低低,亂踏步而逃。走得數十步,到一株樹邊,兩個尼姑鑽入草叢之中,忽然不見。眾
兵卒大驚,急急趕到樹邊草裡,細細搜索,並不見影,急忙報知賈丞相。賈丞相道:「俺吩咐你打死無妨,你怎生放了他去?」眾兵卒都道:「小的們只道他是個人,因見他帶重傷,一時放去,怎知他是兩個妖怪。若早知是個妖怪時,小的們自然打死了。」賈丞相道:「你們都不知道,這是火妖,若一頓打死便無後患,今雖帶重傷而去,畢竟火災不免。」
霎時間,東市失火,延燒有千餘家,眾人方知賈丞相之奇。這是一個火的故事。時尚書屋
還有一個火的故事。建康江寧縣廨之後,有個開酒店的王公,一生平直,再無一點欺心之事。若該一斗,準準與人
一斗酒,若該一升,準準與人一升酒,並不手裡作法短少人的。又再不用那大鬥小秤,人都稱他為王老實。癸卯二月十
五日黃昏之夜,店小二正要關門閉戶,忽見朱衣幞頭將軍數人,帶領一群人馬,走到門首下馬,大聲喝道:「可速開門,俺要在此歇馬。」店小二急忙走進對王老實說知此事。王老實出來迎接,那數個將軍已走進來矣。王老實甚是恭敬,就
具酒食奉請,又將些酒食犒勞馬下。頃刻間,一群從人手裡拿了一大捆繩索,長千萬丈,又有幾十個人,手裡拿着木釘
簽子百枚,走到朱衣將軍面前稟道:「請布圍。」朱衣將軍點頭應允。這些從人喏喏而出,都將木簽子釘在地下,又將
繩索縛在上面,四圍系轉,凡街前街後、巷裡巷外坊曲人家,並窩窩凹凹之處,盡數經了繩索。這些從人經完了,走來
稟道:「繩索俱已經完,此店亦在圍中。」朱衣將軍數人議論道:「這王老實,一生無欺心之事,上帝所知,今又待俺們甚是恭敬,此一店可以單單饒恕。」眾將軍道:「若俺們不饒恕這一店,便不見天理公道之事了。可將此店移出圍外。」
從人應允,急忙拔起木簽,解去繩索,將此店移出在圍外。朱衣將軍對王老實道:「以此相報。」說罷,都上馬如飛而
去。王老實並店小二實時看那四圍釘的木簽並繩索都已不見,甚是驚駭。恰值夜巡官兒走來,看見酒店門開疑心,遂細
細審問其故,王老實一一說知。夜巡官將此事稟與上官,上官說他妖言惑眾,遂將王老實監禁獄中。方纔過得二日,建

康大火,自朱雀橋西至鳳台山,凡前日繩索經系之處,盡數焚燒,單單留得王老實一個酒店,遂將王老實釋放。這又是
一個火的故事了。時尚書屋
可見火起焚燒,真有鬼神。在下為何先說這兩個故事?只因世上的人無非一片私心,個個懷着損人利己之念。若是
有些利的,便挺身上前,勉強承當。若着那虱大的干係,他便退步,巴不得一肩推在別人身上。誰肯舍了自己前程萬里,
認個罪犯?豈不是把別人的棺木抬在自己家裡哭?那一時那個不說他是痴獃漢子、懵懂郎君?誰知道上天自有眼睛,把
那痴獃漢子偏弄做了智慧漢子,懵懂郎君偏變作個福壽郎君。奉勸世人便學痴獃懵懂些也不妨。這正是:人算不如天算
巧,天若加恩人不愚。時尚書屋
話說杭州多火,從來如此,只因民居稠密,磚牆最少,壁竹最多,所以杭州多火,共有五樣:民居稠密,灶突連綿
;板壁居多、磚垣特少;奉佛太盛,家作佛堂,徹夜燒燈,幢幡飄引;夜飲無禁,僮婢酣倦,燭燼亂拋;婦女嬌惰,篝
籠失簡。時尚書屋
話說宋朝臨安建都以來,城中大火共二十一次,其最利害者五次。紹興二年五月大火,頃刻飛燔六七里,被災者一
萬三千家。六年十二月又大火,被災者一萬餘家。嘉泰元年辛酉三月二十八日寶蓮山下大火,被災者五萬四千二百家,
綿亙三十里,凡四晝夜乃滅;那時術者說「嘉」之文,如三十五萬口,「泰」之文,如三月二十八也;又都民市語,多
舉「紅藕」二字,藕有二十八絲,紅者火也,讖語之驗如此。嘉泰四年甲子三月四日大火,被災者七千餘家,二晝夜乃
滅。紹定二年辛卯大火,比辛酉年之火加五分之三,雖太廟亦不免,城市為之一空。時尚書屋
不說杭州多火,且說宋高宗末年,有一位賢宰相,姓周雙諱必大,字子允,廬陵人,後封益公,與唐朝宰相裴度一
樣。看官,你道他怎生與裴度一樣,只因一件救人功德上積福,儼似香山還帶之意,遂立地登天,直做到宰相地位,巍
巍相業,不減裴度。後來出鎮長沙,享清閒之福十有五年,自號「平園老叟」,又活像裴度綠野堂行樂之事。看官,你
好生聽著。話說周必大的相貌,長身瘦面,臉上只得幾根光骨頭,嘴上並無一根髭鬚,身上又伶伶仃仃,就如一隻高腳
鷺鷥一般。當時人人稱他為「周鷺鷥」,有四句口號嘲笑道:周鷺鷥,嘴無髭,瘦臉鬼,長腳腿。時尚書屋
那周必大常自己照着鏡子,也知不是十分富貴之相。高宗紹興丙子年間,周必大舉進士,做臨安府和劑局門官。才
做得一年,他那時的年紀將近五十歲,初生一子,尋個姚乳娘乳這個兒子。不意姚乳娘患起一場感寒症來,兒子沒得乳
吃,晝夜啼哭,周必大甚是心焦,巴不得姚乳娘一時病好,特占一卦,那謡詞說得古怪道:藥王蠲痾,財傷官磨。時尚書屋
困于六月,盍祈安和!
周必大占得這一爻,心中甚是不樂,已知姚乳娘是個不起之症。過得數日,姚乳娘果然嗚呼哀哉了。周必大見謡詞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