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湖二集明. 周楫 第 13 頁


友被這窮鬼跟得慌,夫妻二人計較道:「如此貧窮,實難存濟,不如開起一個鄉館來,不拘多少,得些束修,將來以為日用之費,強如一文俱無,靠績麻過日,有一餐沒一餐的。」甄龍友道:「吾妻言之甚
作者:編纂者:周楫,字清源,別署濟川子,杭州人。生於明 / 頁數:(13 / 162)

友被這窮鬼跟得慌,夫妻二人計較道:「如此貧窮,實難存濟,不如開起一個鄉館來,不拘多少,得些束修,將來以為日用之費,強如一文俱無,靠績麻過日,有一餐沒一餐的。」甄龍友道:「吾妻言之甚是有理,但我這般後生年紀,靠做鄉學先生過日,豈是男兒結果之場?」葛氏道:「目今貧窮,不過暫救一時之急,此是接濟之事,豈是結果之場?況做鄉學先生,雖不甚尊,還是斯文體面,不曾損了恁的。」甄龍友一生好為戲謔之語,便道:「昔老儒陳最良說得好,要『腰纏十萬,教學千年,方纔貫滿』。這齋村學錢不知攢了幾年,方纔得有受用哩。」

遂依葛氏之言,寫了一張紅紙,
貼于門首道:「某日開學,經、蒙俱授。」過了數日,果然招集得一群村學童,紛紛而來。但見:一群村學生,長長短
短,有如傀儡之形;數個頑皮子,吱吱哇哇,都似蝦蟆之叫。打的打,跪的跪,哭啼啼,一殿閻王拷小鬼;走的走,來
的來,亂嚷嚷,六個惡賊閙彌陀。吃飯遲延,假說爹娘叫我做事;出恭頻數,都雲肚腹近日有災。若到重陽,彩兩朵黃
花供師母;如逢寒食,偷幾個糰子奉先生。時尚書屋
話說甄龍友教了數十個村孩童,不過是讀「趙錢孫李」之輩。後來有幾個長大些的,讀《論語》,甄龍友教他讀到
「鬱鬱乎文哉」,那村孩童卻讀作「都都平丈我」。甄龍友幾番要他讀轉「鬱鬱乎文哉」,村孩童再三不肯道:「原舊先生教我讀作『都都平丈我』。」甄龍友只得將他來打了幾下。村孩童哭將回去,對父親道:「先生差讀了書,反來打我。」
父親大以為怪,說先生不會讀書,不曾識字,怎生把「都都平丈我」差讀作「鬱鬱乎文哉」,是一字不識的村牛,
怎好做先生誤人家兒子?因此叫眾學生不要去從這個不識字的先生。這一群學生就像山中猴猻一般,都一哄兒散了。甄
龍友大笑,提起筆來,做四句口號道:
「都都平丈我」,學生滿堂坐。時尚書屋
「鬱鬱乎文哉」,學生都不來。時尚書屋
又做四句道:世情宜假不宜真,若認真來便失人。時尚書屋
可見世間都是假,一升米麥九升塵。時尚書屋

話說甄龍友自失散村學童之後,沒得猴猻弄,夫妻二人計較道:“不如出外穿州傍府,干謁王侯,以圖進取之計。時尚書屋
或去謁見欽差識寶苗老大人,得他些分例錢賫助也好。“探聽得兵部尚書宇文價是父親故交,正在得時之際,盡可
吹噓進步。遂整頓行裝,不免將破衫衿徹骨捶挑洗起來,要望臨安進發。正是:欲盡出遊那可得,秋風還不及春風。時尚書屋
話說甄龍友別了葛氏,取路到于臨安地面,尋個店家,安頓了行李,把破衫整了一整,到兵部尚書門首,投遞了名
帖。宇文價見是故人之子,又聞他廣有才名,心中甚喜,倒屣而迎,待以茶酒,遂談論了半日。甄龍友搔着癢處,不覺
傾心吐膽,出經入史,詞源滾滾,直說得宇文價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甄龍友見宇文價得意,一發說得驚天動地。那宇
文價是個重賢之人,見甄龍友大好才學,遂深相敬重,引為入幕之賓,就留他住于宅子之內讀誦書史。正是:酒逢知己
頻添少,話若投機不厭多。時尚書屋
話說甄龍友有了這個安身之地,便放心放膽,就寫封家書回去,寄與妻子免得記念。那妻子拆開書來看了,知得丈
夫有了安身之處,放落了這條腸子,自在家間績麻過日不題。卻說宇文價得了甄龍友,言無不合,結為相知契友。那甄
龍友與宇文價談論之暇,便日日遊于南北兩山之間,凡庵觀院宇,無不遊覽,以暢其胸中之氣。有興的時節,便提起筆
來,或詩詞讚頌,題于壁子之上。一日,走到大石佛寺觀看,那石佛寺像,原是秦始皇纜船之石。宋宣和年間,僧人思
淨未曾出家之時,見了此石禱祝道:「異日出家,當鑿此石為佛像。」後來出家妙行寺,遂鑿此石為半身佛像,飾以黃
金,構為殿宇,遂名為大石佛寺。甄龍友來到此寺,一進山門,看見四大金剛立於門首。提起筆來集《四書》數句,寫
于壁上道:立不中門,行不履閾,儼然人望而畏之,斯亦不足畏也已。時尚書屋
走進殿上,參了石佛,又提起筆來做四句道:菩薩低眉,所以慈悲六道;金剛努目,所以降伏四魔。時尚書屋
寺中和尚因見他寫作俱高,就留他素齋延款,談論些佛法大意。甄龍友又似搔着他的癢處一般,說了《金剛》,又
說《楞嚴》;說了《圓覺》,又說《華嚴》,卻似個積年登壇講經的老和尚一般。寺僧甚是敬重。正在談論之際,壁角
邊忽然走出一隻雌鷄來。甄龍友見了,問這和尚道:「怎生寺中畜養雌鷄?」和尚道:「是老師父吃藥,要鷄子蒸藥吃。」
甄龍友道:「我生平不喜吃齋把素,上人何不殺此鷄為饌。」和尚道:「相公高才,若做一篇好頌,貧僧便殺鷄為饌。」
甄龍友道:「此亦何難。」因走筆而成一篇頌道:頭上無冠,不報四時之曉。腳跟欠距,難全五德之名。不解雄先,
但張雌伏。汝生卵,卵復生子,種種無窮。人食畜,畜又食人,冤冤何已!若要解除業障,必須割去本根,大眾煎取波
羅香水,先與推去頭麵皮毛,次運菩薩慧刀,割去心腸肝膽。咄!香水源源化為霧,鑊湯滾滾成甘露,飲此甘露乘此霧,
直入佛牙深處去,化生彼國極樂土。時尚書屋
甄龍友做完這篇頌子,寺僧看了大樂道:「鷄得此頌,死亦無憾矣。」遂殺鷄為供,賓主極歡而散。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