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湖二集明. 周楫 第 14 頁


那時西湖上有個詩僧,名喚惠崇,自負作詩,有「河分岡勢斷,春入燒痕青」之句。甄龍友道:「這和尚好偷古人詩句,『河分岡勢』是司空曙的詩,『春入燒痕』是劉長卿的詩,盡將古人詩句偷來,還自
作者:編纂者:周楫,字清源,別署濟川子,杭州人。生於明 / 頁數:(14 / 162)

那時西湖上有個詩僧,名喚惠崇,自負作詩,有「河分岡勢斷,春入燒痕青」之句。甄龍友道:「這和尚好偷古人詩句,『河分岡勢』是司空曙的詩,『春入燒痕』是劉長卿的詩,盡將古人詩句偷來,還自負作詩,豈不可笑!」遂作

詩一首以嘲笑道:河分岡勢司空曙,春入燒痕劉長卿。時尚書屋
不是師偷古人句,古人詩句犯師兄。時尚書屋
又有一個閩人修軫,以太學生登第,榜下之日,娶再婚之婦為妻。甄龍友在宇文價座上飲酒,眾人一齊取笑此事。時尚書屋
龍友就做只《柳梢青》詞兒為戲道:掛起招牌,一聲喝采,舊店新開。熟事孩兒,家懷老子,畢竟招財。當初合下
安排,又不是豪門買獃。自古人言,正身替代,現任添差。時尚書屋
又有一個孫四官娶妻韓氏,小名嬌娘。這嬌娘自小在家是個淫浪之人,與間壁一個人通姦。孫四官兒娶得來家,做
親之夕,孫四官兒上身,原紅一點俱無,雲雨之間,不費一毫氣力。孫四官兒大怒,與嬌娘大閙。街坊上人得知取笑。時尚書屋
甄龍友做只詞兒,調寄《如夢令》:今夜盛排筵宴,準擬尋芳一遍。春去已多時,問甚紅深紅淺。不見,不見,還
你一方白絹。時尚書屋
眾人聞了此詞,人人笑倒。那時聖駕饗景靈宮,太學、武學、宗學諸生都在禮部前迎接聖駕。甄龍友聞知聖駕到來,
諸生迎接,特特走去一看風景。那太學中有的諸生,年久歲深,不得出身,終年迎接聖駕,歲靡朝廷廩祿。龍友又做了
十七字詩以譏誚道:駕幸景靈宮,諸生盡鞠躬。頭烏衣上白,米蟲。時尚書屋
此詩傳聞開去,人人說甄龍友輕薄,都稱他為永嘉狂生。時尚書屋
那時臨安有個獃道僧,衣衫藍縷,似瘋狂模樣,卻能未卜先知,始初說一兩句話,竟不可解,後來都一一靈驗,以

此人人尊信他。一日在宇文價座上,宇文價指甄龍友與獃道僧道:「你看此人日後如何?」獃道僧道:“甚好才氣,可
惜蹭蹬。目下紫微帝星正照本身,當有非常之遇,究竟遇而不遇,直到十二年,那時兩重紫微帝星照命,不遇而遇。仍
藉相公之力,半生富貴到底。”甄龍友聞之,也不將來作準。一日出遊西湖,到天竺寺,參拜觀音菩薩,一時高興,就
集《詩》四句作贊于東壁上,道: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時尚書屋
贊罷,同二三個朋友,到于酒店之內,飲酒作樂,直至日暮而回。時尚書屋
不說甄龍友題贊于東壁之上,且說孝宗皇帝,好賢禮士,每到大比之年,下詔前一日,便捧詔焚香,禱告天地道:
「朝廷用人,別無他路,止有科舉。願天生幾個好人,來輔國家!」及進殿試策題,臨軒唱名,必三日前精禱于天,所
以那時人才甚盛。還有科舉之外,另行拔擢,或是德行孝廉,或是詩詞歌賦,或是應對得好,或是薦舉,或是一材一藝
之長,不拘一格。加官進爵,功名之路寬廣,因此人人指望。只有一着,那孝宗天縱聰明,萬幾之暇,廣覽詩書,有時
召對,或問聖經賢傳,或問古今學問事體,若對得來的,便就立刻官爵榮身。那時一個待問官姓木,名應之。孝宗一日
問他道:「木姓起於何時?」木應之一時答應不出。孝宗道:「端木,本子貢之姓,後來有木元虛者,去了復字,便單稱木,豈非其苗裔乎!」他日又問木應之的丈人待制洪邁道:「木待問是卿婿否?」洪邁道:「是臣之婿。」孝宗道:
「卿婿以明經擢高第,而不知祖姓所出,卿宜勸之讀書。」洪邁再拜而出,嘆道:「聖主萬歲,廣覽如此,士人豈可不研博古今耶?」那時又有一人姓王名過,是西蜀人,宰相薦他有才,上殿之時,孝宗忽然問道:「李融字若川,此是何謂?」王過答道:「天地之氣,融而為川,結而為山。李融之字『若川』,如元結之字『次山』也。」天顏大喜,即除
翰林院編修。所以對答之時,亦有難處。時尚書屋
一日,孝宗駕幸天竺進香,先到靈隱寺盤桓遊覽。那時靈隱寺有個和尚,法名淨輝,是個得道之僧,隨着孝宗皇帝
行走。孝宗走到飛來峰,問道:「既是飛來,如何不飛去?」淨輝答道:「一動不如一靜。」又看觀音手持數珠,問道
「觀音手持數珠何用?」淨輝道:「念觀音菩薩。」問:「自念則甚?」淨輝道:「求人不如求己。」孝宗大喜,敕
賜衣紫以榮其身。淨輝謝恩而退。遂到于天竺山,合寺僧眾鳴鐘擂鼓,排班迎接聖駕。孝宗登殿焚香,參禮觀音聖像。時尚書屋
住持獻茶已畢,孝宗就取禦匣筆硯,作一首讚道:猗與大士,本自圓通。示言有說,為世之宗。時尚書屋
明環無二,等觀以熙。隨感即應,妙不可思。時尚書屋
贊完,四下隨喜,見壁上甄龍友那首贊,甚是稱嘆,筆墨還新。問住持道:「這是誰人所作?」住持跪奏道:「前日一士人來寺中參禮,題詩壁上而去,不知是甚姓名。」孝宗道:「可細細訪問此人來奏。」吩咐已畢,仍舊擺列法駕
而去。當日住持四下訪問明白,奏聞皇帝,皇帝便有用他之意。當下一個侍臣稟道:「這甄龍友,外邊人都稱為‘永嘉狂生’,用之恐以敗俗。」孝宗道:「朕自識拔,卿等勿阻也。」
即刻命駕上官四處抓尋進見。這甄龍友驟聞聖旨召對,
進得朝門,不覺心頭突突地跳個不住,進到金鑾寶殿,正是:金殿當頭紫閣重,仙人掌上玉芙蓉。時尚書屋
太平天子朝元日,五色雲中駕六龍。時尚書屋
那甄龍友來到金鑾寶殿,拜舞已畢,俯伏在地,心頭隻管跳個不住,但見香煙繚繞之處,九重天子開金口、吐玉音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