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湖二集明. 周楫 第 16 頁


話說我朝洪武爺一統天下之後,每好微行察其事體,凡有一詩一賦、一言一句之長,便賜以官爵,立刻顯榮。那聰明有才學的,答應得來,這是本分內事,不足為奇。一日到國子監,一個廚子獻茶,甚
作者:編纂者:周楫,字清源,別署濟川子,杭州人。生於明 / 頁數:(16 / 162)

話說我朝洪武爺一統天下之後,每好微行察其事體,凡有一詩一賦、一言一句之長,便賜以官爵,立刻顯榮。那聰

明有才學的,答應得來,這是本分內事,不足為奇。一日到國子監,一個廚子獻茶,甚是小心稱旨。洪武爺龍顏 大喜,
即刻賜以五品冠帶。看官,你道一個廚子不過是供人飲食之人,拿刀切肉,終日在灶下燒火抹鍋,擦洗碗盞,弄砧板,
吹火筒,調鹽醬,剁魚膾,剝蔥蒜,蒸饅頭,做卷蒸,打扁食,下粉湯,豈不是個賤役?一朝遭際聖主,就做了個大大
的五品官兒,可不是命裡該貴,自然少他的不得!此事傳滿了京師。一日,洪武爺又出私行,星月之下,見個老書生聞
知此事,不住在那裡嘆息道:「俺一生讀書,辛苦數十年,反不如這個廚子一盞茶發跡得快。早知如此,俺不免也去做個廚子,僥倖得個官兒,亦未可知。」因而吟兩句詩道:十載寒窗下,何如一盞茶。時尚書屋
洪武爺聞之,隨即續吟二句道:他才不如你,你命不如他。時尚書屋
那老書生聞之,遂嘆息數聲而去。時尚書屋
說話的,你道從古至今,有得幾個廚子做官;若是廚子要做官,卻不似黃鼠狼躲在陰溝洞裡思量天鵝肉吃,不要說
日裡不穩,就是夜裡做夢也還不穩哩。據老書生這般說將起來,人生在世,不要做別的事,但只是腰裡插了兩把廚刀,
手裡拿了蒸籠,終日立在人酒案子前,托盤弄盞,準準就有一頂紗帽戴哩。咦!也要有他的命運。正是:命該發跡,廚
子拜職。時尚書屋
命該貧窮,才子脫空。時尚書屋
總之,人生八個字,弄得你七顛八倒,把人測摸不定。那《巧書生金鑾失對》內載那吳與弼正當召對之時,頂門上
蝎子一尾鈎螫着,這一鈎名為「禍鈎」。又有一個官被蜈蚣一口咬住,反咬出一個侍郎來。這一咬名為「福咬」。世上

江北最多蝎子,江南最多蜈蚣,身長七八寸,頭紅,身子節節如黑漆有光,其腳甚多,俗名「百腳」,大者長尺餘,若
滿一尺之外,首尾相屈,能乘空而行,專要飛到那龍頭上,食龍之腦,以此天雷時常要擊死;其兩鉗如鐵之硬,甚是利
害,一口咬住,滿身紅腫,疼痛難當。江南卑濕之地,所以此物甚多,若陰濕之時,或壁上、牀上,都要爬來,以此甚
為人害。宋淳熙年間,孝宗皇帝臨朝,一個史寺丞適當輪對之時,不提防夜宿朝房,一條蜈蚣鑽在史寺丞衣內,孝宗問
他以高宗往日之事,恰好被蜈蚣在手臂上着實咬上一口,史寺丞一時疼痛難禁,不覺兩淚交流。孝宗問道:「卿何故淚下?」史寺丞無可奈何,只得扯個謊道:「臣思先帝在日之恩德耳。」孝宗皇帝天性甚孝,見史寺丞之言,感動其心,
不覺也流下淚來,即刻起駕進宮。明日,禦批史寺丞為侍郎之職。看官,你道同一咬人之物,一個咬出好來,一個咬出
禍來,只這一口一尾,貴賤貧窮,天懸地絶,可不是前生命運。有詩為證:蝎子螫成貧士,蜈蚣咬出侍郎。時尚書屋
世事千奇百怪,何須計較商量!
在下先說這兩個故事,引入正回。這個故事,也就出在宋孝宗朝代,改元淳熙。那時孝宗英明,有恢復中原之意,
戒燕安之鴆毒,躬禦鞍馬,以習勤勞之事,嘗用精鐵打為柱杖,行住攜持,宦官宮妾,莫敢睨視。一日遊于後苑,偶然
忘攜,命兩小黃門取來。小黃門拖之不動,只得用儘力氣,兩個抬之而來。時召諸將擊鞠殿中,雖風雨亦張油幕,布沙
除地。群臣以宗廟之重,不宜乘危,交章進諫,孝宗亦不聽。一日親按鞠,折旋稍久,馬不勝勞,遂逸入廊廡之間,檐
低觸楣,俠陛驚呼失色,亟來奔控,馬已馳過矣,上擁楣垂立,徐扶而下,神采不動,殿下都稱「萬歲」。又于宮中射
箭,其志勤恢復如此。以此每每留意人才,凡歲貢士,親試策問。一日朝見高宗,高宗道:「天下事不必乘快,要在堅忍,終於有成。」孝宗再拜回宮,大書此二句揭于選德殿。時尚書屋
乙巳年集英殿傳臚,宰相讀到一卷,其首二句道:天下未嘗
有難成之事,人主不可無堅忍之心。時尚書屋
孝宗見這二句,恰好合著高宗的聖意,心中大喜,遂賜狀元及第。這不是極好的了。然就這一榜中,卻有一個人,
姓趙名雄字溫叔,是資州人。這溫叔生來不十分聰明,說話又不伶俐,及至長大,就如黃楊樹變的,三年長一寸,雷響
縮一尺,別人指望兒子成人長大,一日聰明一日,唯有趙雄反縮到泥裡去了。父母以此大恨,每每道:「俺家前世怎生不積不幸,生出這個徹骨獃笨兒子。」從來道:「寧養頑子,莫養獃子。」那頑子翻天攪地,目下雖然菾奊上吉中下
,日後定有升騰的日子。獃子終日不言不語,一些人事不懂,到底是個無用之物,卻不是悔他的臭氣麼?七八歲的
時節,父母見他性獃,也不叫他到學堂裡去讀書識字,直到十歲之時,父母見他在家無事得做,兩個商量道:“獃子在
家無事得做,越發弄得獃頭獃腦,真個獃出鳥來,再過幾時好送他到古廟做尊泥菩薩,受用些香煙哩。還是送他到隔壁
李先生那裡去,學識兩個字,明日也好書寫帳簿,終不然把他做廢物看不成?”看官,你道一般的人,趙雄恁般獃笨,
卻是為何,宋時臨安風俗,臘月除夜,那街上小孩童,三五成群,繞街叫喚,名為「賣獃歌」。那「賣獃歌」甚為有趣,
道:賣痴獃,千貫賣汝痴,萬貫賣汝獃,現賣盡多送,要賒隨我來。時尚書屋
那趙雄想是臘月除夜在臨安街上遇著這些小孩子,竟買了幾百擔,又賒了他幾千擔回去,所以做了墨杘的元帥、懵
懂的祖師。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